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汤原县公安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图示(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1日】以下是黑龙江省汤原县公安局不法警察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图示。照片为根据当事人描述,而重组的当时迫害的情景。

案例一。时间2001年8月29日晚上12点多,我被蹲坑在附近警察非法抓捕,在此过程中,不法警察开了4枪,所幸我没有中弹。在县公安局,为了逼迫说出真象来源,不法警察刑讯逼供。先是周铁刚逼迫我“开飞机” ,

高精度图片

再由徐庆用钢丝绳外包一层的塑料抽打手指,最后手指甲被打得淤血,指甲变成了黑色。在问不出真象的来源,不法警察非法判我劳教2年,于2001年11月21日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把我送到佳木斯劳教所。

案例二。我是一个患有小儿麻痹后遗症的残疾人,曾患有脚气、痔疮、牙周炎,通过修炼法轮大法病症痊愈,走路也比以前有劲。2001年10月10日,我在街上行走,县公安局的不法警察周铁刚跟踪我后,非法搜身,搜出大法资料后强行绑架我到县公安局非法逼供。不法警察冯洪伟在审讯过程中他一脚把我踹倒,然后逼迫我自己起来。下半夜由周铁刚和徐庆非法审讯,过程中徐庆用手拽着我的头发打我嘴巴。周铁刚什么都没问,就抡起胳膊一巴掌把我打昏。

高精度图片

案例三。一个双休日我在家休息,中午来了一个警察与司机,进院子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搜查,最后在柴堆里翻出几个条幅,就给公安局打电话,紧接着来了很多警察,从我家里到单位立柜、抽屉搜查,翻走了几本大法书和经文与录音带,把我绑架到看守所,问我:“美国给多少钱、跟美国怎么联系、谁是组织者策划者” ,我说:“没有的事” ,不法警察们就开始打我,逼迫我大头朝下手扣在头上,两腿叉开到最大限度,用腰带猛打我多次,一次一个多小时,汗水把衣服浸透了,地板上淌了一大片,恶警打完后非法把我关押在看守所37天,送到佳木斯劳教。

案例四。2002年1月31日早2点多在汤原县公安局政保科我被徐庆用围巾勒住脖子,用拳头猛击太阳穴和眼部,当他松手时我身不由己的倒在地上,眼部疼痛,几乎窒息。

高精度图片

下午我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眼睛与头都疼痛,有一次几秒钟什么都看不见了,后我被送佳木斯市劳教所眼睛一直痛,在劳教所被迫害挑小豆和制作坐垫,眼睛痛的严重时走路都不敢睁眼,睡觉睡不着,血压高头痛,头发变黄变白,(狱医说:“外伤引起的疲劳过度),两次失明(一次10多分钟,一次几分钟)。

案例五。2002年2月6日下午在汤原县看守所,6、7个人(警察与犯人)强行把我按倒在大地铺上,先用钳子撬嘴没撬开,他们就给我插鼻管灌食。

高精度图片

2002年4月我在去鹤岗的途中,汽车被警察设的检查站拦截,他们让所有的乘客骂法轮功,因我不骂他们就把我拽下车,得知我是炼法轮功之后,他们从鹤岗市驱车到汤原县公安局,在县公安局周铁刚的带领下,没有任何法律程序非法抄家,搜出了一些大法书籍和资料,晚上又直接把我拉回鹤岗工农公安分局刑警队,在二楼的一个办公室,他们为了逼迫我说出书和资料的来源,对我非法用刑。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刑警队恶警用手铐狠往里刹我的四个手指,一个恶警穿着军用大皮鞋拧劲踩我的脚踝骨。

案例六。2002年4月在汤原县看守所,恶警授意犯人逼迫我骂师父,对我残忍的灌精盐,并强逼着我含在嘴里不准下咽,也不准往外淌,否则就是一顿毒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