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9月26日】九监区:女子监狱九监区从2004年5月20日开始对大法弟子强行转化(就是使用邪恶的手段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对大法弟子采用强制手段:戴背铐、罚蹲、不许睡觉等见不得人的手段,强制转化了部分学员,目前又对大法弟子张丹、郝玉英、张玉杰、王秀玲、杨敏、隋淑春、陈丽、孙亚芳、杨晓琳、张桂兰、周丽丽、白静等十四名采用同样手段隔离转化。望大法弟子共同用正念铲除。直接参与者:狱长:刘志强、九监区干警:闫玉华、张秀丽、贾文军、张晓娟、徐××(警号:2320796)等人。

一队:一队的大法弟子从八月一日开始绝食要求释放小号里的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小号里半年之久,身体备受折磨。在监舍里的大法弟子每天都被强迫灌食,有时一天被灌食六次;晚上不允许大法弟子上床休息,只能戴背铐在地上睡。小号里的大法弟子也在绝食。一队的大法弟子都被分开看管,每个屋里有1、2名大法弟子,同时有1、2名刑事犯看管。
一队大队长:郑杰,副大队长:张春华,参与迫害的干警有:黄静等

七监区:七监区的大法弟子从七月份开始遭受迫害。

2004年7月20日,大法弟子沈景娥因在车间坚持双盘,被干事犯人强行抬下楼带回宿舍后,又被十多名犯人群殴。7月25日大法弟子韩星丽又因为坐在床上裁报纸被犯人胡小丽等人殴打至阴部被抓坏。因为大法弟子被打一事未得到很好的解决,7月26日七监区大部分大法弟子开始绝食抗议,要求公正处理大法弟子被打问题,同时又由于部分大法弟子一直不参加犯人点名报数,一场更加残酷的迫害开始上演。大法弟子李冬雪、孙桂芝、石淑媛、王淑芳、韩星丽、王玉贤、魏丽萍、王法娟、贾春华被强行带回监舍,在与监区长康亚珍谈话无结果后,陆续被“背铐”吊在二层床上脚尖勉强点地,头倒控(此酷刑叫“上大挂”)。身体的重量全部集中在两个手腕上,疼痛难忍、大汗淋漓。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人就昏厥过去。王淑芳等心脏病发作,出现生命危险,被强行用药打针,清醒过来后马上又被绑吊起来,就这样周而复始。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同意点名、报数后,带着伤痕被拖回车间,其余没有妥协的继续遭受迫害。七监区为了迫害大法弟子,11号监舍专门被用来迫害大法弟子(该舍没有监控),七监区调出很多犯人日夜看守,不允许任何人接近该监舍。大法弟子郑红丽、刘红霞因不配合调组(原在11号住),被康大队长亲自动手殴打。28日又有一批大法弟子被强行带回监舍遭受酷刑折磨,她们是:王丽红、郑红丽、刘红霞、刘亚琴、宋秀玉、富桂春、寥晓露、陈云霞、吕秀琴、张艳华、郑金波。在大法弟子绝食第四天的情况下被上大挂。目前坚持不报数的还有孙桂芝、石淑媛、李冬雪、陈云霞、刘亚琴、郑红丽、韩星丽。她们几名大法弟子非常坚强,吊死也不报数,在邪恶面前充分体现了大法弟子对大法坚如磐石的一颗心以及大善大忍的胸怀。监区长几次找她们谈话也无法动摇她们的意志,她们几个一直被吊了十多天,全天24小时吊着。这十多天里,她们一直没有吃饭。近几日不吊她们了,却不让她们回监舍,不允许躺着,只能坐在地上,两手铐在床上。其中王玉贤、富桂香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二队:二队的大法弟子:车间有20多名,监舍有32名,被分成三部分看管,六楼两个办公室,一个房间17名,另一房间13名,监舍无监控一个房间2名,车间和监舍的都被分开无法接触。恶警要求刑事犯写保证:不炼法轮功,不帮助藏、传经文,否则不给分、不给减刑。

二队:监区长:崔红梅,副监区长:夏凤英,专管法轮功的干警:邓羽、周莹

另外,哈监恶警崔红梅、夏凤英、周莹不准大法弟子与家人接见,扣押信件、挑拨与家人关系致使家人提出离婚。

自从2003年下半年开始,一监区的大队长崔红梅、夏凤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逐步升级,甚至大法弟子的家属也被卷入被迫害的行列中。崔红梅、夏凤英滥用职权,连《监狱法》最基本的人权保障都被它们为迫害大法弟子及家属践踏得面目皆非,不承认是犯人就不允许接见,信件被无理扣押。

从2003年下半年开始至今绝大多数大法弟子接不到家人的信件。崔表面说通信自由允许大法弟子与家人通信,但是大法弟子的信件绝大多数都被无故扣押。有一次恶警周莹竟当着众多大法弟子的面对大法弟子高秀珍说:“你写的信我根本就没有给你邮过!”

2004年的二月初,关素玲家人的来信被崔、夏二人无理扣押后,关素玲索要自己的信件时,却被崔在一监区当场踢打,大法弟子张立平上前阻止,崔红梅将张立平、关素玲带入办公室实施背铐刑法至深夜12时。

张立平曾被犯人王媛媛多次毒打,在场的恶警刘小芳无动于衷。

大法弟子张立平、关素玲亲耳听到一位大法弟子的家属打电话要求接见亲人,恶警周莹说:“大法弟子不愿意见家属。”结果此家属当场揭穿恶警谎言说:“不是大法弟子不愿意见,而是得顺从政府说谎话,否则,不允许接见!”周莹无话可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家属很久接不到信件,很多家属在痛苦的煎熬中不知所措,因此千里迢迢到狱中见大法弟子,他们却被崔红梅、夏凤英指使下的恶警谎言相欺,导致家人误解大法弟子,久而久之误解加重。最近两个月大法弟子初庆芬、武术芳、苑占绪、刘学伟陆续接到离婚送达书。武术芳、初庆芬等与其爱人的感情一向被同龄人传为佳话,但是却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隔绝信件、不允许接见加上恶警的谎言相欺而产生如此后果,这种迫害众生的手段比给大法弟子“上大挂”这种酷刑还残酷。

大法弟子为救度素不相识的人都能舍弃自己的全部,更何况自己的亲人呢?每当大法弟子张晓波年过花甲的父亲、张文林十几岁的孩子等大法弟子的家人来见大法弟子时,大法弟子何尝不想见见家人讲清真象,但却因为不承认自己是犯人而不允许接见,借此机会恶警还要谎称大法弟子如何如何不愿见家人等语言挑唆家人与大法弟子的关系,以达到迫害大法弟子及家属的目地。

为此大法弟子呼吁:我们的亲人请不要被恶警的谎言所蒙蔽,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其实作为女儿、作为妻子、作为母亲,我们能感受到家人的痛苦与煎熬,我们更能感受到家人的牵挂与思念。我们为坚持真理不背信弃义,我们又怎么能背弃自己的亲人呢?请理解我们吧,我们对亲人的爱依然如故,等到重逢的那一天,我们会把一切向亲人倾诉。切记千万不要被谎言和假象所蒙蔽,理智、智慧的辨别一切:监狱本来是改造人的地方,做好人的善良大法弟子们却被逼迫承认自己是有罪的人,否则不允许接见、通信也受阻。而执法人员却利用职权用谎言挑拨是非,这是在亵渎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历史!这是我们国家世风日下、不讲人权的真实写照呀!所以我相信我们的亲人会越来越能站在真理与正义的立场上辨别真假、揭穿谎言,使那些用心险恶的恶警无机可乘,同时给自己留下美好的未来!这也是我们大法弟子对家人的共同心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