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周口市国安大队恶警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18日】河南省周口市沙南、沙北两个公安分局的国安大队,由原周口市政保大队分化、改名而来。除新增人员外,原班人马基本未变。双手沾满大法弟子鲜血的几个恶警仍然霸占着重要位置。5年来在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中几名恶警犯下了滔天的罪恶!

一、精神折磨,人格污辱

如同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一样,打手们秉承着来自所谓最上层的旨意,滥用手中的权力,有恃无恐的对大法弟子从肉体、精神、人格上肆意摧残。“哀,莫大于心死。”邪恶小人们要的就是让人屈辱的活着,让人的思想变异、灵魂扭曲,以便它们可以为所欲为的愚弄。在江XX邪恶指令的驱使下,追随邪恶的国安干警们更是丧失了起码的人性,对大法弟子展开了丧心病狂的精神折磨和人格污辱,逼大法弟子下跪是他们惯用的手段,打耳光、讽刺、挖苦、辱骂更是它们的拿手好戏。

有的女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来后,恶警李育正、黄金启跺着脚大骂:“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还不如卖淫的,卖淫的还能挣钱养活家。你们的脸比城墙还厚。咋不去跳大闸!大闸也没盖儿。”

恶徒李育正指着大法弟子张师营(阀门厂下岗职工,40多岁):“张师营,你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不整你整谁?”

恶徒高峰在北京绑架大法弟子李思英(水利局设计院工程师,退休),进屋后见李思英盘着腿坐着,先嬉皮笑脸的说:“李工,你盘腿盘的真好啊。”李思英随口答道:“习惯了。” 高峰突然把脸一翻,凶神恶煞般地大吼:“习惯个x,你给我墙边撅着去。”

恶徒李育正、黄金启折磨大法弟子李素玲(女,包装机械厂工人,40多岁)达6天6夜。刑事犯们称这种刑罚为“夜审”,公安内部有一种说法叫“熬鹰”。由数名警察分班替换看着。警察轮流休息,就是不让人睡觉,直到把人熬得头脑发昏、神志不清。犯人们提起这种刑罚都胆战心惊、不寒而栗。过去不法警察针对特大刑事案犯罪嫌疑人的这种极其不人道的非法刑罚,今天都用到了大法弟子身上。

大法弟子在这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中,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始终不渝的捍卫着自己的信仰。恶警们在酷刑用尽后竟然想起了一种更为残忍的精神折磨办法:诱使大法弟子的长辈去跪求自己的子女放弃信仰。此招给大法弟子心灵造成的伤痛更甚于酷刑!打手们真是恶法想尽,坏事干绝。大法弟子讲慈悲,讲善,邪恶们就这样滥用大法弟子的善良在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

还有更残忍的。就是在去年底,大法弟子张师营在拒收经贸委以放弃法轮功为条件给予的一百元救济款后,第二天就被绑架到周口精神病院(海燕技校北)。该院正副院长和一个姓李的医生强行给张师营打针。张师营七十多岁的老母辗转找到医院,问医生: “我儿子没有病,你给他打啥针?”医生说:“是清醒脑子的,脑子一清醒就好了。”一个星期后,张师营从医院出来时连自己的母亲都不认识了。

大法弟子就此事写了公开信散发后,恶警黄金启得知有大法弟子到医院去探望过张师营,拿着先前收集的大法弟子的照片让医院人员辨认,并扬言:“这回抓住,扔到北大院(看守所)就甭想出来。”

二、滥用酷刑,惨无人道

从我们周口市大法弟子的亲身经历及“明慧网”报导的消息来看,几年来对大法弟子施用的酷刑可谓登峰造极,集一切迫害手段之大全。川汇区国安大队的恶警们施用的酷刑也难以统计,仅举几例:

大法弟子依旺班(川汇区文化馆会计,女,少数民族,50多岁)曾遭恶警高峰毒打。高峰抓着依旺班的头发往墙上猛撞,嘴里还不住的骂:“就你这x样,给脸不要脸。” 李育正也曾拽着依旺班的头发,一下子按在水盆里。

张师营被绑架后,黄金启、侯红旗、李德仁、刘迎东、高峰等一帮恶警围着拳打脚踢几十分钟。李德芳飞起一脚猛踢张师营的裆部,张师营随即昏倒在地,缩成一团,直到现在,张师营解小便仍然非常困难。

大法弟子吴桂芳(北郊乡高庄农民,60岁左右)被劫持后,由李育正、黄金启、王国胜等恶警轮流捆绑折磨。一次上绳时间过长,容易造成胳臂残废,为了更狠毒的折磨大法弟子,捆个把小时松开,然后再上绳。这是不法警察们迫害大法弟子惯用的手段。后来恶警王国胜捆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睡觉了,恶警李育正也找地方休息去了,剩下恶警黄金启看着捆绑着的吴桂芳在地上跪着呻吟。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