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的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12日】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许昌男子劳教所),助纣为虐,几年来在江氏迫害大法的恶行中,充当黑手,特别是象师宝龙(大队长)、刘天勋、贾子刚、都正涛、谭军民、马华亭、徐祖胜等等邪恶之徒,为了捞取奖金,抛弃人性,野兽般发飚,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完全变成了人间魔鬼。大法弟子以善行甚至生命为代价想唤醒他们的良知,可这5-6年的风风雨雨,他们并没有醒悟,不但恶行不改,而且还更加邪恶的干着害人害己的勾当。

我是一名亲自见证了这一切,而且深受河南省第三劳教所不法人员迫害的大法弟子,下面把我的亲眼所见写出来。

劳教所经常强制法轮功学员每天劳动14到15个小时,没节假日。夏天劳动车间燥热无比,一台落地扇只对监工(恶警),一天十几个小时下来满身臭汗,不但不能及时洗澡,有时连衣服都不能洗。上工时经常不让去厕所,大热天逼得学员不敢喝水。吃饭为了赶时间,手都不让洗。作假发的手粘满了染色剂,黑乎乎的双手就得直接拿馍吃。如果完不成恶警们规定的任务,除语言侮辱外,晚上还要罚站3到4个小时,有的一直到天亮,还要冲厕所等。一次一个叫李冰的法轮功学员没完成任务,恶警用电棍折磨后,又用绳子五花大绑“游行示威”侮辱,致使该学员两手麻木达数月之久。

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恶警们更是采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以此想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就是除了强迫看诬蔑大法录像外,还要逼着你写所谓的“思想认识”,当达不到他们的要求时,就野蛮的从肉体上摧残。比如:戴背铐、电棍电、上警绳、坐束缚椅、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等等。

“上警绳”是许昌男子劳教所恶警们惯用的残酷刑罚,就是把细绳通过肩到双臂,再把两臂和双腿向后绑在一起,然后就使劲往紧勒,直到勒得人要不行了时再放开,这个过程为一绳。要是不屈服,过一会儿再拉紧,绳子都勒到肉里去。有的一次就上5到10绳,致使很多人双手呈鸡爪状。例如:吴军庆被上绳后,双手呈鸡爪状,半年不能自理。刘祥夫被捆绑在床头钢管上6天6夜,大小便都拉在裤子里。

河南舞阳县大法弟子赵国安,男,52岁,2004年元月,由于拒绝洗脑转化,被恶警师宝龙,麻华亭、贾子刚、刘天勋折磨三天三夜,上绳、电棍、坐束缚椅,于2004年元月29日,被折磨死在小号里。恶警恐吓包夹两个包夹白春生和张二怪不能说。

“束缚椅”:就是把四肢捆绑在椅子上,脚离地,不能动弹,头上戴上耳机,强制听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强噪音。不让睡觉,一闭眼就被用橡皮筋在面部弹醒,遭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恶警为多得奖金以这种完全丧失人性的手段提高“转化率”。

李进科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并多次高呼“法轮大法好”。吓得恶人心惊胆战,除了打骂外,还多次被贾子刚和刘天勋等人疯狂的用电棍电击面部和口唇,电击后脸部肿大,变形,嘴唇溃烂,结痂,不能进食进水,人瘦得皮包骨。一次李进科在饭堂里喊了“法轮大法好”,一帮恶徒蜂拥而上,将他按倒在地,拉着脚在地上拖,头在水泥地上碰撞的咚咚响个不停。师宝龙等人晚上酗酒后,曾多次对李进科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除了打骂,还使用以上的各种刑罚和没有提到的酷刑。

除了以这种折磨手段和做假发挣来的钱塞满他们的钱包外,还贪欲不能满足,2004年6月又强迫法轮功学员外出干强体力劳动为他们挣外快。200斤左右的麻袋(麦子)每人每天扛300多包,有一位50多岁的大法弟子王俊,由于体力不支,扛麻袋时摔倒了,麻袋开了口子,恶警徐祖胜,徐水旺以抗拒破坏生产劳动为由,晚上不让休息,用电棍和上绳折磨迫害,逼迫写诬蔑大法的话。学员全朝福被迫害致肝病,身体瘦弱完不成任务,晚上面壁不让休息,又打骂上绳等。

还有多名学员被迫害致各种病症,有的高血压,有的胸腔积水,有的四肢麻木,有的致残,有的致死。劳教所所长闫振业,副所长蒋××曾多次在大会上诬蔑大法,叫嚣“要和法轮功斗争到底”,不但指示恶警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弟子,还对那些参与迫害的犯人给予减刑期的奖励。这是今天发生在中国的“人权最好时期”的掩盖下真实的情况。

希望中国以至世界善良的人关注这些被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同时也告诫那些还在干坏事的人,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做害人害己的傻事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迫害大法者,必定遭恶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