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可怜与无知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24日】

路边,一个近乎干涸的池塘,在春风中,无力的泛起,几道不惊的微波。

一头蟾蜍,在狂躁。

那机械的、单调的、直腔直调的鸣叫,实在是,折磨生命的耳朵。于是,大家都躲着这个——噪音源。

随着一声声的鼓噪,它由开始的胆怯试探,到了明目张胆,再到了理直气壮。后来,变成了忘乎所以,一直发展到,狂妄自大、目空一切。

鼓噪声不分白天黑夜的,随着起伏的肚皮,不断释放。

来此衔泥的燕子,被它拙笨的身躯,驱走了;翩翩而过的蝴蝶,被它丑陋的形象,吓跑了。

它,已经狂妄到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夏天,几场暴雨过后,池塘的水,猛涨了许多。

蚊子、蚂蚱,也喂肥了无知的它。

于是,天下唯其第一的想法,渐渐的,扎根在了,那无知的大脑。

于是,那溜鼓的眼皮,也眨的那样,充满了自尊和傲慢。

看到路上车马、行人,对它视而不见的样子。它气恨的不行,于是,收紧了肛门,卯足了劲儿,瞪眼狂叫。

无济于事。

终于,由气恨、妒嫉,到恼羞成怒。直到铤而走险。

一天,远远望见,一农夫赶马驱车而来。它盘算了多日的计划,终于付诸行动。

于是,就在车马快到的当口,它紧蹦几下,跳到路心,企图惊煞马儿,震慑农夫。

瞬间,“噗哧”一声,马蹄上沾满了脏脏的脓血。

蓝天高远,白云悠然,彩蝶翩飞。

一切好象,没有发生。

那丑陋的尸体,一天天在阳光下,干瘪着、腐烂着。周围,一群苍蝇在环绕。

那日,过路的牛脚,不经意间,扫开了那具干瘪的蟾尸。

于是,一堆白白的蛆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恶心,恶心,恶心!

更加无知而低级的东西,在滚热的土块间,忙乱的翻滚,迷乱的爬着。

也许它们知道了。

也许它们不知道。

死亡,

在向它们 —— 逼進。

……………………

后记:追随蟾蜍,迫害法轮功的家伙们,好好想想吧。也许机会还有?

但是,

时间肯定不多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