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诸城市石桥子镇张家禄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26日】张家禄,男,50多岁,山东省诸城市石桥子镇大店子村人。99年7月22日,张家禄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半路被截,先关進法庭的大屋里,后转到成教楼关了10天,罚款5000元。

2000年的6月23日,镇副书记王洪法带领派出所一干人等叫张家禄去村委,在镇委统一打印的保证书上签字按手印。上面全是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张家禄拒绝签字,当晚就把他关在村委,晚饭也不让吃,不准回家。第二天早上张家禄要回家吃饭,大队书记不让,他还是回家了,吃过早饭后就下地干活。

张家禄正在地里干活,来了四、五辆车,二十多个人,其中有镇委的、派出所的、法庭的,二话没说,就将张家禄抓進警车带到村委。刚一下车,派出所小周就将张家禄从身后猛踢一脚,紧接着就扭住张家禄的胳膊一下就把张家禄摔倒在水泥地上,胳膊身上都碰破了皮并淌血。

然后他们就把张家禄弄到一间小屋里,叫村里的干部回避,先是镇委副书记王洪法问张家禄认识他不,张家禄说:“不认识。”他说:“我是镇委副书记王洪法,以后你就认识了。”说了一些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骂了张家禄一顿,还问签不签字,张家禄说:“不签。”他就叫派出所的两个人轮流动手打张家禄,上来就拳打脚踢,把他打倒在地叫他再起来。这样反复多次后,再叫张家禄坐在水泥地上两腿伸直,两手扳着脚,如果腿伸不直就用穿着皮鞋的脚跺张家禄的膝盖、大腿。耳光接二连三的打在张家禄的脸上,打的他眼冒金星,脸火辣辣的,打的张家禄多次晕过去。他们打一阵,再问张家禄签不签字,张家禄还是说“不签。”他们就再打。最后说要变换花样,拿来一把木椅子,两个人扭住张家禄的腿放到椅子上,用力按张家禄的腿,疼痛难忍,他们变着法折磨张家禄。最后将张家禄的家抄了个底朝天,并把张家禄家的拖拉机、水泵、电视机、电风扇、3000多斤小麦全拉走,扬言叫张家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还说对炼法轮功的人怎么做都不过分。

他们在村委折腾一阵又将张家禄带到镇成教楼,锁在屋里。连窗扇都用铁丝拧紧。晚上王洪法,还有镇政法委书记徐兆辉等人在张家禄的隔壁房间喝完酒说:“这真是吃孙喝孙不谢孙。”因为一切费用都从张家禄的身上出。喝完酒,一个叫方有海的区长叫张家禄写诬陷师父的话,叫在黑板上写40遍。张家禄不写,方有海上来就拳打脚踢,把张家禄打的躺在地上,再拧着张家禄的耳朵叫张家禄起来再打,累了休息一阵抽支烟再打,满嘴的脏话,并且说只要死不了,怎么做都不过分。

炎热的夏天门窗都关的严严的,拉尿都在屋里,睡觉时连一张纸都不能铺,并且安排值班人员一天给张家禄一点吃的和一茶碗水,只要饿不死就行。白天苍蝇叮,晚上蚊子咬。就这样张家禄被非法关了34天,罚款1200元。关押期间,张家禄家人也不准下地干活,造成家中土地荒废,其中一块地颗粒无收造成绝产。

2001年春天因张家禄不放弃修炼,镇派出所又无故将张家禄绑架到成教楼关押20天。同年秋天张家禄正在地里干活,又将张家禄绑架到成教楼关押,张家禄绝食抗议这种无理迫害,11天后才放人。

2002年1月15日张家禄被安丘公安局和官庄镇派出所绑架并抄家,拘留7天罚款3000元。回家后,2月10日又被诸城市公安局和石桥子镇派出所绑架并抄家,拘留30天,罚款1000元。

张家禄在看守所每天被强迫干18个小时的活,值班2小时。只有4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管教人员指使犯人张口就骂、抬手就打。在诸城市看守所,张家禄被打得胸骨骨折吐血,吃的是连猪狗都不愿吃的饭食。

2003年恶人去张家禄家多次未能抓到他,其中有一次他家锁着门,他们爬墙進去抄了家。

2004年4月7日诸城公安局和石桥子派出所共5人突然又来抓张家禄,因当时门关着,他们就爬墙而入,将张家禄绑架拘留30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