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团的谎言宣传和政治迫害戕害亲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12日】在文革期间,很多孩子和父母划清界限,很多妻子或丈夫揭发自己的伴侣。谎言宣传和政治迫害戕害亲情,灭绝人性。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五年多的迫害中,也同样制造了大量的家庭悲剧。山东省莱西市法轮功学员王翠芳的丈夫因为受到媒体谎言的欺骗,更因为惧怕中共江氏集团的暴政,竟然把王翠芳送进精神病院摧残,并殴打坚持信仰的王翠芳。以下是王翠芳自述。

我叫王翠芳,山东省莱西市日庄镇寨里村人。

2000年阴历4月8日,我和同修到云山观集市上炼功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平度派出所的警察把我们抓上了警车,最后又转到了莱西收容所非法审讯。阴历4月11日,我丈夫孙玉德派副厂长王瑞星、司机于昆义等人到收容所说送我回家,结果是骗我,其实是把我送進了莱阳精神病院。医生给我打针、吃药,我说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很好,没有病。因我不配合,五、六个医生、护士野蛮的把我绑架在床上,天天给我打一些破坏神经中枢的针及吃一些不明药物。我不吃,护士就把药片碾碎放進管子里,再把管子插進我的鼻子里往里灌,鼻子就出血。因葯物反应,我整天坐立不安,遭的罪不炼功的人无法承受。

一个月后,父亲、女儿、儿子到精神病院去看我,我说我身体很好,你们是知道的,为什么把我送精神病院?父亲说:“是你丈夫孙玉德送的,孙玉德说你是因为看了法轮功的书入了迷。把书交出来咱马上回家。”我说不能交,大法书比我的命都珍贵,女儿说:“我爸告诉了,家里有多少钱你知道,只要不交书,把家里的钱全花完了才能出院。”(家里当时有30几万元)

我在精神病院被迫害了长达五个月,度日如年。我丈夫一次也没去看我,在精神病院期间被迫害的实在承受不了了,后来我想还是把书交了吧,回家再说。这样丈夫孙玉德第二天就把我接回家。回家后,我把自己锁在一间屋子里,开始绝食,只要不给书我就不吃饭,听丈夫孙玉德说不管我的死活,就是不给书。在母亲的苦苦说服下,把大法书全给了我。

2000年10月份,因我在家炼功,丈夫孙玉德狠狠的打我,就是不让我炼功。2000年11月份,我晚上到外面挂横幅、写大法标语,丈夫孙玉德知道了就打我。拿鞋打我的头,打我的脸、把我的鼻子打破了,最后又把我拖出了家门不让我回家。因为我坚持修炼,孙玉德经常打我、骂我,直到现在。只要我跟他讲真象,他就发火、摔东西、骂我。

女儿孙丽娜,大学生,因受江氏流氓集团的毒害,不明真象,也经常说些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

孙玉德: 山东省莱西市第二粮油厂 13806425107 (手机) 0532-3461108 (住宅)
孙丽娜: 现在青岛崂山区环保局 13853297782 (手机) 0532-8230297(小灵通)邮编:266010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