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张士洗脑班的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17日】“沈阳市张士洗脑班”即现在的“张士法制教育学校”,其总的幕后操纵者为张士教养院政委程殿坤,起初曾命名为“张士帮教团”,自成立以来,除在张士干尽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外,还曾分流去过法库、阜新、社科院、沈阳精神病院、马三家教养院等地作恶害人。

“沈阳市张士洗脑班”不但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还搜刮了大量的民财。按恶警史凤友的话讲:“收进的法轮功学员要先交钱,一期班15天3000元。单位个人条件好一点的要4000元,一期转化不下来要继续加钱。”

“张士洗脑班”实际分成两个地方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个是法制教育学校(院内),一个是其左侧的小楼(共三层)。不法人员对于始终坚定的大法弟子,一般都送到小楼内秘密加重迫害。楼外不挂牌,一般人不知道,上级也不来此检查。

下面记述一段2002年12月到春节前笔者在洗脑班期间的见闻。文中提到的犹大帮凶,笔者都能说出其姓名,但由于他们有些人善念、良知在逐渐恢复,所以不提具体姓名。

2002年12月7日,刚刚清闲了几天的洗脑班又劫持来了两名大法弟子杜江、刘宪勇。由于大法弟子坚定修炼,一直被关押在教养院内的普教队,就这样新一轮的迫害又开始了。

首先犹大帮凶们对着他俩念各种诬蔑大法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天只许他们有两个小时睡眠,犹大们轮流休息。不见效果便加大力度体罚。他俩不配合就不停的摔打侮辱。

六七天后的一个晚上,恶警刘宏涛带着几名干警拿着几根电棍在办公室内对杜江进行秘密迫害,长达几个小时,大约半夜12点左右,杜江被几名普教犯托架着送回房间。约一个小时后,一名“四防人员”报告干警说杜江呼吸困难,便连夜送往医院抢救,以后的情况便不清楚了。

第二天,刘宪勇和一名康平大法弟子齐静茹被送入小楼加重迫害。当时在小楼还有几名大法弟子,帮凶们在关风等人的指令下对他们采取了不同方式的迫害。其中刘宪勇、齐静茹、夏文、李爱莲、吴艳萍等几个人每天被强行把双腿反式双盘,用床单捆紧,双手被背吊在床架上,嘴被用擦脚毛巾塞紧,一次就是几个小时。被酷刑迫害的大法弟子们腿疼得厉害时,帮凶们便借机抻拽按压他们的双腿、双脚,用脚踩以加剧疼痛。有的帮凶拿着鞋往他们脸上抽打,用脚往肋骨上踢。

大法弟子夏文被绑最长时间,达六个小时。恶警关风亲自指挥大吼:“给我绑、给我收拾。”他走后干警李连鹏说:“听到了吧,领导有令,咱也没办法。”以后无论犹大帮凶们怎么行恶,干警们都若无其事,不再进号。各个房间内帮凶们的叫骂声、摔打声不绝于耳。

还有一名大连的女大法弟子一直被强迫蹲着,已有许多天,每天只许1-2小时睡眠,双手、双脚、头都已浮肿。一名沈阳的女大法弟子,一直被强制灌食,总能看到干警拿着的导食管上带着血迹。

整个小楼内就这样一直延续到春节前几天,环境才稍有改变。据说上面有令,要确保春节期间安全无事。这期间犹大帮凶们还采取:对女大法弟子,用男犹大折磨,动手动脚;对男大法弟子,用女犹大折磨侮辱,举止、办法下流。

张士洗脑班恶性甚多,笔者就暂选这一段撕开它黑幕的一角。由于洗脑班恶警人员时有调动,下面只提及笔者在洗脑班期间频繁接触的几个恶警。

史凤友--教务科科长,几年中一直处于一线迫害法轮功学员。毒打法轮功学员时,把床板打折几截,大把大把的往灌食的稀粥里放盐,扒光衣服长时间电击,逼迫学员按手纹,各种体罚行为,长期剥夺大法弟子睡眠时间,都是此人所为。

关风--法制学校副校长,原教育助理,由于他凶残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捞得政绩,现已当上张士教养院副院长。关风使用特殊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法轮功学员,行起恶来毫无人性。

刘宏涛--教务二科科长,虽后调入洗脑班,但为捞取政绩,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冲锋在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