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恶警对我的迫害

更新: 2017年03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4日】我曾身患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骨质疏松、肩周炎、妇科病等顽症,全身关节不同程度变形,肌肉萎缩,生活已经不能自理。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身体逐渐好转,能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既免去我去医院治疗和昂贵的医药负担,又解除了我多年来肉体上用语言都无法形容的疼痛。这些我的亲人、邻居、炼功点的同修有目共睹。

而邪恶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明知法轮大法是使人身体健康,品德高尚的高德大法,却开动它们所操纵的一切舆论工具,铺天盖地的诽谤、诬陷、造谣、栽赃伟大的法轮大法创始人。镇压迫害大法修炼者。二千年十月一日我和女儿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到戒毒所,被敲诈勒索几千元钱。元旦前和同修绝食放回家。

二千零一年五月因张贴法轮大法好和其它资料被抓送到教养院。不久因炼功被恶警妇女队大队长韩建旻亲自指挥动手将我送到二楼“小号”笼子里迫害。那是二千零一年春节初一下午,被野蛮灌食,灌了很多来历不明的药,一妇女恶护士,灌后不拔管,有时故意将插到鼻子里的管子往里狠撞。在韩建敏、副大队长万雅琳指使下,那些因盗窃、吸毒、卖淫、打架而被劳教的刑事犯,没有人性、凶残的打手,对我实施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她们用木方、大刷子把、拖布把打我,我的左脚骨被打凸起,流了很多血,棉袜被打烂,右脚大指被打坏,脚趾甲几个月后才退掉,将我用布条呈大字勒在笼子栏杆上,把我双手各带一把小型手铐,用布条把双手和另一只脚分吊在笼子的最高处。把我双手铐在一起,再用白布条把双手、双脚紧紧勒在笼子的最下面,双手在外面地上,双脚在里面,四脚呈紫色,把我双手铐在只有几块子的铁床角铁上,两腿、脚分开勒在角铁上……等等。

灌食时,恶徒给兑了大量来历不明的药,不管我嗓子鼻子流血,反而把插到鼻子里的管子故意来回拉动往胃里撞。我停止绝食,也在我的饭里下药,一刑事犯开始不承认,后来承认说是降压药。一再说明她没有打我。由刑事犯日夜轮流监视我,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漱、不准睡觉。由于我学法不深,没有用正念除恶,被邪恶钻了空子。可能是二千零二年五、六月份,我在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写了向邪恶妥协的字据。后来恶警杨申申、刘玉婵叫我去办公室,假意关心我,又问我眼睛是鼓眼,再叫我签字,我拿到手里一撕两半,二恶警同时用皮鞋尖踢我前腿,杨申申又抓住我右手,用笔尖扎我虎口,直至流血笔断了,才把我弄到她们洗漱房间,把血洗干净送回监室。又过了些天,刑事犯李晶叫我到观察室,她突然从我后面抱住我的双臂,另一个犯人抓住我的手盖了手印,过后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监狱里,酷刑折磨使我的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肉体留下至今还没有长好的伤疤和痕迹,这我的亲人们看到后流泪。这些没有什么值得悲哀的,可是一想到那向邪恶妥协的字据,我就痛苦流泪,悔恨万分。通过学习《转法轮》和师尊的新经文,使我认识到我有很多很强的执著心没有放下,影响自己提高。也充分认识到坏人采取卑鄙的手段盖了手印,为什么不采取行动,抵制邪恶的这种迫害,只是无奈。这也是在向邪恶妥协。师尊在“大法坚不可摧”的经文是这样明示:“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

为此,我要严正声明:我在监狱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正法路上,我要以不同方式揭露江氏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及帮凶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紧随师尊在救度世人、在回归路上勇猛精進。

杨明 2004年9月3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