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边疆法轮功学员致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公开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19日】

全体与会中央委员:

你们好!

我们是云南边疆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现在我们向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进言:请关注已经持续了五年多的对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们要求立即停止迫害,彻底追查诬陷法轮大法创始人、制造强加于法轮大法弟子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伪案、践踏《宪法》侵犯人权实施“群体灭绝”的罪魁祸首江泽民及其追随者罗干、李岚清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老师清白,还法轮大法弟子清白。

众所周知,1992年李洪志老师传出的法轮大法,修炼的是真、善、忍,要求修炼者以修心为本,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修炼法轮大法能很快达到净化身体、消除疾病、净化心灵的功效,因此受到了广大民众的喜爱,炼功者日增。根据98年公安部调查,炼功者达7000万。目前,法轮功洪传六十多个国家,除中国大陆外没有一个政府认为法轮功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相反,短短几年,法轮大法得到国内外一千二百多项褒奖(包括中国政府99年7.20以前的6项),李洪志先生四次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这充分证明了98年人大常委会和国家体委曾经对法轮功作过的调查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但是,这样一个深得民众喜爱、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却被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嫉妒和权欲之心,将个人意志凌驾于党和《宪法》之上,于99年7.20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五年来上百万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抄家、被关押,数十万人被非法劳教、上万人被判刑、上千人被迫害致死,上亿的人民群众受牵连遭迫害;这场迫害投入了四分之一的国家财政,使国民经济建设受到严重影响;这场迫害践踏了《宪法》,侵犯了人权,助长了党内的腐败,使道德败坏,世风日下,人民怨声载道。下面我们把江泽民及其同伙迫害法轮功在云南所犯下的部分罪恶行径揭露出来,向十一届四中全会作一报告。

集党、政、军要职于一身、高唱“三个代表”的江××,99年5月到昆明参加“世界博览会”期间,它不是体察民情,关心边疆各族人民的疾苦,而是为发动一场把矛头对准一群修炼法轮功的善良百姓大造舆论,他在接见军队师级以上干部和省级党、政领导干部会议上大肆诬蔑、诽谤法轮大法和李洪志老师,未经中央集体讨论,就把有亿万修炼者的法轮功定为“×教”;把与“共产党争夺群众”、“与法轮功的斗争是共产党生死存亡的问题”等等从逻辑上、理论上都说不通的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法轮大法,置亿万人民群众的信仰自由于不顾,毫无理性的在民众中挑起是非,毫无理智的把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广大群众推向政府的对立面进行打压。这在古今中外史上都是罕见的。

云南是一个经济比较落后的省份,还有数百万人处于贫困线上,面对云南锡业公司、东川铜矿、200号等大型国营企业濒临破产,退休工人工资都难以保障;大部分希望小学、乡村学校校舍危房建筑得不到改善;数十万下岗工人亟待再就业;省长李嘉廷等党内高层的腐败;吸毒、贩毒,艾滋病等性病漫延;青少年刑事犯罪等等社会问题,各级政府似乎麻木不仁,却在江××的授意之下,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及党和政府的主要精力用来针对法轮功。据《云南日报》2000年12月30日一篇题为《春风唤得迷雁归》的文章称,为了做好所谓“转化”工作:“省委书记令狐安作了多次批示,并且亲自主持召开了省委常委会,专门部署转化工作方案”,“省委抽调精兵强将,成立常设机构”;“省政府也给予了大力支持,省长李嘉廷亲自协调工作,拨款400万元做工作经费”;“省委、省政府联合召开地、州、市一把手参加的全省加强对法轮功炼习者的教育转化会议,统一思想”等等,从上至下层层都举办了“洗脑转化班”,把对大法弟子的所谓“转化率”列为各级领导的政绩考核标准。

据610人员、公安称:为迫使原昆明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王岚“转化”,公安不惜动用地面卫星跟踪系统,花费200多万元的巨资找到了为抵制“洗脑班”而离家出走的王岚等人。
为追寻昆明三十中杨雪梅等三名抵制“洗脑班”离家出走的法轮功学员,花费了30多万元;
为追寻抗议被公安和单位长期非法看守住宅、监视、跟踪和骚扰抵制不入“洗脑班”而离家出走的原省林业医院副院长叶保福一家三口花费了20多万元;为追寻被建水县610、公安迫害致死的原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孔庆黄离家出走的妻子王伽月花费了10多万元,等等。

不法官员逢节假日和一些所谓的“敏感”日子,迫使各单位抽调大量人力、物力非法监控大法弟子,花费巨资对法轮功学员非法监控、跟踪、盯梢,拦截信件、监听电话。许多610、公安干警、单位领导借追找大法弟子之机,利用公款携带家属到处游山玩水,以办“洗脑班”的名义到度假村大吃大喝,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2003年5月昆明市东川大法弟子王娟娟,到西双版纳看望姐姐返回途中被勐腊县公安非法扣押,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局政保大队去了三男一女和一名家属,在西双版纳游玩了5天花费了上万元;昆明市聂姓大法弟子2002年3月被强迫参加官渡区610举办的三永度假村“洗脑班”,洗脑班人员大吃大喝(大部分是610、公安及他们的亲朋好友),年终村上公布账目时,因村上送了两人去洗脑班,被强行摊派了6000元费用。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向世人讲真相,全省增加上万巡防保安,把所谓防范法轮功学员列为各级部门、企事业单位、机关、学校、部队的重中之重的特等任务,列为考核单位领导政绩“一票否决”的标准,完全背离了中央“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政方针。

除了挥霍国家钱财外,一些公安部门在非法查抄大法弟子住宅时趁机侵吞私人财物,2001年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国安大队无故抄走大法弟子陈荣华现金10000元;宜良县公安抄走大法弟子家中的电冰箱、洗衣机等;昆明罗白公安分局派人到北京押送大法弟子李有桃的费用10000元,及非法把李有桃看守在住宅内的看守人员的2600元的费用全部强加给李有桃,云南驻京办事处将李有桃非法关押在地下室三天,并向她勒索了700元,共计13300元;1999年8月昆明五华国保大队以书商李践经营大法书籍为由抄家、抓人,并借机向李践家人勒索了3.5万元保证金。

直接指挥这场迫害的“610”是十年浩劫“中央文革领导小组”的翻版,这个组织机构从中央渗透到各机关、团体、学校、企、事业单位,在江××的操控下,610凌驾于《宪法》之上,凌驾于党和政府之上,操纵指挥着公、检、法、司、军队、学校、企、事业单位党、政领导,对法轮功学员随意监控、绑架、打人、抓人、抄家、关押,决定劳教、判刑;滥发文件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及子女参军、考学、报考国家公务员,当医生、教师、干部以及退休的权利,可叹的是610还有直接决定处理法轮功学员党籍、工职、领取退休金的权力,有决定企事业领导干部撤职、升迁的权力。

建水县临安镇原副镇长孔庆黄因在党委会上表示自己坚持修炼法轮功遭迫害后到北京上访,在610的指挥下将他抓回关押在建水县看守所,为抗议无辜迫害,孔庆黄绝食69天后含冤而死;昆明市政局职工黄菊美,26岁就因患20多种疾病病退,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完全康复,她在遭受无辜迫害中向世人讲真相被抓,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受尽折磨,血压增高,引发心脏病,接回家后不久含冤去世。

昆明市东川区原中医院合同工谭再芝,2000年2月14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关押27天出来后,被中医院辞退,区610、公安继续监控迫害,2001年4月26日晚含冤去世;昆明市齿轮厂医务所医生杨宝琼,因修炼法轮功两次被610、公安掠去参加“洗脑班”,在极度精神压力下2000年3月含冤去世。

2001年,昆明卷烟厂军队校官转业干部林波一家因炼法轮功11人被抓,最小的仅有10来岁,林波兄弟姊妹四人被劳教,妻子被迫流离失所。2003年在610指挥下昆钢公安分局恶警在光天化日之下殴打大法弟子。云南省中医院老医师王启慧多年来每逢节假日和所谓“敏感日”就被单位610非法看守在医院,2004年4月在对其行看守时,王启慧的朋友黎昆萍夫妇赶来制止,指出医院这种做法侵犯了人权,单位610人员谩骂说:“法轮功没有人权”,并招来派出所民警殴打黎昆萍。

仅2004年1月至8月,据有关会议透露昆明地区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达60多人,2004年2月春节前个旧市610指挥100多名公安到大屯镇,挨家绑架了10多名法轮功学员;玉溪市江川县短期内就非法绑架了20多名法轮功学员。

胡锦涛总书记在十六大上提出“立党为公”、“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治国方略,把“保护和尊重人权”写入了修改后的《宪法》,2004年5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从今年五月到明年六月开展“严肃查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犯罪案件专项活动”决定,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高扬在有关会议上“可杀不可辱”的讲话,体现了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以法治国”的决心。但遗憾的是,2004年5月以来,当法轮功学员本着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去向有关部门反映意见时,却受到各方面的阻挠,每月25日是省各厅级领导接待人民群众来访日,但是当大法弟子马燕、罗泰有等人到省公安厅反映有关情况时却又遭到五华、官渡、西山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非法绑架、传讯、抄家、强行办“洗脑班”。

法院对大法弟子的审判从来都是秘密进行的,且不准大法弟子聘请辩护律师,律师界也曾在99年7.20后接到过上面有关通知“不准为法轮功辩护”。2004年4月昆明大法弟子韩震坤、郭娟夫妇被非法绑架,直到开庭审判都是见不得人的,不法人员的行为都是违法的。所聘辩护律师先后受到610、政法委、公安、法院的警告、恐吓,不准律师为当事人作无罪辩护。开庭时只允许亲属7人进入,一些大法弟子在庭外关注审判,受到了公安骚扰,并被公安作了非法录相,之后公安根据录相对到场的法轮功学员逐一传讯和监控,王树兰被昆明西山区国安大队非法绑架,残疾人杨苏红受到非法传讯和监控;夏晓燕只因想进法庭旁听,被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诬陷为“伙同他人冲击法庭”。

云南林业专科学院梅碧林、董志昆,昆明三十中的杨雪梅等是学生尊敬的优秀教师,但是却被610联发的文件剥夺了上讲台的权利;云南省文联从事民族、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佘仁澍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于2000年4月4日到省委上访遭非法关押,并被判两年劳教,停发退休金至今。

明慧网2004年6月20日刊载了昆明市板机厂原有数十名法轮大法修炼者,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自99年7-20以来,在江泽民欺世谎言蒙骗和强权高压之下,林建清、董国照两人写了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后,旧病复发医治无效死亡;申桂达、杨月兰等六人放弃修炼后旧病缠身,有的住院治疗,有的已花费了数千元医药费,不但不见病好,反而体质越来越差,有的生活都难自理。昆明市东川区尹世忠、任秀华、徐凤殊、李启荣、杜茂春、黄正清等10余名修炼者修大法后身心健康,精力充沛,遭迫害放弃修炼后旧疾复发先后去世,其中两人“转化”后思想道德败坏,吃、喝、嫖、赌,还染上了性病。大量的事实证明修炼真、善、忍能使修炼者道德回升,在单位是个好职工,在家庭里是个好成员,在社会上是个好公民,难道社会不需要这样的好人多一些?要把这些好人往哪里转呢?!

“以和为贵”、“ 谦恭忍让”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是在这场迫害中,不法人员为了落实江泽民“三个月铲除法轮功”的目地,动用了强大的国家宣传机器和庞大的专政机构大肆打压法轮功,层层株连、层层签订“包保责任书”,挑起民众仇恨法轮功,挑起群众斗群众。云南科协也搞什么“大篷车”下乡,把邪恶的迫害扩张到广大农村、基层;在全国媒体低调报导法轮功的情况下,2004年四月昆明市五华区610印发大量小册子在省内散发,煽动民众举报法轮功修炼者;昆明市嵩明县前所村警区民警张剑韬以个人名誉发布《前所委会2004年上半年警区工作通报中》诬蔑法轮功,“公安机关鼓励对提供线索抓获或当场抓获一名从事法轮功宣传品散发人,给予500元人民币的奖励”,在广大农村产生了极坏影响。

五年来,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云南党、政、工、青、妇、宗教团体、民主党派、学校、科协等搞“文革”式的所谓揭批,搞个个表态,人人过关;搞所谓万人签名运动,连小学生都不放过,直至在今年暑假的学生作业中还要每个学生写一篇批判法轮功的作文,从小就教他们莫名其妙的去仇恨别人。轰动全国的云南大学在校生马加爵杀死四名同学的恶性案件不能不说是长期舆论导向、教育导向、提倡斗争哲学所产生的恶果,这样下去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命运不危险吗?!

在遭受不公的情况下,云南上百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有的刚到北京,有的还在途中,有的刚到车站就被公安绑架,全部被关押或被劳教、判刑。2000年4月4日昆明60多名大法弟子依法到省委上访,向省委有关领导讲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但所有的上访大法弟子到信访室后,全部被公安非法抓入了看守所,有10多人被判了2-3年劳教;2000年2月,昆明东川区60多名大法弟子集体炼功时,被公安绑架了10多人,有的被非法送入了劳教所。四川籍到昆明居住的70多岁的大法弟子陈荣华只因参加过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功传授班,就被列为重点迫害对象,2001年她被公安从家里骗到派出所,从派出所骗到看守所,又从看守所骗到劳教所,半年后才得到劳教一年的通知书。陈荣华在看守所时,天天遭到同监室犯人在干部授意下的毒打,罚站、罚做下蹲运动,身上到处都被打得青、紫、烂、肿,她在劳教所只因和别人讲了几句话就被罚站了两个小时。

劳教所非法延长劳教期,少则几天,多则一年多,东川法轮功学员江海,被延期一年后被秘密转移到其它劳教所继续关押;嵩明县农民大法弟子吴贵有,2001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不放弃信仰被延期了一年零三个月,刚释放不久,今年7月又被嵩明县国保大队绑架再次送入省第二劳教所。

在劳教所和监狱里,派有专人24小时看守坚定修炼大法的学员,不准和别人讲话,否则受到处罚(细绳子捆绑、罚站、延长劳教期等等);随意扣压信件,(包括给检察机关的申诉、检举、控告信都被扣压);不准亲人探访;干警或干警指使“包夹”(其他劳教人员)辱骂、殴打学员。2000年,省女子劳教所大法弟子马玲、王美玲等联名向省委领导写信反映遭迫害的情况后,遭到劳教所的打击报复,马玲被转移到昆明市戒毒所关押迫害,王美玲等学员遭到管教干部毒打,王美玲身上穿的衣服被打成了碎片;昆明大法弟子邝德英等在省女子劳教所多次被大队领导和管教干部殴打,殴打时还将一个学员的头按入厕所蹲坑,殴打后还不准讲。邝德英因抵制和揭露劳教所打骂学员的违法行为,被延长8个月劳教期;今年8月在省第一监狱,昆明大法弟子刘明忠因遭迫害从五楼坠下导致残废。

劳教所(特别是省女子劳教所)每天要干活14、15个小时,很少有休息日,干警公开讲“劳教所不讲八小时工作制,不讲五天工作制”,云南省女子劳教所为谋取经济利益,公开纵容私人老板假冒、仿制各种名牌裤子、饼干、“卫生”筷,其工作环境、生产设施、卫生条件都很差,不仅危害劳教学员的健康,更危及广大消费者的利益和健康(云南95%以上的劳教人员都是吸食毒品者,大多是肝病病毒、艾滋病病毒的携带者);女子劳教所为了经济效益甚至为私人老板加工“冥币”(烧给死人的),她们自己都说是开“冥行”。

逢有参观检查时,劳教所怕法轮功学员讲真话,就把法轮功学员分别监控起来。劳教所里许多设施、制度、考核报表都是编造的,都是做样子的,太阳能澡堂也真是向着太阳的,但一年到头劳教学员也难得洗次热水澡,大冷的冬天,哪怕是下雪天,劳教学员都得洗冷水;扫盲检查考试,都是让高、初中生代文盲去考。就象民间流行的一句话“一级糊弄一级,全党糊弄政治局”。

全体与会中央委员,以上反映的事实仅是沧海一粟,五年来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惨无人道的,但是真正受伤害的是数十亿受江泽民欺世谎言所蒙骗的世人。五年来广大法轮大法弟子忍辱负重向世人艰难的讲真相,体现了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洪大慈悲。修炼人要放下世间的名、利、情,决不会去要谁手中的权力,我们坚信真、善、忍并没有错,因为人民需要真、善、忍,国家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我们衷心希望每个人都能善待法轮大法,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云南大法弟子
2004年9月9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