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劳教所的暴行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13日】自从专管中队从大丰迁到上海市青浦区第三劳动教养所之后,邪恶至极的恶警项建中便被任命为五大队四中队所谓的“转化”中队的中队长,原中队长洪从荣任指导员,大队长为顾文昊。

从2003年4月20日起,他们开始了虐待大法学员的恶毒计划。此时专管中队已迁至所部医院附近,名称为“直属专管中队”。起初在劳教所医院,由一个法轮功学员和四、五个劳教犯(吸毒、偷盗、赌博、斗殴者)为一组,这些人轮番对坚定“真、善、忍”信仰的大法学员强制“转化”。采取的迫害手段包括,叫学员坐很小很矮的小圆凳,背要挺直,双腿要完全靠拢,双手放于膝上,目视前壁,壁上贴有诬蔑师父、大法的标题,不准说话,不准移动,稍有挪动便拳脚相加。

这一迫害从早上5点开始,起床后大法学员一个人包干整个房间的卫生,社教人员则躺在床上吸烟聊天,辱骂大法学员,半小时内必须做完,然后就开始坐小圆凳,一直坐到第二天凌晨2点,由值班队长允许你睡觉才能上床。

每个房间桌上都十几本诬蔑造谣的书籍逼大法学员看,恶警还叫社教人员每人必须也把这些书看透,好做所谓的“思想转化”工作。有大法学员不配合这套流氓做法,以绝食抗议时,恶警们动用六根电棍对学员施暴。

项建中许诺社教人员,转化一名大法学员,组室社教人员可得六天减期,那些社教说:他们的指标是三天“转化”一个,闯过两天残酷迫害的大法学员在第三天就会遭他们的群虐,他们整人有的是损招。开始是“坐飞机”,由四人分别拉住大法学员的手脚腾空拎起,一旁马上有人配合拿脏毛巾捂住学员的嘴,为的是不让房间外面听见。其他人则对着大法学员的两腿内侧狠踢;还有的大法学员遭他们用烟烫,烟熏;有的大法学员则被逼“抱头埋蹲”,即双腿蹲下分开,两手抱后颈深埋于两腿间,臀部蹶起,一蹲就是半天。恶警恶犯还用牙刷柄放在大法学员并拢的手指间,把手指伸直做撬杆,撬的血肉模糊;他们还有用“雷达”驱虫剂往大法学员脸上喷,名为“清醒剂”。

队长们路过房间就象没看见似的,走开了之。有的大法学员跟队长们评理,诉说大法是被诬蔑的,被项建中用电棍电嘴,并嚣张的说“这里是强制转化中队,我们的转化率是百分之百,你要不转化另一条路就是选择死。”

在宣传中的国际化大都市,在宣传中的“无微不至,春风化雨”般的关怀教育管制下的劳教场所,有谁能了解到××党真正的邪恶本质呢?

直到2003年10月15日大法弟子陆幸国被他们活活打死在房间,通过网上的国际救援,这种邪恶行径才有所收敛。但打手恶警至今仍逍遥法外,还准备被加官进爵。现在顾文昊转到劳教所其它重要岗位上,洪从荣也升至一大队做大队干事,副中队长陈建功更是挑起社教对大法学员仇恨的元凶,参与行恶的整套中队人马还有现指导员:孙洪涛、专管队长朱惠宏、施利群、曾磊、赵文轶、孙宇及资料员熊有林;夜值班队长有于吉祥、蔡锦根、邱扬伦、顾忠民等。

现在中队设在三所一大队底层,楼上三层为戒毒中队。底层分南1-7号间,北8-11号间,刚转入的学员先进北区房内,封闭式(吃、喝、拉等都在房间)强制“转化”。社教人员可以自由出入各房,房内整天可看到,躺在床上吸烟的,玩棋牌的。大法学员每天强迫收看收听造谣、谎言,不让接见,几乎与外界断绝所有信息,强迫学员用自己的钱买笔及信纸,写违心的思想汇报。

听目前尚被劳教的学员透露,自江魔来沪后,上海市司法局局长缪晓宝曾督察劳教所,要对大法学员加大“转化”力度。所长陈培民等积极响应邪恶号召,才有了毒打、体罚等恶性事件发生。

呼吁国际社会关心至今仍被迫害的学员:褚学仕、袁顺华、丁志斌等。
021—69207113转分机(劳教所总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