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可喜的得法二年

更新: 2017年03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一月一日】我是台湾的一位英文教师,是大法弟子们在证实法中,所救度的众生之一:得法两年的台北大法弟子。在此报告这两年来的修炼心得,总结经验,与诸位同修们交流。

刚得法时,我在一个月内就一口气看完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像是在很短的时间中走过自九二年师尊传法以来一场又一场的法会,我仿佛也置身在听众之中,沐浴在法光之中,有时感动,有时震撼,有时因师父的幽默而会心一笑!师父在后期讲法中常称赞大法弟子伟大,我读了很欢喜,但转念又想:师父又不是在说我!

我深深觉得我错过大法洪传的十年,回顾自己过去的十年,什么也不是,但人世间已有一亿人在修炼宇宙大法,向高层次上迈進。我心里发愿一定要好好把握未来的十年。得法前,我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不知什么是感动,对于人世间的一切,似乎都麻痹了,也许是男生的缘故吧,即使人生遭受很大的挫折,也不曾哭过,不曾流泪。得法后,我却常常读法到感动得流泪,后来读明慧的迫害文章,也常感动的哭泣。仿佛自己的感情变得很脆弱,仿佛我这一生的眼泪都在得法的三个月里流完了。当时也想这可能只是得法初期的现象,但是,这种情形竟一直持续到二年后的现在。读着白纸黑字的师父讲法,仍然常常因深深的触动而泪流不止。这回在纽约法会聆听师父讲法,也是数度落泪。其实我也明白,这是大法改变了我的心态,不再是过去的铁石心肠了!

我没有开天目,但我能些微体验到什么是宇宙正法,因为我亲身感受到师父将我“变异”的身心“正”过一遍。我就是那种《转法轮》中所指因种种原因把自己身心搞得很乱、甚至不能再修炼的人。得法后,我明确的感受到又可以重新走上修炼的路了。我明白若不是有大法力的师父,是很难把我的身心再调整至能够修炼的状态,而且不会再有進進退退的现象,因为修好的部分,马上就被师父隔开了,因为修好的神的部分是不能干着常人的事情。

因为还年轻,没有什么大病,身体的受益比较不明显,但心灵上的获益就太大了。过去常会陷于沮丧、挫折的情绪当中,掉進得失、懊悔、感伤、难过、痛苦的心态是常有的事。但这两年来,真的不知什么是难过、痛苦,尽管有不顺心的矛盾,但心态上是稳定的维持在一定的水平以上,不再像过去一样起起伏伏。

我知道这种心态已经是很难能可贵了,这确实是慈悲的师父从微观上把我调整过来、提升上来,确切的说是从地狱里把我救度到神的状态,因此许多常人的情绪已不能再干扰我了。我也认识到为什么大法修炼不分先后,因为在微观上师父为每位大法弟子所做的,都是符合标准的,都是最完美的,这已不是任何一位弟子自己能够做到的。

在人的表面意识上,我就是悟到“当人不是目地”,很多人生中的得失与不顺遂,也就没啥好烦恼了。我就依照师父的教导:“向内找”、“看淡一切”,凡是心性上有不愉快、不舒服之处,就特别去“看淡”这件事情,关键就是自己怎么去认识问题,认识对了、提高了,确实就会感觉到云淡风轻,“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任何人生中的大风大浪,事过境迁,其实什么也不是。我就这么轻易的从常人的追求与常人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得失荣辱中走了出来。

《洪吟》上说:“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广度众生》)、“何为人?情欲满身。何为神?人心无存。”(《人觉之分》)修炼就是舍去常人心的过程。刚得法时,对常人心的认识,就是名利情。逐渐的,发现兴趣爱好也是一种常人心,透过学法修炼,几乎也很自然的褪去了以前的兴趣与爱好。最近一个时期更体会到原来常人心表现在方方面面,其实生活中许许多多的人事物的对待,如果都是按照过去在常人中所形成的观念作法,那么都是常人心的表现。在生活中的一思一念与各种心理反应,我已能分辨出是常人心在起作用,还是本性的一面起的作用,这是我过去无法察觉到的。当察觉到之后,就抑制人的一面,而以本性的一面来面对,以修炼人神的一面来认识所面对的问题。在不断的学法交流中,正念就在不断的加强。

十五年前念研究所时,研究过历史哲学,从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到奥古斯丁的基督教历史哲学,从康德、黑格尔、马克斯、乃至儒家、易经、佛教的历史哲学都钻研过,但我很明白这些都是思维构建或是文学描述的人为理论,人在历史长河中仍然是渺小茫然的,所谓“生命的意义在创造宇宙继起之生命,生活的目地在增進人类全体之生活”,不正像极了是人类自我安慰、自我催眠的八股语句吗?!而在佛教释迦牟尼的系统中,人的历史只是六道轮回的一个环节,就是因果相续的虚妄幻境,没啥意义可言,出离三界才是真实的意义。然而,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将人类历史的盖儿掀开,透露了许多连神都不知道的宇宙天机,带给我的震撼真的是太大了。原来人类的历史乃至三界是为正法而安排的,从旧宇宙过渡到新宇宙,这是多么伟大壮阔的宇宙工程啊!真是不得了的事情啊!这么伟大的事情竟然被我碰上了,多么幸运啊!反过来说,差点儿就错过了这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宇宙正法,真是冒了一身冷汗啊!

从此以后,我就全身心的投入法轮功的修炼行列,学习做一名大法弟子。从得法开始,二年来我一直很重视并珍惜得法机缘。自己常常感叹:既然是千万年的等待,好不容易结上缘,却怎么就快结束了呢?二年来,仿佛每个明天都可能是法正人间的到来,我迫切的追着时间跑,唯恐不能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我在心里跟师父说:“虽然不应该执著时间,但我多么期盼是第一批圆满的弟子,请师父安排我的修炼道路。”就这样,我有幸在台北─这个大法弟子云集、大法活动频繁的地区展开我的大法修炼路程。

2003年六月又有机会到纽约两个月,亲身体验海外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尤其纽约聚集了来自全世界的大法菁英,对我的提升真是帮助很大。因为得法晚,像是挂车尾,我仿佛一直在拼命的补修学分,期望能尽快跟上来。心里真的是很佩服也很羡慕那些全程参与正法進程的大法弟子。从2003年六月第一次到芝加哥参加海外法会,之后每一场美国法会我几乎都参加了,所以尽管得法才二年,到今年的D.C法会,我已经亲聆师尊讲法八次,加上这次纽约法会,正好是九次,仿佛是参加了师父亲授的正法修炼的“九天班”!回想这二年来,真的是一段可喜的日子啊!

师父在2003年纽约法会上说:“一个人他想在现在走入大法是很困难的,除非其非常坚定。比如有些人学了功了,你要让他马上当大法弟子、進来你带着他们做一些证实法的事,旧势力会干扰。而且旧势力有一个很强的借口,就说“时间来不及了,他表现的心也没有那么强”,就是说他想当大法弟子的心也没有那么强,所以很难進来。你叫他象大法弟子一样做大法的事呢,那旧势力就要干扰,是这么一个情况。”我就是那种非常坚定、有很强烈的心想当大法弟子的新学员。我也发觉:有很多干扰在阻挠我证实法、讲清真象,但我就是坚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这件事不让我做,我就做另外一件事。二年多来有很多障碍要让我退下来,不让我当大法弟子,但我都没有让旧势力得逞!

二年中,我参与过大法网站、电视、广播、报纸的工作,一次一次的参加大法游行,在芝加哥、在华盛顿、纽约、波士顿、洛杉矶、香港、高雄。在每一次的大游行中,我都有置身于正法洪势中的体会,也有着“主掌天地正人道”的责任感。从只是队伍中走路的一员,随着师父的安排,到拿大横幅、举龙马旗、推花圈车、敲大腰鼓,就这样我一步一脚印的走進大法弟子群中,深深的以身为一颗大法粒子为荣,以身为一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为骄傲!短短二年间,我已参加了二次台北法会、二次芝加哥法会、二次D.C.法会、二次纽约法会。当2003见证片出来的时候,我惊喜的发现:里头有许多的活动我都曾经参与过!

在2003年新年期间我一封一封亲笔写贺卡给我的故旧好友,告诉他们我像是中了“宇宙万年大乐透”!他们中有许多就开始想了解到底“法轮功”是什么。我经常告诉常人朋友,我终于找到了一位伟大的师父,能够让我托付一生、甚至生生世世的大觉者,我这辈子有李洪志先生教导我,我已经是觉得“夫复何求”了!我还有什么好再求的呢?我把我的一生、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交给师父了!朋友们很难理解何以能够义无反顾的投入一个新兴的气功团体、相信一位人相俱全的气功师父,我却从未感觉到内心这么安稳过,这么踏实过,而且还是在人生很艰难的情况下。年轻时“上成佛道、下化众生”的梦想,终于成为可以实现的洪愿,而且还是自己的史前大愿!

我告诉朋友还有学生们,其实我对找修炼师父是很挑剔的,但法轮大法所给予的,远远超过我的期望值!我还能再东挑西选、左顾右盼吗?因为我确信宇宙中只有大法师父能够为我生命的圆满与永远负责啊!对于新学员而言,师父在2003年纽约法会解法上说:“你修炼的那段过程和你证实法的这段过程是溶在一起了,要你撵上来嘛,所以个人修炼是伴随着做证实法同时進行的。”我在芝加哥中领馆深夜凌晨发正念,心里百感交集,有着很深的感受,对于正法这件事情,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我在纽约中领馆前发正念,第一次感受到我要清除的对象是如此的一个庞然大物,而表现的狂风大作、冷气飕飕。我在华盛顿中使馆前的小天安门广场前发正念,亲身感受到当九九年镇压开始时,海外弟子所走过的维护大法的艰难历程。这些都是在台湾的修炼环境中所体验不到的。

七年前曾在桂林买个小物业,得法后就想一定要把资金撤出来,即使赔本也在所不惜。2003年八月下旬,我只身進入中国大陆,过程中也是胆战心惊,每一次过海关都是一次考验。在桂林时,就是在室内炼功,也会担心是否会有人听见炼功音乐,窗外是否有人看到,我亲身体验到大陆那个环境的险恶。我不晓得“万一”我被抓了,台湾会不会有人来营救我这个新学员?!即便如此,我还是在桂湖旁发正念,在的士里向司机讲真象,在餐馆厕所里、路上电话亭里放真象资料。终于师父的看护下,我顺利的离开大陆并且顺道至香港讲了十二天的真象,更是一种深刻的体会。

因为我的常人工作是在教授新闻英语,我就将真象资料列入犯罪新闻篇中、以“国家恐怖主义”为主题,作为教材,在大学殿堂里、在常人企业中教授。今年五月我刚从香港参加法会与大游行回来,在课堂上带着同学看当天的英文报纸,刚好就有香港法轮功大游行的新闻报导,美联社的报导中说:有很多游行成员来自台湾、日本、澳洲,我告诉同学们说:“我就是其中之一”。自己教自己参加的大法活动的英语新闻,还真是很特别的经验呢!

很特别的是,在我尚未得法时的教学讲义中,竟然就有香港法轮功学员静坐请愿的英语新闻,而是摆在最前面,还有神通加持法的照片,原来几年前迫害开始时,我就在不自觉的开始向世人讲真象了!由于经常往返于台北与台中之间,我也时常在自强号上发真象资料或大纪元,十二节车厢一节一节的发。当回过头来看到旅客们都在阅读真象时,真是充满了喜悦!心想:“这么简单就可以救度众生,何乐而不为呢?”有一次邀请一位女性常人朋友去看真迹画展,她见到我边走路还随手发传单,很惊讶于我的勇气,因为她就没有胆量做这样的事。我说这算什么呢?中国大陆那些出生入死讲真象的大法弟子,才真正是了不起啊!但我也明白二年前的确我也不可能做这种事,现在街头发传单则成了家常便饭!

我也很喜欢在网上讲真象,这是我最方便、最容易能够接触到大陆可贵的中国人的方式,聊天室里有着许许多多讲真象的感人故事。我感觉到我在大法洪势中,我是一个大法小粒子,无论在那里,我都应该发挥着一个大法粒子应该起的作用。

2004年11月初我突破层层障碍,去到纽约曼哈顿,展开为期一个月的正法之旅。许多同修觉得我英文讲真象说的很好,而且很有表情,很容易感动人。其实我是在台湾时就将明慧网上十月份那篇西人学员制作的酷刑展解说通用版,全篇当作“英文演说”背了下来,加上手势与表情,不断的反复练习到滚瓜烂熟,才能够很迅速流畅的在酷刑展中、地铁里、公车上等各种场合中用英文讲真象。我想这种方式对不会说英文的大法弟子应该是个很好的法子,《转法轮》都能背了,一篇比《论语》还短的英文真象演说,算什么呢?

在国内与海外的证实法中,我体验到证实法中大法弟子是真的是一个整体,自己只是很微小的一颗大法粒子,但众多大法粒子结合起来,却发挥着惊人的法力。在每一份真象资料或报纸上,我都看到了背后有多少同修默默的在努力、在付出!在时代广场,在华尔街,在公园大道上,在冷风刺骨的街道上,每个大法弟子,亚洲的、欧洲的,甚至是中东的以色列,老年的、年轻的,男的、女的,大家都在坚持着,自己都常被同修们的精進与慈悲,感动得流泪!

时间真的被师父调得好快,感谢师父的慈悲,不断延长正法结束的时间,不断给予机会,转瞬间得法竟也有二年时间了,在五年的正法历程中,自己至少也有幸参与了五分之二的部分。当悟到正法修炼的法理之后,我就一直卯足了劲在讲清真象上,日复一日中,更是对五年来、甚至是十年来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大法弟子,充满了钦佩与敬意,不容易啊!了不起啊!更是多么幸运啊!这两年对我人生来说,真是可喜的两年,也是富饶丰收的二年。每一件正法工作,每一项正法活动,对新学员来说都是新的尝试、新的经验、新的体会。得法,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的人生。现在再看常人世界,就像是隔着一层罩看另外一个与自己不相干世界。多么有幸在正法即将结束的时候,溶入了这么庞大、这么壮观、这么伟大的修炼方式与修炼团体。今天我是这么慨叹的看这大法洪传人世间的十二年,未来的人,未来的新学员,会是什么样的心情,那是可想而知了!

师父说:“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历史不会重来了啊,宇宙的历史、三界的历史,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那么久远的年代,众生都在等待着什么?都在为了什么活在这里?就在等着这几年!”(《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正法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我真的能感同深受。那么未来法正人间时的修炼人回顾正法时期,不也是相同的感叹吗?所以,同修们,我们能不珍惜吗?

个人境界有限,很多方面其实可以做的更好,心性上还有很多有漏之处,也还在走向成熟的路上,不足的地方,祈请同修不吝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