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23日】1. 张玉芝,家住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毛丈子村民组,因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遭到了江氏流氓集团及其帮凶们的迫害

99年7月末,张玉芝被恶警绑架到镇派出所,在烈日的曝晒下,被罚站十几个小时,勒索100元钱后被放回。

2000年末,为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张玉芝進京上访。她在進京上访时被非法抓捕,随后镇政府对全镇大法弟子進行了新一轮的迫害,由村书记魏中华和镇副书记王瑞启带队共20多人,开進毛丈子村,对大法弟子逐个过筛子,问是否还炼法轮功,炼就送凌源市公安局。早上和中午召集大法弟子听镇政府训话,晚上实行监控,半夜也得被叫起来两次。人权受到侵害,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家中被扰得人心惶惶,不得安宁。由于她不配合邪恶,一天晚上被绑架到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20多个小时,最后被无条件放回。

江氏流氓集团及其帮凶们,拿着人民的血汗钱,迫害自己的同胞,真是丧尽天良,必将遭到天惩,这是历史的必然。

2. 于景风,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人,于1994年冬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7月20日那场镇压法轮功的风波,袭击着中华大地,由于他不放弃信仰“真善忍”,也遭到了江氏流氓集团及其帮凶们的迫害。

99年7月末,沟门子镇面临着白色恐怖,邪恶之徒不断的骚扰、抓捕、拘留大法弟子,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群众進行残酷的迫害。7月末的一天,恶警把于景风和几个大法弟子绑架到镇派出所,在烈日的曝晒下,于景风被罚站十几个小时,勒索100元钱后放回。

2000年末,于景风因進京上访风波也被卷入被迫害之列。当时由于她给佛爷洞乡一同修带去一本师父的经文,此事被派出所知道后 ,12月13日,杨贵敏、刘志国等人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威逼恐吓她,并索要1000元,她没钱,凑足500元后才被放回。事过不久,镇610头子庞雨俊自制转化证,强行发到每一个修炼者手中并勒索5元钱。

3. 谢宝才,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毛丈子村大法弟子。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不惜以每年国民经济收入的四分之一的财力,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的镇压运动。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也受到了邪恶风暴的袭击,谢宝才也同样遭到了江氏流氓集团及其帮凶们的残酷迫害。

2000年12月13日,谢宝才因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被沟门子镇派出所从北京非法抓捕送到凌源第一看守所。17日上午非法提审时,恶警杨贵敏狠狠的踢了他几脚,又用扫炕笤帚敲击他的头部,直到打碎为止。因其不放弃修炼,又被送到朝阳劳教所,劳教两年。回来后,恶警杨贵敏半夜三更非法闯入他家,口出狂言辱骂他。事后不久,又把他绑架到市洗脑班迫害。邪恶之徒肆无忌惮的抓捕、绑架,给他及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上的伤害,同时也给他的家庭经济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损失。后来邪恶之徒又派多人监视他,轮流看管他,这严重的践踏了人权,也是对他信仰自由的迫害。邪恶之徒,伤天害理,必遭天惩,这是历史的必然。

注:至今谢宝才因不放弃修炼,还被关押在朝阳劳教所遭受迫害,这是他第二次被劳教。

4. 李权,家住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二安沟村桃树洼村民组,一家四口都修炼法轮功。99年7.20后,他们一家四口也遭到了江氏流氓集团及其帮凶们的迫害。

第一次,99年阴历9月29日,他们一家因在镇政府后山炼功,证实大法是清白的,被镇派出所非法抓捕,拘留15天。

第二次,99年10月28日夜,镇派出所副所长张金秀把他们全家叫到村里,强行逼写保证书。由于没写,被绑架到镇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两夜后,又把他和妻子张仪华及儿子李志祥绑架到凌源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

第三次,99年阴历11月末,张金秀一伙非法搜查了他家,搜出一本大法书,将他的儿子李志祥绑架到镇派出所,勒索200元后放回。

第四次,2000年10月,因沟门子镇出现了炼功人進京证实大法之事,他的儿子李志祥又被张金秀一伙绑架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勒索300元后放回。同一天,村里办洗脑班。两天后,村书记王治国和镇长等十几人非法闯入学员家翻箱倒柜,大打出手,真是邪恶至极。

第五次,2002年阴历4月24日,镇610头子庞雨俊将私自印制的转化证强行发到学员家里,并强行收取所谓转化证费5元。進京上访不在家的学员,由其父亲代收,并代其承受非法拘留半个月之苦,同时遭到镇派出所邪恶之徒的毒打。

邪恶之徒丧尽天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罪行一言难尽。李权一家所遭受到的迫害,只是中华亿万家庭悲壮历史的一个缩影,同时也是江氏流氓集团及其帮凶践踏宪法、践踏人权的历史见证。

5. 王学,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二安沟村姜家沟村民组人,于98年11月修炼法轮大法。99年7月20日,一场由邪恶之徒发起的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镇压狂潮,袭击整个中华大地,王学和千千万万法轮大法修炼者一样,人权和信仰自由遭到了践踏。那时镇610、派出所、村干部时常骚扰他家,并对他实行监控。

99年7月20日,他正在山上放羊,镇610及派出所恶警到他家骚扰,强行拿走九本大法书,一张师父法像,一张法轮图。同年12月的一天深夜,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和镇派出所杨贵敏、许双约七八个人强行把他带到桃树洼杨素琴家,被逼签写了保证书。强权的压制,没能改变他的信仰。2000年11月20日,王学和十几个同修决定在同修家商议進京上访事宜,证实大法是清白的。12月10日,派出所杨贵敏将他绑架到派出所,逼他讲出進京实情,并勒索750元,被逼签写了悔过书。同年11月下旬的一天,镇副书记和村书记王治国带领十几个人半夜三更闯入他家非法搜查,恶人不容他分辨硬是用镐头砸开锁着的厨子,书记还打了他几个大耳光。几天后又把他绑架到村办洗脑班,被逼签写了十三条保证。

2002年阴历4月25日,镇派出所许双等三人再次闯入他家,说李永胜、李忠广進京上访与他有关,把他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指导员用拳头猛击他的头部,并用手掐他的肚子。当日把他送到凌源第二看守所拘留15天。镇派出所所长李国强、杨贵敏到看守所逼他写决裂书,辱骂师父。从看守所回来后,镇610主任庞雨俊又逼他写了保证书,保证不進京上访,如违背则罚款5000元,并没收他本人自留地,不交钱就拆房子。

以上所述均属事实,邪恶之徒难逃法网,必将遭到天惩。

6. 王友和妻子李淑芹,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人。李淑芹因身体多病于95年8月得法,王友亲眼目睹了妻子修炼后的身心变化,于98年5月也走上了修炼之路。99年7.20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众,王友、李淑芹夫妇也受到了江氏集团及帮凶们的残酷迫害。

99年7.20后,王友、李淑芹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進京上访证实大法是清白的。途中遭恶警绑架,将他们强行带到镇派出所,逼写保证书,并勒索200元钱后放回。在此期间,镇派出所恶警到他家骚扰,非法抄走一本大法书和一套讲法录音带,家人阻止遭到恶警辱骂。

王友、李淑芹夫妇不屈服邪恶势力的迫害,于99年9月22日,与十几名同修一起在沟门子镇后山集体炼功证实大法,被镇派出所非法抓捕,恶警杨贵敏再三审问王友,因他不配合邪恶,遭到毒打。当晚被送到凌源第二看守所,后转入凌源第一看守所,郭所长非法搜身,拿走50元钱并辱骂他,他在看守所受到了非人的折磨。2000年4月28日恶警杨贵敏勒索2000元后把他放回。

妻子李淑芹先是送到凌源第二看守所拘留,回来后又被送到朝阳劳教所,后又被转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在此期间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于2000年7月25日被放回。十六大召开之际,镇派出所七八个人再次闯入他们家骚扰,勒索钱财,妻子说没钱,恶警就翻箱倒柜,把录音机拿走了,这和土匪、强盗有什么两样?后又派专人监控他们,到他们家骚扰。

王友、李淑芹夫妇经过风风雨雨走到今天,他们的遭遇见证了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行径。

7. 谢永和,家住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毛丈子东村民组,因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遭到了江氏流氓集团及其帮凶们的迫害。

99年7月20日,江氏邪恶之徒出于小人妒嫉,把一群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守法公民推向了政府和人民的对立面,谢永和与其他大法修炼着一样,生活在江氏流氓集团的白色恐怖之中。邪恶之徒私下执行江氏发布的一道道密令,对信仰“真善忍”群众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各地610恐怖组织、公安局、派出所等执法犯法,践踏宪法,践踏人权。

99年7.月,谢永和被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十多个小时,勒索100元后被放回。同年9月,镇派出所非法搜查他家,他们没有搜查证,无故骚扰民宅。当时他不在家,恶警杨贵敏、张金秀等人从院墙跳入院中,见屋门未开,便翻窗而入,進屋后就翻箱倒柜,没翻着什么东西,不得不自行溜走。想一想,堂堂国家执法人员,执法犯法,和土匪、强盗有什么两样?

2000年末,本村進京证实大法的几个大法弟子从北京被绑架回来后,一场对全镇大法弟子的大搜捕由此开始,由镇副书记王瑞启和村书记魏中华带队,组员有肖万生、马希亭及村干部共20多人,开進毛丈子村对所有信仰“真善忍”的民众進行无端骚扰和迫害。整个沟门子镇真是黑云压城,强权当道。

谢永和与其他同修被召集在一起,早上和中午听镇政府训话,晚上实行监控,半夜也得被叫起来两次。后来,对大法弟子逐个过筛子,问是否还炼法轮功,炼就送凌源市公安局,并强逼写悔过书。当时,由于他说了真话,实事求是的写了大法教人做好人,可使人类道德回升,并能使人身心健康。告诉他们大法对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一下触怒了王瑞启,随即带领二十多人到他家非法搜查,没捞到把柄,还动手打人。后来王瑞启又派马希亭到他家,强逼他写骂师父、骂大法的话,他不配合,就要带他去拘留所。最后马希亭为了应付他的上司,就自己写下了骂师父和骂大法的话。邪恶之徒竟然教唆人们骂人,真是丑态百出。

由于谢永和没有配合邪恶的要求,被恶警杨贵敏、张金秀绑架到镇派出所,被一同绑架的还有谢桂贤、张玉芝、陈青山,非法关押20多个小时,勒索200元后被放回。镇副书记王瑞启还威胁他说:在法轮功问题上打死算自杀。这哪有什么法律而言?他们置人民生死安危于不顾,必将受到历史的公正审判。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