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过敏性哮喘病消失 遭迫害不堪承受含冤离世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2004年8月28日晚,曾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山东诸城市石桥子镇法轮大法学员牛夕功,因多次被迫害,身心承受都到了极点,终于不堪重负离开人世。

牛夕功,男,38岁左右,在山东诸城市石桥子镇经委工作,家住石桥子镇石桥子村,老家是安丘市临浯镇东古河村。

牛夕功于98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他患有过敏性哮喘,每年四月天麦子开花时准犯病,一听说麦子开花就犯,几乎每年都住院。最厉害的一次住院一住就是两个月,当时全身肿的非常吓人,几乎辨不出他的模样,双腿肿的皮肤都透亮,膝部及踝部都不能打弯,整个脸肿成圆形,每天早上眼皮都睁不开,脸都变成紫黑色,坐在床上不能活动,一活动就憋的喘不过气来,晚上睡觉都不敢躺下,一躺下就憋起来。后来听说炼法轮功能治病,他的心中一亮,抱着一线希望学了法轮功,不久全身的疾病神奇般消失了,再也不用打针吃药了,让他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他妻子看到法轮功如此神奇,也跟着炼了法轮功。

因为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江泽民出于妒忌,99年7月20日下达了镇压法轮功的恶令,一时间黑云压顶,暗无天日。邪恶之徒强制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的所谓的‘保证书’。这无理的要求,怎能让象牛夕功这样从大法中深深受益的人接受?政府到底怎么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他们难以理解,出于对政府的信赖,并相信政府了解真象后会收回错误决定,于是法轮功学员前赴后继的進京向政府说明真实情况。

牛夕功也于2000年10月8日和妻子一起進京向信访局反映真实情况,没想到信访局变成了专门抓法轮功的公安局,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二话不说就抓起来,由当地派出所带回去折磨。牛夕功当然也不例外,他被镇上拉回后关在成人教育中心那座小楼上。第二天把他从成教楼拉到派出所進行拷打,并且强行搜身,身上100多元被副所长董德良搜去,他妻子身上200多元钱也被搜去,然后把他们又关起来,硬逼着交10000元罚款。当时家里只有一个11岁的孩子,无法筹备罚款,最后把他们关押了半月左右放回。没过几天,镇上的张洪信、于洪梅、孙友利、石顺民、陈洪臻、陆洪伟,石桥子村的李炳章、马志亮、祝成亮,还有其他不知姓名的共有二十多人,强行把他们家的门拿下来,准备抢他家的财产,通过牛夕功对他们讲真象和讲法律,他们才罢休。

这些恶人逼不出钱又想毒法子。2000年11月,牛夕功和妻子在安丘亲戚家干活,被石顺民、陆洪伟、陈洪臻用车硬把他俩拉回,关在成教楼半月左右。后来诸城市公安局的恶警曹锦辉、丁波峰、尹瑞文、孙友利等到他家抄家,抢走录音机一台及大法资料,并且将牛夕功带到镇派出所。恶警曹锦辉、袁伟把他带到一间屋里,整整毒打了一上午。当时将他打的鼻青脸肿,硬逼着他写不炼功的保证。完全不顾牛夕功曾经是疾病缠身的人,是法轮功使他起死回生,过上健康人的生活的事实,逼迫他放弃救他命的法轮功,这不是往死路上逼他吗?他们丧失人性昧着良心只顾完成主子的使命,完全不管老百姓的死活。这对于从大法中真正受益的他简直比登天还难,因为他知道他的命是炼法轮功才活过来的,现在逼着他放弃怎么可能?下午恶警曹锦辉将他送到诸城市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罚款10000元。

这次折磨,使牛夕功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时时怕恶警再找上门,听到警车的声音就吓得不得了,精神总是出于高度紧张不安中,在恐慌中度日。他多么希望能象99年7.20之前那样,正常的学法炼功,身心健康,无忧无虑。

2003年7月8日,牛夕功正在上班,突然来了诸城公安局的毛玉龙、周忠等人,又强行把他带到镇派出所,关押了一上午,并且由石顺民带人到他家抄家,虽然没抄出他们想要的东西,可他们还是强行把他带到诸城市看守所关押,直到逼他家人又交出5000元钱后才放人。

一个工作兢兢业业安分守己的好公民,一个疾病缠身九死一生的法轮功受益者,多次迫害,使他的身心承受都到了极点,终于不堪重负,于2004年8月28日晚抛下亲人离开人世。这是被邪恶所迫,真的是死不瞑目,面对牛夕功的妻儿,不知那些至今仍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有何想法,乾坤朗朗,如何面对道义良心?如何立足天地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