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5日】1、在2004年7月19日大法学员刘晓曼一直抵制迫害,从劳教所堂堂正正走出,她5月2日到期,因不上课,不做操,不劳动(以前干的活也算加期了),不填解教票子,恶警不放人,在7月18日管教王晶告诉明天让她回家,可是管教张桂梅出席全国帮教会,据听说到全国其他劳教所做工作,来所上班后还是让填票子签名,刘晓曼还是不写。正赶上劳教所把房子租给语平公司,三个大队搬生产房屋倒房子时,刘晓曼用正念就走了,现劳教所紧张。

2、2004年7月2日省党校进修班70多人来劳教所送温暖送书,还有两部电脑,在会议开始后,一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学员大声说:“法轮大法好!你们说假话!”警察管教乱了手脚,几人急忙把那学员带出会场,然后又有一名四大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几个管教带出会场,带回大队后给绑在死人床上,封管教、刘志伟管教把她的手扣在死人床上,脚用绑包用的塑料绳绑上,电棍电。这名大法学员叫宋喜玉,从2003年11月5日入所后,绝食3个多月,每天都是手铐扣在铁床上睡觉,被迫害得精神不太好了。因为喊,邪悟的吴运华用宽塑料胶带把嘴给她封上,白天把手背身后绑铁床上,每当宋喜玉喊,有的管教说,烦死了,闹心,总是不让她去饭堂吃饭,带所外看,听有的管教说是精神分裂症,可不放人。

3、2004年6月16日,大法学员古金芬因不去上课,被张淑华,王珠峰,王晶连拉带脚踢,弄到管教室用电棍电,身上被电伤了,她19次被用电棍电,7月到期,但不知是否被释放。

4、大法学员耿连弟被电11次,吊2天,20多天不让睡觉,经常被王晶用脚踢,6月15日回家了。

5、大法学员王玉香,2004年7月6日被电。王玉香在劳教所合并队时,由2小队刘志伟管教带。刘志伟总是烦别的大法学员跟她讲别电人,因王玉香跟她讲我们修炼没错,就急了,在7月29日,30日叫王玉香出管教室,用页子板打脸,都肿了,上床睡觉都很费力气,刘志伟让邪悟的张秀娥看管,并说不参加劳动不行,不达到目地不罢休。

6、大法学员杜洪芳,吉林市学员。她被迫害多次,99年被抓,劳教1年,因不决裂,加期一年,回家后于2002年6月18日再次被抓,这次是两年,到期后,因不决裂,不写证(什么所谓的不串联,不违犯国家法律),所以恶警不放。她做得很好,就是不写,管教大队长没办法,在刘晓曼正念走出劳教所这件事对邪恶震慑很大,多押40天后,没通知家里,告诉杜洪芳说家没人,27日吃午饭时又告诉杜洪芳:给你嫂子打通电话了,明天接你,可是这伙邪恶之徒们是用劳教所车送的(用劳教所车送就不知道送哪去了),我们在6楼厕所亲眼看到刘志伟送到车那,刘转身回队,3天后说不知道610接杜洪芳回家没有,这是他们骗人的惯用手法,她们还利用犯人,用减期做诱饵,告诉她们减期10天、20天,可到头来却没有。在这种骗局下,犯人觉得法轮功人都很好,劝我们:“让干啥就干啥,何必被电,受罪不值”。我们告诉她们修炼难,但必须按真善忍做人,否则不是真修,她们也越来越理解我们大法学员不一样了。有比较好的犯人开始帮助我们了。

恶警恶行

1、张淑华管教特别狠,不管那个管教电大法学员她都帮忙,现在已经遭报住院手术,都是电完大法学员不到几天就病了。张淑华在每次吃饭前后都让大法学员齐步走,向左右看,因有大法学员不配合,她就用手打大法学员耳光,当即四、五弟子被打。她骂大法学员不要脸,用鞭子抽。

2、刘志伟跟封管教电宋喜玉,把她绑在死人床上。迫害大法学员终于遭了恶报,母亲第二天病了,她要去看护不能上班,母亲一月之内去世了,现在她仍然不理智,还电大法学员。王玉香告诉她也听不进,她就是说大法不好。

3、大队长关薇父母去世了一人,四大队所有管教都不同程度有病。

4、王珠峰上班刚一年,总是骂人,体罚大法学员,不让学员睡觉,出题写文章,她管理的小队里劫持的大法学员被迫害得最严重,在极度紧张下有的学员抽了,倒地上,大法学员周艳华腿走路非常困难,身体消瘦,三个月了,8月中旬到期。

部份管教的警号:

张桂梅 2200305
徐艳 2200307
封管教 2200311
王晶 2200308
李晓华 2200305

有些管教不带警号,只是有一次检查来人,她们才带了,这些人都很不好。

长春黑嘴子四大队过去更多为盗版书打页子,中央从今年开始不许出版盗版或黑书,抓整治,可她们为挣钱还干,给一个个人做佛教书,一大车,这批活干了3个多月。还做过毕加索,梵高等5本故事书,还曾经做过医书、其它书,她们还给一个酒店帮忙,把一张8开纸印4个号的账页,还有4个号空着,让我们给补上同号,可偷税2-6次,这些生意都是执法犯法。

劳教所接待室合餐只4个菜,量也很少,却要60元,大队跟合餐室还搞登记提成,早晚值班餐她们不花钱,用餐的粮食有时从劳教人扣(不许这样占用,有规定)。

劳教所用过去大法学员买的衣服在赚钱,解教了,衣服留下,后来的大法学员每人等走时扣10元钱衣板金,拖鞋,暖瓶,凳子都是大法学员买的,她们心太黑了。

搞作假登记,每天没有午睡,却让管生产的劳教人员签每天2小时午睡,为其它参观用。

省政法委,市妇联,劳教所举办了好主妇培训班,家政理发,美容,插花等一些班,有的只上一次课,可又没讲什么,但还搞什么考试等名堂,照像给参观看的,挂画廊板,第一批106名等等,要参加班的交50元,办证减10天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