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黄埔和白云等洗脑班对我的残酷虐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30日】2001年12月28日在广州槎头劳教所解除对我的劳教迫害后,在劳教所干警的协助下,天河南街派出所及街道人员把我绑架进一辆面包车里,并铐上手铐,强行送到派出所后再送进黄埔洗脑班。

在黄埔洗脑班遭受一刻不停的酷刑

从第二天(也就是2001年12月29日)开始,一直到我离开该洗脑班、被转送至白云洗脑班的前一天(2002年8月20日),不法洗脑人员都没有停止过对我的残酷虐待。

以下的酷刑一般都在晚上进行,通宵通宵的折磨,往往一种刑罚反复使用或多种刑罚综合使用,所有的严刑拷打,几乎都是在长期剥夺睡眠的基础上进行。最严重的一次是两个月不给睡觉,连续一个月天天晚上严刑拷打,并其中有4天4夜(约96小时)连续马步,动作稍一变形,恶徒就用针扎、用火烧、用棍子打等等等等,不分昼夜的用刑,一种刑罚用完了用另一种,一刻也不停。

一、剥夺睡眠

1、每天只允许午休的时间睡2个小时,其余时间不给睡觉;
2、连续96小时不给睡觉。

二、殴打

1、拳打脚踢;
2、用木棍打;
3、用粗铁丝绕成的铁枝抽身上,经常被打的伤痕累累,大块大块的淤痕呈黑色,甚至皮开肉腚。

三、用脏抹布塞嘴巴

1、灌辣椒水时不让呕吐;
2、窒息灌水时不让呕吐;
3、不许说话。

四、罚站

1、 随意站立;
2、双脚并拢,双手紧贴两腿不许动;
3、双脚并拢,弯腰90度,双手与地面垂直;
4、双手平伸,站马步。

五、用火烧,用打火机烧嘴唇、手心

六、浸水桶窒息灌水,对着肚子踹

双手被手铐反铐背后,对着一个装满水的水桶,几个人把我倒提起来,倒插进装满水的桶里面摁住头部和颈部没入水中,没办法呼吸,象溺水一样,嘴巴本能的张开,水就不断的被灌进肚子里;过一阵子,又把我提起来,用抹布塞住嘴,不许呕吐,然后换一桶水,又把我倒插进水里。如此不断重复,有时肚子被撑的很涨,它们就对着肚子踹下去。

七、浸厕所窒息灌水

双手反铐背后,趴在地上,双腿被人用脚踩着,头对着厕所(蹲厕),厕所盆用地拖塞住,注满水,揪住头发,把头部强摁进水中,整个脸部没入水中,窒息灌水,过一阵子把头提起来,然后再摁进水中,如次不断重复。

八、闻厕所

双手被粗绳反绑再背上,趴在地上,头对着厕所,厕所里倒了很多酒,发出浓烈的酒气,头上方放了一把椅子,几个人在上面打扑克,脚就踩在我身上。

九、扒光衣服浸水桶窒息窒息灌水,并围攻殴打用刷子刷我。

十、灌辣椒水

用绳子把四肢及身体绑在一个沙发上固定,不许动,往嘴里灌辣椒水。再把沙发翻转过来,使头部朝下,不断的往鼻子。眼睛灌辣椒水,如此不断重复。

十一、揪耳朵

十二、揪头发

1、经常动不动就一把揪住头发,头发大把大把的揪掉。
2、一个人站在高处,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提起来,拔高拔低左右摇晃,身边站一圈人,一放下我的时候,他们就不断的推搡我,一个劲的用针扎我。

十三、拔头发

把头发一撮一撮的狠劲拔下来,露出一块一块光滑的头皮。

十四、用针扎

被扎的最多的是双手、双腿和背部,身上常常被扎的血淋淋的,布满针孔。

十五、用烟斗狠劲的敲打头部。

往往一烟斗敲打下去,马上肿起一个大包,常常被打的几乎昏死过去,被一把拎起来,接着打,整个头部被打的都变形了。

十六、抹芥辣

把绿色的日本芥辣抹在双眼、鼻孔里、嘴唇上。

十七、开批斗会

十八、裹棉被

在夏天最炎热的时候,把门窗全部关上,用两床厚厚的棉被把我全身裹起来,只露出头部,再用绳子把全身紧紧扎起来,就像扎粽子一样,把我丢在床上。一会儿身上就被汗水全身湿透了,不给喝水、不给吃饭、不给上厕所。后来给我喝水吃东西,用它们的话说让我多喝点多吃点,好多拉点在被子里。在这个过程当中,它们还不断的
1、用针扎我双脚,把被子撕开一点,露出双脚扎完后再把棉被裹好;
2、把我推到床边,头部悬空向下垂着;
3、往鼻子、眼睛灌辣椒水;
4、用烟斗敲打头部。
持续50个小时,当我被放下来的时候,全身长满了红色的斑斑点点,密密麻麻的。

十九、把我的头部往墙上撞;把虫子塞进嘴巴;拿起开水瓶打开盖子往我手上淋等等。

二十、经常用恶毒、下流的语言侮辱、谩骂、恐吓,进行人身攻击、人身侮辱。

二十一、关禁闭,并捏造一些子虚乌有的罪名刑讯逼供,狂嚣着要把我送监狱关七年,并叫嚣着要把家人抓去坐牢,说什么要整我的家人太容易了。

在天河洗脑班所遭受的折磨

2002年8月21日由黄埔洗脑班转送至白云洗脑班,约四个月。在2002年12月13日转送至天河洗脑班,在天河洗脑班受到的虐待有以下几个方面:

1、禁闭或关押;
2、剥夺睡眠、严刑拷打中不分昼夜都不许睡觉,连续十多天不让睡觉,其中偶尔允许打个盹;
3、不许洗澡、不许上厕所;
4、殴打;强行灌食;
5、罚站;
6、用冷水喷;
7、用牙签扎手指、脚趾;
8、用布条把我双腿折叠起来按双盘绑紧,双手用布条反绑背后,长时间不松绑。
9、用重手法摁穴位;在身上乱掐。

2003年9月再次被绑架到广州市洗脑班

我于2003年8月下旬正念闯出洗脑班。2003年9月21日,在家的楼下被610、派出所、街道及居委联合绑架后被送入广州市洗脑班。不法人员为了逼我写不炼法轮功,对我严刑拷打。我受到的虐待有以下几个方面:

1、用白花油涂眼睛;
2、使劲在我身上又揪又捏,用利器扎脖子;
3、强迫在地上大小便。整天浸坐在尿液当中,每隔半小时就灌我一大杯水,即使是生理期也不例外;
4、在正午的阳光下曝晒;
5、注射不明药物,用它们的话讲让我不痴也傻;
6、强行灌食,每隔2个小时灌一次,一般一次一饭盒粥。一天要灌七次,用它们的话叫填鸭;
7、强迫我在房间拉屎尿,给我偷拍照。

以下是各洗脑班参与迫害我的恶人名单:

黄埔洗脑班:王友成 谭主任 邱朝华 王建滨 小余 詹×× 黄玉娣 阿菊
荔湾区 :余若兰 郭伟初 吴科长
天河区:刘玉华 黎华键 张丽芳 任维杰 徐绍祺 田平 陈长毅
广州市洗脑班:政委李雪珍 部长赖剑峰 翟永平 保安队长刘丹红 副队长陈金枝 姜红 黄金霞 温雅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