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生命的火焰(上)


【明慧网2004年9月2日】宇宙星辰变换不息的宏伟图像中,一位男低音深沉的解说:“十六世纪欧洲伟大的预言家诺查丹马斯,在他的旷世预言诗集——《诸世纪》里,充满着对人类未来命运的神秘预测。他的预言不但为其后已发生的诸多事件所证实,而且还将为未来发生的事件所证实。著名的预言‘诸世纪’中提到:乔达摩佛(释迦牟尼佛)说过,法轮──人类精神生活的原动力──每隔二十五世纪就要由一位世界导师重新转动,以达到人类心性标准的提升。新的转法轮刚好是在本千禧年末。”……雪花般飘落的法轮在宇宙星辰中美丽地旋转。

剧情

清晨的阳光照着桃树下玉莲家的窗口,阳光照着正在吹箫的小蓝蓝单纯幼稚的脸,忧伤的大眼睛满含泪花。轻轻的女孩歌声伴着箫声“妈妈啊,妈妈……”歌声带着深深的悲痛与思念。

春夏秋冬,桃树花开花落,蓝蓝还在窗口吹箫,伴着小女孩的歌声:“妈妈啊,妈妈……等待着妈妈的归来……”镜头慢慢地移向了屋里挂在墙上的全家照,爸爸和妈妈微笑着,中间是开心的小蓝蓝。背景是一片红色的晚霞和晚霞映照下红色的梅花。

镜头移向妈妈的近镜头,显出林玉莲的近景肖像:双眼明亮有神,面容沉静自如,性格很有吸引力。镜头在林玉莲的身后的红色晚霞中迭现与幻化出马三家劳教所的牢房,然后推出片头字幕:

生命的火焰
──中国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报告

第一幕:

林玉莲家的窗口,写字台前是刘鑫在批改学生作业。落地灯光柔和温馨地照在沙发上,玉莲穿着一件天蓝色的毛衣,搂着小蓝蓝轻轻地在读书:“那么什么是佛法呢?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它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它就是最根本的佛法……”

马路的暗影中,闪出几个穿警服的人,他们手中拿着铁铐,往玉莲家凶狠狠地走来。

玉莲还在轻轻地读着《转法轮》,蓝蓝依偎着妈妈静静地听,刘鑫在批改作业。屋里非常安静。“佛法在不同层次中有不同的体现形式,在不同层次当中有不同的指导作用,层次越低表现越庞杂。空气微粒、石头、木头、土、钢铁、人体,一切物质中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古代讲五行构成宇宙中的万事万物,也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修炼的人修到哪一层次就只能认识哪一层次中佛法的具体体现,这就是修炼的果位、层次。……”

警察已经转到了院子的转角,可以看到大桃树的一角。黑暗中突现出警察狰狞的脸。铁铐咣当地响了一下。

窗口的灯光依旧温馨地罩在沙发上,玉莲继续在读《转法轮》:“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是用他来衡量的。我们过去说的德也是一样。当然今天人类社会道德水准已经发生了变化,道德标准都扭曲了……”

门“匡”地被撞开了。警察冲了进来。手铐铐住玉莲往外拖,蓝蓝试图抱住妈妈,被警察一脚踢倒在地。蓝蓝哭喊着“妈妈……”,刘鑫想上前,被警察一拳打倒在地。两个警察开始翻箱倒柜,翻了一阵后,那个警察头一挥手“走”,这群警察拖住玉莲往外拽。外面是雪地和刺骨寒风。门外走进两人,是小明和陈姨母女俩回来了,撞到这一幕,惊呆了。小明大声地责问:“为什么?你们为什么抓人?”警察狂笑着:“为什么?她炼法轮功,老子就抓!”陈姨:“法轮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人人都说好,我媳婦没做任何犯法的事,凭什么抓人?”“别问我们,是上头的命令!”

解说:1999年7月20日的夜晚,江××一手操控了对法轮功的全面疯狂镇压。中国大陆的各地城市一夜间抓捕了大批法轮功学员,到处是警车呼啸。全国的报纸,电台,电视台开始了无休止的,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不断地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捕,被关进中国的各地劳改营及拘留所。(镜头拍摄重叠的报纸,电台的播音,警车的呼啸声……)镜头转入了宏伟的宇宙星空,跳出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诗:

  玛尔斯挥动着手中的利剑
  流血将达七十回
  圣职在受到崇敬的同时
  更多的是遭受诽谤与抵赖
  ……
  一九九九年的七月,恐怖大王从天而降。

镜头从宇宙晴空中转而渐渐推出小明和陈姨的身影。

小明母女俩在秋天的泥泞中行走着,清晨的阳光抚照着她俩的身影,一老一少互相搀扶着向前走,她俩不畏艰难,历经路途辛苦,一星期的徒步跋涉后终于来到北京信访办公室。

(镜头转到信访办公室)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大厅的前厅里,排队的人群中小明和妈妈静静地等着。有一个穿制服的人出来大声地嚷嚷:“为法轮功上访的到那间屋去!”她俩就去了那间屋。可是进去后,就再也不能出来,立即就被关押了。这间屋里有许多穿制服的警察。她俩被警察搜包后,与许多上访学员一样被迫坐在水泥地上。小明和妈妈在写一份书面要求:“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我师父清白!”黄昏时她俩与许多上访的学员从信访办门口被押上警车。警车呼啸着开走了。

劳改营的监房里,门咣当地开了,小明与妈妈带着手铐被推进门跌倒在地,过来的女子赶紧去扶她俩,俩人抬头看时,不约而同地叫出了声:“玉莲?”就这样,偶然地三个人相聚在马三家劳教所的女子监狱。

第二幕:

玉莲在连续五天五夜不许睡觉的刑讯后,人处于半昏迷状态,女警过来掐着她的脖子吼着,写不写?不写保证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成!玉莲微微一笑,疲倦的面容上双眼依然明亮有神,玉莲缓缓地说:“法轮大法教我做好人,你们强迫我放弃做好人的追求,难道要转化我成为一个坏人吗?”女警恼怒地叫着:“电她!”几根电棍上来对着玉莲的全身各部位“吱”地电过去,玉莲惨叫一声昏了过去。缥缥缈缈地,玉莲的记忆渐渐清晰地显现出许多的场景……

夏天夜晚,玉莲一家欢乐的聚会,是蓝蓝的生日,蓝蓝在吹箫,一曲完后,大家给蓝蓝鼓掌。小明与男朋友刘清杨和刘鑫说着大学里课堂上的事,小明的母亲陈姨,带着老花眼镜在给孙女小蓝蓝书包里装吃的水果,准备第二天送孙女上学时要带的东西。然后大家说让蓝蓝唱一首歌,蓝蓝也就不推却,大大方方地唱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玉莲正在给单位设计一套系列的唱片套封面图案,画架上支着的画板画着色彩草图,设计桌上摊放着几本书和几支画笔及图样。小明的男友走过来问玉莲修炼大法的体会,他问:“玉莲姐,那么你说,炼法轮功的好处是什么?”玉莲微微一笑,双眼闪出明亮的光:“人最需要的是什么?是身心的健康。我炼法轮功已经两年了,我的肝和肾脏是多年的毛病,可是炼法轮功后,几个月里基本根除了所有的病灶。为什么见效那么快?就是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去做了,那就是要做到真,善,忍。”蓝蓝跑过来趴在玉莲的怀里,嚷嚷着要妈妈给她画一个肖像,说是妈妈答应给蓝蓝的生日礼物,玉莲就站起来,到画架前开始给蓝蓝画一张素描肖像。很快,肖像画好了,蓝蓝捧着生日礼物高兴地满屋转着………

玉莲从昏迷中醒来,朦胧中突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张凶恶的脸,那是一个非常恶的女警。女恶警奸笑着对玉莲说:“只要你写个‘保证书’不炼了,只要你肯开口骂你的师父,你马上就能被放回家,何苦在这里受这样的苦?”玉莲睁开了昏迷的眼睛,平静地看了看恶警,说:“我是决不会写‘保证书’的,我按照真,善,忍做人,决不昧着良心说假话。我师父传大法使亿万人得到了身心健康,应该受到全社会的感谢,我要永远做师父的弟子。你们使用酷刑逼我讲违心的话,是违法的。是凡你们有一点良心都会后悔做这样的事。”恶警吼了一声举起电棍扑上来,但是,旁边另一个女警拦住了她,这女警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忍心的样子,显然她是个小头目:“算了,留她一条命吧,抬下去。”

镜头从牢房的铁窗口中转入蓝色的天空。天空中飘过来一片黑沉沉的云。

解说:在“诸世纪”预言诗中,描述了三个违反基督精神的暴君,迄今为止,被世人公认的两个是拿破仑和希特勒。第三个反基督的暴君被预言将出现于二十世纪末。诺氏原著中还有一段描述关于第三个反基督者的预言,是一个“出生于三个水字符号中的人”,他将“给东方带来麻烦。”。

镜头转回到牢房的狱警房间,劳教女二所的头子向全体女警员传达上面的指令:江主席有密令:对付法轮功学员的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从今天开始,对各狱室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必须不惜一切手段强行转化,拿不到她们的“保证书”就拿尸体来见我,干不好就脱下你们的警服送你到农场去。

夜晚的牢房,惨叫声不绝。镜头在各个狱室闪过,24种酷刑的画面。陈姨带着脚镣在雪地中走着,留下一行脚印又一行脚印。单薄的衣衫上粘着被电棍击后留下的血迹。在冰天雪地中,陈姨昏倒在雪地上。

站在陈姨的尸体前,刘鑫看着妈妈脸上残存的血迹,愤怒地一把抓住警察:“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待一位老人?”刘鑫沙哑的声音中充满悲愤,眼中含着泪:“妈妈,你走得这样惨,儿一定要为你讨回公道!“

镜头转到回忆往事的日子;黄昏,刘鑫刚下班回到家,坐在写字台前整理讲课资料。陈姨带着小蓝蓝进屋,替蓝蓝脱了外套和鞋,然后对刘鑫和蔼地笑了一笑,“蓝蓝今天在学校有点拉肚子,今晚我做点米粥给她喝。”第二天早晨,玉莲、陈姨和小蓝蓝在公园一起炼功,夏天的太阳升起得早。刘鑫骑着自行车过来,叮玲的铃声一响,正好玉莲炼完了动功,到了上班时间,冲着刘鑫笑一笑,就骑上自己的自行车与刘鑫一起去上班了。临走时对陈姨说,蓝蓝的饭盒放在包里了,呆会儿送她上学时带上吧。陈姨点点头答应了,和小蓝蓝继续炼静功。宁静而悠然的绿草地,炼功音乐声中,这一老一少继续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周围彩蝶翩翩,花香幽幽。

镜头回到现实中来,刘鑫被警察凶狠地赶出来,回到家,看到蓝蓝在哭,问:“为啥?”“学校老师说,炼法轮功的孩子不能上学。”“那你就别炼了,啊?”“不,不!”蓝蓝哭得更厉害了:“我要炼功!我要奶奶!我要妈妈!”刘鑫一把抱起女儿,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第三幕:

劳改营里,铁窗里射下来的一束淡淡的月光,照着小明带着一丝恐慌的脸。她正看着地上爬行的老鼠。自从陈姨被酷刑折磨死后,小明就被关进了小号,已经有十几天了,日日夜夜小明孤独一人面壁四方。铁门咣当地响了,冲进来几个女警,拖起小明往厕所走,在那里,几个身着囚衣的女犯正拿着几条绳索等着,小明一到就被她们套上了一件白色的“约束衣”,然后将小明的双手反绑,将小明吊起来。小明一声惨叫就昏了过去。女犯用凉水浇醒了她,一女警对她说:“你不写保证书,我们的工资奖金都没了着落,你们不是讲‘真,善,忍’吗?只要你写了保证,大家得好,你也能被放回家,何苦来?你要再坚持不写,再吊你一次,你的手臂必断无疑,就算你被打死了都是白死,没有人知道你,人们都会说你是自杀的。”边上的女犯赶紧将事先写好的保证书和笔塞到小明手中,小明的眼光变得很灰暗,“只要你签个名字就算完事了,快签,快签!”小明颤抖着手签了字。女警和犯人们欢呼和狂叫着,“我们终于胜利了!”

电视镜头对着小明,主持人对观众介绍:“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人员象春风化雨般的温暖,公安干警对法轮功人员是无微不至的关怀。这位被转化的原法轮功人员写了不再修炼的保证书,这是转化工作的又一成果。在江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在610办公室的积极努力下,全国人民都要提高认识,彻底与法轮功分子划清界限!”

出了录像室,押着小明的女警脸一沉对小明骂道:“真是不识好歹!上镜头也不好好笑一笑,看我回去收拾你!”

小明被转到一个大的监房,里面都是刑事犯人。这些人拿小明取乐:“哎,大学生,给我们唱个歌,高高兴兴地在这里呆着吧,他们不会放你走的。”“哎,法轮功,你的妈妈被打死了你知道吗?”小明显得精神恍惚,双眼呆滞,她不搭理任何人倒头往铺上睡去。睡梦中,飘啊飘,恍恍惚惚来到一个地方,那是一个深深的峡谷,峡谷中终日暗无天日,在入口处,有一扇大铁门正在徐徐地关上,有一线亮光从还没有关闭的入口中射进来。很多的生命,都在向入口处狂奔,那是唯一的希望。小明也在跟着人群向前急奔,但是奔涌的人群将她推倒了,眼看人流就将要从她身上踩过,空中飘下来一位白胡子老人,伸手托了她一把,使她脱离了危险。小明抬头一看,这不是师父吗?小明哭着叫,“师父,您没有扔下我,弟子还想修啊。”……

第二天,小明来到警察办公室,坚决表示要收回“保证书”,表明自己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转化”的,是法轮大法为自己带来了身心健康。自己要继续坚修大法。立即,就有几个警察上来拽住她,问:“队长,是不是送她去‘一处’?”“当然,带她走!”小明被她们带走了。

“一处”是一个水牢。小明被带进这里后,一天,两天,三天,……整整五天了,小明不能够合一下眼,得站在水中,水里有老鼠。到第六天,小明的神志渐渐模糊起来,她已快站不住了,她记不起自己在什么地方,迷蒙中,仿佛又回到了家里,和妈妈哥嫂在一起吃火锅。

还有,刘清杨……那是一个雪花飘落的黄昏,他俩漫步在雪树银花的美丽世界里,清杨为她拍下好多照片……家中的窗前,飘扬的雪花静静地一片片地落在窗台上。小明在看书,封面上闪出金光闪闪的“转法轮”三个字。小明的精神如此专注。她的神情是多么幸福。小明在做作业,小明在课堂上举手发言,讲诉了对解析几何的理解。小明在炼功,小明与同学们一起玩耍。

镜头回到现实,小明在水牢中昏了过去。小明被狱警送到了急救室。小明毫无知觉的僵硬的脸。医生忙活而紧张的脸。

劳教所外,刘清杨已经是第三次长途跋涉去劳教所看望小明,劳教所坐落在离城市很远的农场。前两次都被拒绝了,因为小明是法轮功学员不允许被探视。但是有个警察同情地对清杨说:“下个月来试试吧,下个月我们队长去休假了。”清杨满怀希望地敲了敲劳教所的大门,开门的是个老头。老头让清杨进了屋,当清杨提出了看望小明的要求后,老头拿出名单看完后说:“刘小明不被列在允许探望的名单之中,你不可以探视她。”清杨在失望中对老头说:“我这已经是第三次来了,每次都要跑二百多公里的路,可前两次都被拒绝了”老头明白,这里的规矩是一个月探视一次,就因为小明是法轮功学员才被禁止探望。老头同情地对清杨说:“你在这等一等,我去帮你说说看。”等了大约有一顿饭的功夫,老头回来了,带着一脸笑容,说:“这回好了,可以看了。”就带上清杨向办公室走。路上,老头告诉清杨,是头头同意了把清杨带到办公室里来的。

清杨在办公室里,一女警对他说:“你可以领她回去。”清杨跟着警车来到了医院。进了病房,迎面过来两个医生,将清杨带到了小明的床边,小明躺在那里,脸色象大理石般凝重,双眼紧闭,只有微微的呼吸还显示出生命的痕迹。清杨一下子跪在了床边,轻轻而急切地呼叫着:“小明,小明!”没有任何反应。清杨拉起小明的手,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清杨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医生对他说:“请你过来一下。”清杨抬脸看到医生流露的复杂的眼光。医生将清杨带到一边,对他说:“刘小明经过多天医治无效,目前她已不能恢复记忆和思考,她已经成为植物人了,医学上现在还毫无办法。只有请家属悉心照顾等候她醒来的一天。”医生的话象晴天霹雳,清杨似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感到一阵昏晕。

上集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纪实文学-生命的火焰(上)-82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