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时刻沐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1日】我是农村人,男,63岁,现将自己几年来,围绕师尊赋予的三件大事的实践,向伟大慈悲的师父作个汇报,与广大同修进行交流,不当之处敬请纠正。

我于1998年有缘修炼法轮大法。在此之前,我个性脾气急躁,身体瘦弱多病,曾患过急性黄胆性肝炎,后转为“迁移性”的慢性肝炎、灰指甲病和多种暗疾,易感冒,常服药,生活在痛苦忧愁中。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经过几个月的学法修炼,上述多种病症消失了。七年来,我没进一次医院,没吃一粒药,走路一身轻,且心胸开阔、乐观,身心都得到了很大的升华和改善,真是无法感谢伟大的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

在1999年7月20日,邪恶的旧势力铺天盖地的压下来,江氏流氓集团诽谤师父,迫害大法,残酷镇压大法弟子。刚开始时,我有执著心和怕心,没有做好,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自感愧疚。但是伟大慈悲的师尊没有抛弃我,在我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做赋予的三件事中,一直看护我,保护我。

例一:在2001年8月中旬的一天晚上11点,我到邻近三个村贴不干胶大法标语和发大法真象材料时,碰到蹲坑的两个男人,他们用手电筒照射在我身上,晃了几下,我大大方方走过去了,走到两村交界处的桥上,又碰上了两个蹲坑的人,他们双手紧握着约五尺长的大棒,站在桥头那边等。因为我以前曾在桥上放过、贴过几次大法的真象资料和标语,可是这一次,我走到桥头跟前,突然改变计划不在桥头上贴放资料。我与恶人面对面的擦身而过,安然离开。那晚我贴放完所有的不干胶和真象资料后,顺利回家。我悟到:这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呵护我,点化我,我才临时改变计划,使我有惊无险。

例二:2002年7月16日上午10点钟,县610恶警甘世涛等三人开警车到我村,由村干部××把恶警带到我家抄家。他们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搜去了一本宝书《转法轮》和一篇新经文。尔后两名恶警将我绑架上了警车,拖到县城宾馆,他们私设公堂,把我双手铐在椅上,要我弓腰站着,三个恶警轮番审我,逼我,恐吓我。我不理他们,一个恶警脱下自己的皮鞋猛打我的头部、脸部、颈部,他们逼我说出某人交给我的大法真象材料的去向。我一概不回答。恶警发淫威,拍桌子、咆哮,我心里坦然不动,没有怕心,心中求师父保护我,并一直发正念,反复背法。下午六点,恶警们从我口里什么也没得到,这时他们像疯了样,坐卧不安,跑进跑出不断恐吓。但是我正念足,大脑清醒、理智,就是不跟他们讲一句话,过了一会儿,恶警甘世涛把所谓的审讯记录和钢笔送到我手里,要求我看后签名。我既没看也没签名,他们拿我没办法,就这样在洪大慈悲的师尊呵护下,放我回家了。

例三:由于我送经文和大法资料给同修,被恶人举报,于2002年11月1日晚上10点钟,办事处恶人李某某带领本镇派出所干警来抓我,警车一直开到我家门口,他们一下车就气势汹汹大吼大叫要求我开门。我保持沉默,不理他们一直发正念。不知来了多少人,反正有人大喊大叫,有人撬窗户,有人撞大门,气势十分嚣张,眼看大门快撞开了,我面对邪恶临危不惧,为了避免损失,我拿起衣服,赤着脚,打开后门,这时他们就把大门撞开了,相隔一步之遥。 这是邪恶之徒第二次抄我的家,它们比土匪凶狠十分,在我家楼上、楼下、每个角落不落的大搜查。在师尊呵护下,我在恶人眼皮底下,赤着脚从屋后荆棘棚上踏过去。

我当晚十二点钟到了一个亲戚家住了两天,就呆不住了,江氏流氓集团邪恶至极,株连九族,连亲戚朋友也不放过,恶警跟踪追捕,到亲戚家搜查。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转移到一座大山间最偏僻的地方的一间旧茅草棚里。在当时的电视的欺骗宣传下,真是毒害了众多的众生,茅草棚住着爷爷李××,奶奶张某也中毒很深,我是11月4日晚7点钟去的,我向他们在茅草棚借一宿,他拒绝,害怕牵连自己。后来我慢慢的向他们 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后,才高兴表示愿意帮助我,在那里住了18天。

到22日,我辞别了茅草棚主人张奶奶。随身带有一部分大法真象的资料、画片、不干胶标语边走边发。刚走进某村,发放了一处画和资料就被蹲坑的恶人发现了,他们对我进行四面围追,步步紧逼。我刚走到近一个池塘角的地方,两个恶人打着手电筒,从那边塘角直往我方向走来,一个恶人对另一个说:大路那边有狗叫,有摩托车,小路径上有蹲坑的。这时我只好调头,不走大路,也不走小路,从农田埂岸上走。在黑夜里,路径不熟悉,雨后天晴,长长的垅田畈,长长的渠道沟,满沟积水一米来深,我跌倒渠道沟两次,衣服湿透了,爬起来继续前进。走到山坡小路上,没走几步远,跌倒一次又一次,一连摔倒三四次,摔得头昏脑胀,眼花,最后一次摔在地上,人就昏了,爬不起来了,怎么办?恶人从四面围追上来了,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求师父保护我,我在地上挣扎半天,用双手尽力支撑才慢慢站起来。因为我的右腿、脚肚子处,象用钢刀割断了筋骨,折断了,不然为什么这般疼痛啊,再也不能前进了。我只好慢走加双手爬行,爬到一个杉树林里,休息了半天。

我想:现在走不动了,在这树林里坐一夜,到明天白天被人发现了怎么办?提包的衣服也带不动了,只好撂在树林里,在黑夜里,我慢步往前走,有时痛得很了,就双手爬行,爬到了我原来就认识的熟人的房屋后面,有橘子树,有菜园,我从围菜园的篱笆钻进去,约休息半个小时后,我发现巡逻的恶人向我走来,因为他打着手电灯。我在暗处就稍稍往菜园边一步一步的移动,突然间,我从菜园边的岸上一下子掉下去了,正好掉在备战洞口,洞口前面有棵橘子树,当时想,这是伟大慈悲的师尊把我引到洞口来的,恶人不管怎么找,也找不到我了。我在洞口坐了一夜,不停的发正念,求救师父保护我。到第二天早上7点,户主打开了后门,这时我往头上一摸,发现头上的一大块泥巴掉下来了,原来昨晚上,我是倒栽跌倒渠道沟里去的,不然头上哪有泥巴呢?当时我就进了屋,由于熟人,就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象。这户人家很善良,三次到树林里帮助我找回了提包,才以湿换干。主妇帮助我送信给我的亲戚,开摩托车来把我接走了,还在他家吃了早饭。这样在伟大慈悲的师尊呵护下,我完全脱险了。由于多次摔跌我的右腿从膝盖以下至脚掌心全成黑紫色,肿得很粗很痛,但20天后自好。

我从2002年11月1日起到今天,有家不能归,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因为负责此事的主要负责人助纣为虐,支持派出所恶警,点名叫嚣,某人就回家就要抓,而且恶警常去我家骚扰。

这次学习了师父发表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新经文“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我深深体会到,这是伟大慈悲的师尊给予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一次万古不逢的、救度世人、提高自己、树立威德的机缘,时间非常紧迫,我要抓紧时间,按照师尊的教诲,头脑清醒、理智的做好三件事,决不辜负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