新疆阜康市大法弟子白万玲被迫害致死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10日】白万玲,女,39岁,新疆阜康市九运街镇西八运村大法弟子,因坚修大法屡遭迫害,于2004年5月31日含冤离世。

白万玲98年5月开始炼法轮功,2000年2月15日为了说句真心话“法轮大法好”,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抓住,通知当地公安局将她带回原籍后,遭到九运街镇政府派出的工作人员4人一班24小时轮流严密监控她的行动自由。吃住均在九运街镇政府办公室。该政府人员轮流找她谈话,不许她睡觉,并恶毒的咒骂她、侮辱她,她总是不厌其烦的向这些政府工作人员讲真象(其中一名辱骂她的工作人员遭到恶报,不久住進医院)。后她被阜康市公安局政保科的恶人强行非法关進该市看守所拘留了15天。

2000年5月她再次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和师父鸣冤。在北京她与众多来自全国各地上访的大法弟子们遭到北京恶警的各种折磨,如白天在烈日下曝晒,夜间放冷气冻,并常常有恶警们的暴力折磨。然后她被恶警们绑架至河北省驻京办事处,后河北省查无此人才将她放回家。

回家乡后,想到师父与大法仍受着不白之冤,身为大法弟子该说句公道话,让世人明白真象。2000年7月她再一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她与众多的大法弟子打出了“真、善、忍”的横幅。结果遭恶警绑架至怀柔县看守所。在那里她绝食绝水,4天后用正念闯出魔窟。回到家乡后,九运街镇派出所的恶警逼问她去哪里了,遭到她义正辞严拒绝后,该所恶警将她铐上手铐,关在一间无水、无电、无任何物品的空屋子里。铐了一夜后,无任何理由,无任何法律手续,又将她强行非法拘留到阜康市看守所关押,而且迟迟不肯放人,据说是国庆节快到了,怕她出来后再次去北京上访,影响他们的乌纱帽。关押近三个月后,才将她放出。

她从看守所出来后,觉得法轮大法字里行间都闪现着真善忍的真理,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而某些人欺下瞒上才造成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经过反复思考,她决定向身边的老百姓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与同修去奇台县散发真象资料时被当地恶警抓捕,在奇台县公安局,她向恶警们讲真象,告诉他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电视上演的自杀、杀人等等都是假的。她想让所有的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是好的,李洪志老师是清白的,奉劝世人不要反对大法,善恶是有报的。在该县看守所,由于她一直绝食,被恶警强行拉到医院灌食。因医用细软管用完了,恶警命令医护人员用手指粗的硬塑料管插入鼻孔强行给她灌食(当时医护人员拒绝用硬管,但该恶警强行命令),结果每次灌完后都使她鼻孔出血。后来她被移至昌吉州看守所,在那儿她继续绝食,一恶警丧心病狂的将一大海碗奶粉和一大海碗米汤一次性灌入她的胃中,致使周围其他目击者都对该恶警的行为感到震惊,该恶警却狞笑着说:“她特别,这是对她的特殊对待。”后来她的家人打听到她的下落后(因在她被抓、被关期间,当地政府、政法委、610、公安局统统对外封锁一切消息,和她一起被抓的还有一名阜康的大法弟子)。她姐姐来看她,给她留下50元钱,也被该所一恶警骗去装入自己的腰包里。留下的其它生活用品(都是新的)也被他们私吞了。

在该所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其中大部分时间她在绝食,经常被强行灌食,使肺部受到严重的损伤),2001年3月,当地恶警在她和家里人均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拿出了非法劳教三年的判决书让她签字,被她拒绝后,恶警们将她铐上手铐强行送入新疆乌拉泊女子劳教所里。一進所里,她就被罚站两天一夜,腿、脚全肿了,并让她大骂大法与师父,均被她严厉拒绝。然后恶警巴小梅将她衣服、鞋子脱光,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她的脖子、腿、脚等处。一边电她一边笑眯眯的质问她转不转化,由于她一直不配合恶警,这种邪恶至极的迫害从傍晚一直持续到凌晨4点,直到恶徒巴小梅精疲力尽方才罢休。而她浑身上下全是青紫色的痕迹。

在新疆乌拉泊女子劳教所里,所有被非法劳教的全新疆的大法弟子们都受到吸毒人员(受该所管教指使)24小时寸步不离的监控(夜晚不许关灯)、强行转化,不许她们互相交谈,不许一个人静静的思考。如不配合,就遭到拳脚相加的“待遇”。在劳教所恶劣的生活环境下,她的身体出现了剧烈的咳嗽、白天发冷、夜间发烧,但还要逼着参加强体力劳动。后来她身体越来越差,后经同居一室的同修们多次强烈的反映,管教才允许她休息,不再参加所里的劳动。数月后,管教才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建议她立即住院隔离治疗,可恶警将她带回后,却向她家人索要3000元钱才肯放人。遭到家人拒绝后,才不得不于2002年6月通知家人将她带回家。回家后,她已被折磨成皮包骨头。1.62米的身高体重才39公斤。浑身困乏无力,卧床不起了。可阜康市610的头子张新国(此人已于2003年8月左右遭恶报暴病身亡)、蔡三祥(此人于2004年春节期间摔断腿)及市公安局的许晓峰(音)、姚建清(音)(此人凶残恶毒,曾去乌拉泊劳教所提审过阜康所有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等恶徒及九运街派出所的恶警们一刻也没有放松对白万玲及其家人(因其全家都是大法弟子)的监控、迫害,并对她及其亲人们的电话全部监听。还常常去恐吓她们。610的头子张新国曾指着白万玲说:“你如果不配合我的工作,还把你送回劳教所去”。并嘲笑她说:“我们这些魔怎么不得病,怎么不死?”不久这个恶棍就得暴病身亡了。

这些恶警们常常派村里邻居去盯梢。有时这些恶警半夜三更就翻墙入室,强行搜家,非法带人,非法拘禁她的家里人。搅得一家人没有几天安宁日子。白万玲的父母亲都是大法弟子,均是70多岁的老人了。她母亲由于听到白万玲被非法劳教三年本已很悲伤,又常常遭到恶警半夜三更的搜家、恐吓,加上恶警常常来逼问老人的另外两个因修大法被逼流离失所在外的两个女儿的下落,使得一辈子老实善良的老人在连惊带怕中最终卧床不起。在这种情况下,市公安局及610的恶人们仍强行带走她的儿子,没过几天又来抄家。在这种非人的精神折磨下,老人于2001年9月含冤离开人世。当时白万玲还在乌拉泊劳教所。

之后,恶警仍不放过她的老父亲。她父亲每次出门都有恶人严密监控。有次老人去乌市探望自己的亲妹妹,也被恶警随后强行从乌市带回。老人曾多次向公安们讲真象洪法,一恶警无奈的说:“我们也只不过是一条狗而已。”在恶警们一次次的迫害下,老人无法正常的学法炼功,身体一天天不行了,一切的担忧与迫害全压在他的肩上,使他承受的太多太多了。于2002年10月含冤离世。更加邪恶的是,恶警们竟然在老人出殡那天去他家附近蹲坑,妄图抓捕他两个流离失所在外的女儿。

在白万玲两位老人被迫害致死后,邪恶的610及公安们仍不放过她的家里人。它们不但天天骚扰、恐吓,而且多次将其弟弟、弟媳连骗带拖强行送入洗脑班转化,致使她无法正常的生活、学法和炼功,使长期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迫害的身体一直得不到很好的调养。2004年5月她被家人送到医院,在她住院期间,阜康市公安局的恶警们仍去她弟弟家追问她的下落。后白万玲于2004年5月31日在医院含冤离世。

在她离世后,阜康市的恶警们依旧诽谤法轮大法,并四处散播谣言,说白万玲及其父母都是因炼法轮功死的。其实造成这一切的都是这些残暴的恶警们一次次无休止的暴力残害。

炼法轮功的人,无论男女老幼,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绝不会以暴力对待任何人,包括野蛮迫害他们的人。但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绝对无法逃脱恶有恶报的因果循环。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是造业极大的事,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之徒们:不管你是否相信神佛的存在,都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赶紧悬崖勒马停止你们的罪恶行为,并将功赎罪,赎回自己的未来。


参与迫害的部分相关单位与人员:阜康市邮编:831500
1.阜康市政法委 王新民 电话(办)0994-3222526
2.阜康市九运街镇派出所
3.阜康市九运街镇政府财务所
4.阜康市政法委 蔡三祥、郑延龄
5.阜康市公安局政保科 许晓峰、吴世民、姚建清
6.阜康市粮食局 林忠贵
7.阜康市广播电视局 赛义
8.阜康市计生委 扬生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