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大法学员郭洪山遭非法判刑,妻子曾被逼疯,孩子被迫弃学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18日】河北省秦皇岛市大法学员郭洪山,原在耀华玻璃集团公安处办公室工作,炼功前患有脑神经衰弱、肾虚;妻子孙玉凤原在秦皇岛电机厂工作,炼功前患有头痛、风湿性关节炎、内分泌失调、钾低等多种疾病。夫妻俩因身体不好,长期吃药,家中的钱几乎都用在治病上。为治病,夫妻俩到处求医,凡能找到的药都吃过,也没把病去掉,真是苦不堪言。1996年11月,电机厂同事给孙玉凤一本《转法轮》,建议她看看。孙玉凤拿回家后,丈夫郭洪山翻看了一下就认定这法好,大力支持妻子学。妻子孙玉凤在刚炼法轮功不长时间,身心发生巨大变化,41周岁的她因身体不好已绝经好几个月,在炼功后三个月,月经恢复正常,其它病症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丈夫郭洪山在1997年5月底完成大专自修课程后,也马上走入大法修炼。夫妻俩真正体味到了什么是健康,什么是无病一身轻,加之女儿文静懂事、学习成绩优秀,一家三口的生活平静而温馨,亲戚们都很羡慕。

可是自1999年7月江××滥用手中权力调动整个国家机器大举诬陷、镇压法轮功以来,这个三口之家就再无平静可言,在精神、肉体、经济上遭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辛酸与血泪。

作为法轮大法的亲身实践者,郭洪山夫妻俩都很清楚,电视等媒体充斥着批判与谩骂性的对大法的报道,根本就不是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而且业余时间炼一种功法根本就是公民个人的爱好,可是工作单位却按照上级指示逼迫学员放弃修炼并写不炼功保证,这是对公民信仰权利、思想自由权力和尊严的无情践踏;而为镇压而捏造的大量谎言对不炼功群众更是无情的欺骗和毒害。

本着相信政府能尊重事实能听百姓一言的善良愿望,郭洪山、孙玉凤夫妻在1999年10月28日到北京,想到信访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早10点左右刚下汽车,还没见到信访办的大门,就被两个年轻人问是否练法轮功,而后被非法送到一个关上访法轮功学员的体育场,冻了一天,下午五、六点钟被送到公安局,后又被秦皇岛驻京办接走。29日,夫妻俩和其他上访学员被非法遣送当地,直接投入秦皇岛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27天。

2000年2月16日,因其他大法学员被抓而遭牵连,耀华玻璃集团公安处徐建平带人到郭洪山家,非法将郭洪山抓走,说是有指示。郭洪山又被送到秦皇岛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45天。

因坚持自己的信仰,郭洪山被耀华玻璃集团停止工作,按下岗人员对待。然而,2001年3月,耀华玻璃集团公安处来人到郭洪山家,把郭洪山劫持到设在孟营附近一家私人旅馆的“洗脑班”,强制洗脑。

郭洪山的妻子孙玉凤憨厚内向,因从小一用脑多点就头疼,因此结婚后家里的大事小情都要郭洪山拿主意。在郭洪山不断被迫害后,家里失去了主心骨,妻子孙玉凤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本单位又一次次的强制洗脑、逼写“保证”,直至因不写“保证”而被开除。自1999年7月迫害开始,不法人员电话找、上门骚扰、无故就抓人,孙玉凤整天在担惊受怕中度日,精神受到巨大伤害。

2001年3月7日,郭洪山被非法抓去拘留期间,电机厂来人到家逼孙玉凤放弃修炼,正在为丈夫安危担心的孙玉凤在经受下午、傍晚两拨本单位来人强制洗脑“转化”后,头脑开始不清醒,孙玉凤被不法人员迫害得神志不清,迷糊中把窗户当门,一下从五楼栽下去,肋骨局部受伤。孙玉凤炼法轮功好几年了没有“跳楼”这样的倾向,是这场对好人的迫害造成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肉体的巨大伤害,可有的人还以此蒙蔽不明真象的群众,诬陷大法。在丈夫被放回家后,孙玉凤基本恢复正常。可没过几天,在3月里邪恶又将郭洪山送进洗脑班,孙玉凤再次受到打击,神志又开始不清,第二次从自家楼上窗户掉下来,万幸的是从五楼摔下来后没有受伤。

孙玉凤出事后,郭洪山被从洗脑班放回,孙玉凤也开始慢慢恢复,虽然精神比较脆弱,但能正常生活。2001年5月13日,秦皇岛青龙县大法学员罗金秋、杜井义带大法资料准备从秦皇岛去青龙县,所乘出租车被治安岗查扣,两人被抓,在被迫害中说出了资料来源。2001年5月14日,秦皇岛公安交通分局彭局长到郭洪山家,要求他去局里了解有关事情,家人不放心,妻子、嫂子及妻姐和郭洪山一起去了公安交通分局。晚上家人回家后,恶警就对郭洪山实施酷刑,以逼取口供。

郭洪山在2003年8月写的申诉状中写了恶警刑讯逼供的过程:首先用手铐将我铐住,按倒在地,七、八个人对我拳打脚踢,并用皮带、锹把抽打我的身体,被打昏数次,锹把打断两截,并用流氓手段侮辱我,用脚踩我的小便,用手掐拧我的乳头,直到破皮出血才住手。我的大腿内侧、外侧、整个屁股被打成铁紫色,头昏脑胀,两眼冒金花,这些人直到打累才住手,时间长达8个小时左右。打完之后,就将我铐在了铁椅子上,并威胁说:“你明天再不交待,还对你动刑。”第二天晚上即5月15日,他们又摆好了阵势说:“一天多了,想好了没有,是想挨打呢,还是交待呢?”另外一人说:“老郭你这是何苦呢?别人都交待了你给别人不少法轮功的材料,光盘、条幅,你说了就没事了,就可以回家了。”又一个人说:“我们可没有耐心,再不说就上刑。”

邪恶用流氓式、法西斯式的动刑及诱供、欺骗的手段,在公民完全没有自主选择能力的情况下录取的口供,本身就是非法的证据。恶警们记录完,并没有放郭洪山回家,而是把郭洪山铐在铁椅子上,非法拘禁了5天,于第6天即5月19日,将郭洪山送进秦皇岛第一看守所,郭洪山身上的伤有看守所的号志记载,还有照片。以后办案单位又多次到看守所提审郭洪山。

郭洪山再次被抓后,就一直再没有回家 ,孙玉凤的病情加重,在家待不住,经常往外跑,想要去找回丈夫。有一天,孙玉凤要去找丈夫,女儿将她送到抓郭洪山的公交分局,孙玉凤在那讲好人被迫害的真象,后来脑子就迷糊了。2001年10月,孙玉凤被送进精神病院。2002年9月,被送回家。

2002年7月19日,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对郭洪山、武兴菲(女)、罗金秋、杜井义四名大法学员进行非法审判,刑事判决书(2002)海刑-初字第126号上所说多处与事实不符。

1、法院竟将郭洪山2000年10月29日、2001年2月16日曾受到的两次拘留写成五次:1999年10月29日、1999年11月12日、2000年2月16日、2000年3月1日、2000年3月16日,将非法关押变成合法的。
2、事实上2001年5月14日将郭洪山从家里带走,5月19日非法拘留;但判决书却说5月15日抓获,5月18日被刑事拘留;这又在掩饰什么?(刑法第238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其中:非法拘禁持续时间超过24小时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涉嫌利用职权非法拘禁,应予立案。)

因制作、发放揭谎言救度众生的真象资料,大法学员被酷刑逼供、非法判以重刑,郭洪山、武兴菲被判10年,罗金秋、杜井义被判7年,被牵连的还有青龙县大法学员张健被另案判5年。现他们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遭受迫害。郭洪山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北郊第四监狱。

2003年,郭洪山和孙玉凤的女儿虽然考取了大学,因父亲被非法关进监狱,母亲被开除,家庭无任何经济来源,被迫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而在父亲被非法判刑、母亲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的2年里,女儿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和心灵创伤,在面临高考的很长时间是自己独自一人生活,自己上晚自习。这个原本正常生活的家庭,因这场对好人的无故镇压而每天生活在辛酸之中。

坚信“真善忍”,坚持做好人没错的孙玉凤走过了不堪回首的精神失常时期,重又开始正常的生活。她和女儿盼望着郭洪山早日回家。希望善良的人们关注这个三口之家所遭受的迫害,呼吁制止对郭洪山及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好人自由与清白,还公民信仰、炼功的权利,还千千万万个家庭原本安宁的生活!

附:石家庄北郊第四监狱 邮信地址: 石家庄131信箱9分箱 狱政科 收

秦皇岛耀华玻璃集团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市西港路 耀华玻璃集团 邮编:066000
党委书记曹田平,0335-3285116;
武保部长许兆勇,0335-3285156;
纪委书记刘春凤,0335-3285105;
派出所所长徐建平(凭记忆)0335-3285558;
厂传真号:0335-3042474
派出所值班室,0335-3285255
中国耀华玻璃集团公司秦皇岛分公司
西厂区总机 0335-3031133
东厂区总机 0335-3411112
办公室 0335-3033844
一厂销售 0335-342864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