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疾病的幸福健康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8日】最近一位阔别多年的老同学带着他的儿子到我们这里办理入学注册手续,因而得以和老同学见面。叙旧之后,我便请他共进午餐,可怎么也留不住他。他说自己晕车,想立即回家。我便向他了解晕车的历史。他说以前乘车只是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后来身体健康状况变差,晕车也就变得严重了。

我说:“如何变差的?”他说:“那是由于吃药过量的缘故。”
我便继续追问:“为什么吃那么多的药呢?”
“那是在我三十岁的时候,咱家建房子时不小心让石头砸到脚上,骨头都碎了。从那时起,便不停地吃药,一直吃了三年,身体也就变得越来越差了。”

望着老同学苍白的脸孔,我不禁想起了世人对药物的态度,一般人都知道药是不能当饭吃的,可是在生病的时候又不得不吃药。为了好病,有些人便不停地吃药,在这个过程中,药物中的毒素也在身体里越积越多,身体状况也就越来越差。

送老同学回家后,我不禁想起了自己选择健康的过程。

从大学年代开始,我就很重视体育锻炼。我坚持每天锻炼一个多钟头。曾经和同学一起打球,参加各种体育活动。后来我觉得登山更加适合,便在下午四点多前去登山。登山以后,头脑非常清晰,工作、学习的效率提高了。可是仍然不能远离疾病的困扰。嘴唇、舌尖生疱,牙酸、牙痛等症状大约每半个月一次,持续时间五至十天。每过半年便有一次大型的感冒,感冒以后便是咳嗽,咳嗽持续的时间则要长得多,一般是十天左右,有时甚至超过二十天。在咳嗽期间,我常常睡眠不足,每当我睡着的时候,便隐隐约约觉得有一股痰在喉咙涌动,接下来就是咳嗽,吐痰,这样折腾一阵以后才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后便显得没精打采。

那时,我常常想,如果能够使我远离这些疾病的困扰,那该是多么幸福啊!

大学毕业后我当了一名中学教师,我最怕的是咳嗽。因为咳嗽持续的时间最长,我不能请长假,所以一学期中常常有一段时间不得不带病上课。在上课时,往往觉得喉咙被痰噎住了,再也说不出话来了,我只好停止上课,走到外面吐痰。我急于找到一名医生,能够根治感冒后期的咳嗽。我仿佛记得家乡卫生院的医生很能治我的这种病,可是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不知现在又是怎么样。我抱着试一试的心理,乘几十公里的车回到了家乡的卫生院,迎面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医生,正在给一位中年妇女诊病。我从他的言谈、举止断定这就是我要找的医生,他一定能够治我的病。果然,他给我开了几剂中药,回来后煎着吃后病症便消失了。这样便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我再也没有发生咳嗽。后来每逢感冒后期引起咳嗽时,我总要乘几十公里的车回家乡的卫生院治病,有一次,刚好医生回家休息了,我又向人们打听医生的住址,找到正在家里休息的医生,让他诊病、开药以后才乘车回到学校。

到了一九九五年,我又照常发生了一场感冒,同样让家乡卫生院的医生治疗,以往医生给我开一次药就能够好的病,这次却好不了啦,咳嗽依然持续着,我只好又去了一次家乡的卫生院,请求医生加大药量。这一回是既打针又吃药,一段时间以后,咳嗽才慢慢消失。也就在这一年,我隐隐约约地感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有时在上课的时候突然产生了一种耳聋的感觉,甚至连自己说的话也听不清楚了。到了九六上半年,这种症状似乎是越来越严重了。在放暑假的时候,我向学校领导提出休养一个学期的请求。请假获得了批准,我准备在家里养一个学期的病,可后来由于学校教师紧缺,我只是休息一个月的时间又返回教坛了。不过工作负担减轻了,原来我是教两个班的,现在只教一个班。我有了比较多的空余时间,这时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不能完全把自己的身体交给药物。我应该寻找一种好的健身方法。

九七年春节后的一天,父亲对我说:“咱家附近的公园有很多人在炼法轮功,他们每天都在那里闭目打坐。”这简简单单的话语引起了我莫大的兴趣,我决定到那里看一看。就在紧接着的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找到了法轮功的炼功点。当我在看介绍法轮功的布幅和学员的炼功时,一位老姨走了过来,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并递给我一张法轮功的简介。不久,炼功结束了,学员们和我热情的交谈,告知我学法的地点,当晚我就参加了炼功点的集体学法活动。我从辅导员那里请来一本《转法轮》,因资料紧缺,我不能买到教功的书,辅导员把仅剩下的一本借给我。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如饥似渴的读着《转法轮》,同时又按照教功小册子的图解自学法轮功。又一个星期天到来了,我终于到炼功点上让老学员教我炼习动作。炼完功回来以后,我就体验到《转法轮》中所说的净化身体的状态,只觉得积聚在肠胃中的所有污秽都被清理出来了,身体特别轻松,饭量大增。

“大道至简至易。从宏观上看,法轮大法的动作很少,但他所炼的东西很多很全面,控制着身体的各个方面,控制着要出的很多东西。五套功法全教给修炼者。一上来就把修炼者身上能量淤塞的地方打通,大量吸收宇宙的能量,在极短的时间内排除体内的废弃物质,净化身体,提高层次,加持神通,進入净白体状态。这五套功法远远的超出了一般的通脉法或大小周天,他为修炼者提供了最方便、最快、最好的、也是最难得的修炼法门。”(《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

以后每个星期天的早晨,我都参加了炼功点的集体炼功,晚上参加集体学法。九七年就这样过去了,在我的人生中是没有感冒咳嗽的第一年,这一年我也没有一般修炼者会出现的消业状态。直到九八年这种状态才出现,我知道这是炼功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并不是病。我正念对待,消业的状态只持续几天的时间就过去了。以后又有几次消业的状态,我都能够正念对待,很快就过了关,完全没有影响正常工作和休息。

九九年七月,面对着铺天盖地的邪恶的谣言,我坚定自己的信念,没有一天停止学法、炼功。在这段时间,大法的神奇也在我身上体现出来。我为了向人们说明大法的神奇,便介绍我刚炼功时所出现的净化身体的状态,第二天便出现了净化身体的状态。我在三个不同的场合讲述,都有同样的状态出现。从那时起直到现在,我天天坚持学法、炼功,一年中只是偶尔有一两次身体感到不舒服,或者流一点鼻涕,或者有一点咳嗽,三四天以后也就恢复过来了,没有影响到我的工作和休息。在最近的一次同学聚会上,有一位老同学(科级干部)指着我对所有的老同学说,这里最健康的人就是我,只要看脸色就知道了。

从九七年到现在,我从没有看过医生,没有吃过一点药,天天能够正常工作,教两个班,从没有向学校请假,连续保持全勤。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健康的时期,我深深的感受到大法给我带来的幸福。

我只是千千万万个法轮功的修炼者中的最普通的一员。我亲眼看到的周围的许多老年同修都能够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的叔父已经七十多岁了,九八年单位组织了一次体质检查,被医生诊断出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就在这一年他走上修炼的路,三年后单位又组织了一次体质检查,医生检查后惊奇地发现,他的心脏比青年人还要好,身体各个器官功能也都很好。面对着铺天盖地的谎言,他也没有动摇,每天凌晨四点多就起床炼功,炼完功以后就打扫卫生,把住宅楼的楼梯打扫得一干二净,可有的人还没有起床呢。

我的儿子正在上小学,他还未能象大法小弟子那样自觉地学法、炼功,我只是带他炼第一套功法,每天只用十分钟的时间,也能使他的身体保持健康的状态。暑假期间亲戚的儿子到我家里来住,我也带他炼第一套功法,每天用十分钟的时间,这个小孩在家里经常头疼,可是在我家里住的这段时间却一直处于健康状态。

最近出版的明慧丛书《绝处逢生》就介绍许多这方面的事例,翻开这本书,我们可以看到各种人罹患顽疾和绝症的悲凉故事。他们因各种因缘际遇修炼法轮功之后,都得以绝处逢生,开始了身心健康的修炼生涯。诚如编者所言:“这些故事仅仅是沧海一粟,因为在当前中国大陆的迫害运动尚未结束的情况下,很多修炼者暂时还无法将他们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发表供更多的人借鉴。”

每当我看到人们受到疾病的困扰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人们能够走上修炼之路啊,可惜有不少人只是擦肩而过,有的人只是将信将疑,有的人则害怕受到迫害而在门外徘徊。这些人中包括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我常常想,难道你们就不能试一试吗?幸福就在眼前,为什么要错过呢?

可惜当今的中国,有许许多多的人由于受到谎言的蒙蔽,他们无缘体验到这种幸福。我写出自己的这段经历,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美好的明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