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同事诉说我五年来的坎坷经历和人生感悟

【明慧网2005年1月14日】

各位同事,大家好:

回首在公司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光,真的很高兴认识各位。想想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每天有多少人匆匆擦肩而过,而我们却能有幸成为同事,这真是一种难得的缘份,因着这份缘,一直以来都很想跟各位分享一些我五年来历经坎坷的经历和对人生的一些感悟。

你们中有的直接、间接、或多或少也听我说起过法轮功,其实我就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请你们看到这,先不要惊讶,也不要觉得很恐怖,因为你们看到我应该是个很理智的人,并没有象电视上说的那样自杀、自焚和杀人,也没有任何危害社会和他人的行为。相反,我努力的按照《转法轮》书中说的“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自觉摒弃自身不好的思想和行为,重视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虽然我有时做得还不是很好,但我一直都努力的按照书中的要求,努力的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而且就我接触的众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中,通过修炼大法,许多分裂的家庭破镜重圆,个人积怨冰雪消融;邻里之间的争斗化干戈为玉帛;浪子回头变成金;被病魔折磨的人从死亡线上又站起来,重新服务于社会,等等诸如此类的亲眼所见的例子数不胜数。希望你们在诧异之余,能先认真看完我的信,然后再做评论。

我想还是从我为什么会修炼法轮功说起吧。记得小的时候,我总是会思考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人到底为什么活在世上?也许你们会觉得这个问题很傻,很没有意义,但我真的很为此困惑,想想历史上的人物,无论怎样叱咤风云,亦或平平淡淡,亦或历经苦难,终将化为尘土,那我们来到这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与此同时,学业的压力,同学的竞争,父母的期待,让我认为,不管怎样,生命虽然短暂,那我就要在这短暂的一世出人头地,有所成就。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拼命地读书,拼命地去“锻炼”自己,一直我都是老师眼中“上進”的学生,家中们眼中“模范”的小孩。然而我发现,我却活得越来越迷惘,越来越患得患失,越来越不安、紧张和焦虑,我变得非常在意我的得失,我的心也越来越狭小和自私,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人也越来越容易感冒和发烧,在这个紧张、快速和充满物欲的社会里我感觉我好像越来越迷失了我自己……难道我错了吗?于是我看了很多古今中外的哲学书,和佛道的经典,希望能明了人生,然而却仍旧找不到答案。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转法轮》,我豁然间就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明白了以前困扰我的种种问题,正如李老师在书中写到:“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要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

我自修炼以后,身心受益无穷,以往的那种焦虑和紧张全没有了,心胸越来越开阔,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书越读越轻松,感冒和发烧也没有了,我努力的按照更高的标准要求使自己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使自己能在这样一个世风日下、唯利是图的社会中,不受金钱与物欲的诱惑,善良的、光明的、高尚的活着,用亲身的实践见证着大法在我身上起到的受益无穷的变化,切切实实地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真正地做到了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更重要的是我真正明了生命的意义,人到底是为什么活着!我感到我的生命从未象我修炼后变得那样的踏实,心中充满了宁静的喜悦。修炼,这真是让一个生命欢呼雀跃的美好的事!

然而好景不长,1999年7.20,一夜之间,风云突变,狂风恶浪,所有法轮功学员平静、和谐的生活被彻底的打碎了!1999年10月,为告诉国家领导人对法轮功的打压是错的,我去北京上访,上访机构本来就是文革后国家为防止发生类似的冤假错案再发生而设立的一个机构,使得上层领导能直接听取基层民众的心声,然而上访办已经成了抓人办,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到丰台体育场,一天之内就关满了偌大的体育场,可见人数之多。在那里,我被公安公然拖倒在地,猛踢我的身体,并被用厚重的皮鞋碾在我的脸上,导致我身体多处淤黑,脸部也肿起,然而却没有人制止这种野蛮的行径,却反问我,你还修不修?

2000年中,我以全额奖学金被新加坡国立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录取,攻读MBA。海外的生活更是让我亲眼目睹了法轮功在海外洪传的盛况,这一祥和的功法在海外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迅速洪传,这恐怕也是迫害者始料不及的。虽然人们一开始听到的都是从中国官方报导转载过来的对法轮功的诬蔑之词,但是当人们亲眼目睹了法轮功的祥和及法轮大法修炼者身上所展现出来的善良、慈悲、理智和大忍,无数善良的人们被深深地打动和吸引,谎言不攻自破!

虽然我当时在海外,可是内心非常留恋国内,尤其想到国内那么多的民众受电视上谎言的毒害而不知道真象。于是我于2000年底放寒假期间,回到了国内,想把法轮功真象和在海外洪传的盛况告诉更多的中国人,然而我却没有料想到的是,我竟会从此一去不复返。在××地,因为我们告诉当地人们有关法轮功的事情,而再次被非法抓捕,我的护照从此被扣押。当我质问提审我的公安,我到底为什么被抓捕,他们说我扰乱了社会治安,可是这种说法实在是非常可笑、愚蠢和站不住脚的,什么行为才能被称为扰乱社会治安呢?我想只有当一个人的行为对公众构成了危害才能被称得上这项罪名,而我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告诉人们要做一个好人,那这能算得上是扰乱社会治安吗?相反,当我炼法轮功的亲戚半夜两点钟,被土匪般的警察从被窝里非法抓进劳教所,从此受尽折磨,却不能被告知任何理由时,我不禁想问是谁在扰乱社会治安?当我那些正是风华正茂、年轻有为、本可以为国家贡献一己之材的好友,他们有的是博士生,有的是研究生,有的还是在校的学生,有的有着很好的工作和薪水,然而却一个个都因坚持他们的信仰,坚持讲真话,或被劳教、或被判刑、或被迫流离失所、或遭受种种折磨时,我不禁想问是谁在扰乱社会治安?当我的父母因为我这个他们唯一疼爱的女儿要坚持修炼而随时会面临牢狱之灾、前途尽失的结果,他们便每日以泪洗面、寝食不安、饱受家破人亡的煎熬时,我不禁想问是谁在扰乱社会治安?当成千上亿的修炼者因为坚持信仰而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或被迫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甚至被残酷折磨致残致死时,我不禁想问是谁在扰乱社会治安?而当这成万上亿的修炼者的家属,亲朋好友,单位,社区,当地政府,都要受到株连时,我不禁想问是谁在扰乱社会治安?

由此,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中国没有法律,而所谓的法律只是当权者手中一根打人的棍子而已。每次他们非法提审我时,我都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我没有罪,我活得光明磊落,我所做的一切行为都是对国家负责的,对人民负责的。他们无话可说,威胁我说要判我五年、七年,让我为自己的前途、亲人想一想。我只是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

2002年我在住所再一次被公安破门而入,将我非法抓捕,这一次,它们为了让我放弃修炼,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长时间不让我睡觉,7、8个人轮流对付我一个。期间,并有打手对我进行恐吓,使我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近乎神志不清。它们将文革式的那套手段拿出来,不断的给我罗列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我仅仅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制作了法轮功的真象资料,就被它们称之为反党,反社会,反人民,说我跟海外有联系,说我可以称得上专业间谍,说我要跟整个社会主义国家为敌,这不是很荒唐可笑吗?之后它们又强迫对我进行洗脑,强迫我成天接受它们制作的系统的录像和书籍,并公然对我说:“你以前看了那么多法轮功的书,现在就是要把你的脑子洗过来,要把法轮功从你的心里面抹掉!”多么赤裸裸的流氓行径!然而这种流氓行径却在所谓的法律的帽子的下“合法”的进行着,而按照“真善忍”标准修炼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却被关了起来,这难道不是黑白颠倒,善恶不分了吗?

其实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人都可以看出:对法轮功的迫害根本就没有法律可言。一个人只要说“炼”,就可以随意被抓捕、被关押、被劳教,而只要说“不炼”就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有这样的法律吗?难道有谁听说过,只要一个小偷说:“我再不偷东西了,”就可以免除他因为已经犯下的罪行而应受到的惩罚吗?而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一个人只要告诉别人法轮功的好处,就被投入劳教所,看守所,监狱等地方失去人身自由,遭受各种肉体和精神上的种种摧残和折磨,有这样恣意妄为的法律吗?无数的法轮功学员无理的被打,被酷刑折磨,甚至失去生命,却没有律师敢为冤魂讨公道!有这样邪恶的法律吗? 哪一个国家的法律规定,民众不可以以“真、善、忍”为准则修炼,哪一个国家法律规定民众没有上访权,把上访说成闹事,又有哪一个国家法律规定人们对神的信仰是反社会,把成千上万的炼功人抓起来,定成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劳教、上刑、毒打,成千上万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到底谁在扰乱社会,谁在犯法啊?!

也许你们会说,法轮功参与了政治,其实不然,如果参与政治,那必然有政治纲领、目标、政治行为等等,法轮功没有这些,法轮功的所有文章和书籍全是公开的,修炼人的活动都是自发、自愿、公开的,所有的行为也都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象,为了让所有国内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获得自由,有个合法的炼功环境,没有任何政治目地。法轮功创始人在《修炼不是政治》一文中也明确指出“修炼的人无须管人间的闲事,更不要参与政治斗争。”“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

也许你们会问,“如果法轮功真象你说得这么好,政府为什么要取缔呢?”那么我反问为什么善良的基督徒会遭到罗马帝国残酷的迫害?为什么无辜的犹太人会遭到希特勒的野蛮屠杀?岳飞赤胆忠诚,精忠报国为什么却返反奸人所害?

历史总在重复着,可人们似乎总是很少去回顾。回想一下建国历次政治运动中,从建国初期的胡风一案到1957年的反右、1959年的彭德怀反党集团,再到文革和1976年的四五运动与1989年的六四,每一次都是由最高领导依据其个人的看法,先从政治上对事情定性,下面再根据“最高指示”搜集证据,组织材料,进而发动铺天盖地的大批判,把对手搞臭。被置于死地的对手们从来都无权为自己辩护,只能听任“一言堂”的宣传机器随心所欲的往自己身上泼尽脏水,安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在严密的新闻封锁下,普通百姓根本无法从合法渠道获得任何真实的信息,也很难不受舆论的欺骗和蒙蔽。中国人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领教了这种造假舆论的厉害,真是铺天盖地,所向披靡呀!在现代传媒空前发达的今天,其威力之大,更是达到了史无前例、登峰造极的地步。我相信,今天如果再发生文革那样的政治运动,媒体上如果再接二连三的象当年那样抛出证明刘少奇或王少奇是“叛徒、特务、内奸、工贼”的所谓“事实材料”,信以为真者一定不在少数。如今,一提起法轮功,很多人马上便会想起媒体上报道的所谓“自杀杀人”、“走火入魔”、“天安门自焚”等等栽赃陷害,但事实却证明这些完全都是为了打击法轮功而炮制出的阴谋谎言!

试想一下,为什么在大法洪传的前七年时间里,法轮大法受到各界人士的赞许和肯定,而在1999年7.20却一夜之前冒出1400例呢?

在这场由江××发动整部国家宣传机器来诬蔑、造假、抹黑法轮功的浩劫中,也确实在中国人心中植下对真善忍的仇恨和恐惧。现在有些中国人谈起“法轮功”来就谈虎色变,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辩白不愿理睬,对于对方承受的痛苦不愿感觉,对于这场对人性的迫害视而不见……这些人的眼里流露着对法轮功发自内心深处的不屑和反感。可见在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江××用谎言把人们的头脑污染了,种下了触及灵魂般的仇恨,使人们甚至不能理智清醒的想一想: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力量使像法轮功这样一种善良的群体竟然能抵抗世间最暴虐政权?面对一个如此强制专政的政权,面对世人的不解与嘲笑,在近5年的残酷迫害中,法轮功居然打不垮,压不倒,前仆后继,不屈不挠,坚持抗争,巍然屹立,不但没有因打压销声匿迹,反而洪传世界各地,令全世界为之惊叹不已。当你看到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由于信仰法轮大法而在强权面前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勇气时,你难道能不承认它确实具有一种真实的而非虚幻的精神力量吗?这中间应该包含着某种深植于人性之中的东西,那决不是凭着肤浅的理性自负可以轻易置之不理或简单否定的。

其实谎言毕竟是谎言,谎言永远都不可能战胜真理与正义。在近5年的残酷迫害中,在法轮功修炼者用自己艰苦的承受和付出,面对着强制专政和世人的不解与嘲笑,努力向人们讲清着真象,不但没有因打压销声匿迹,反而洪传世界各地,目前在世界法轮大法已被普遍了解,学炼法轮功的人已遍布全球,不分语言、文化、民族、肤色。《转法轮》已被译作二十多国的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也连续四次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鉴于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益处和美好,世界一些国家的政府、社会团体授予法轮功和李老师的褒奖和支持函逾千份。可以说“法轮大法好”已成为全世界广大民众的共识。江××对法轮功的迫害受到全世界许多国家的政府、团体和广大人民的谴责,并已经在海外多国被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告上国际法庭;“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经成立并宣布: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目前已有一些迫害法轮功的恶人被上了“法网恢恢”网站(www.fawanghuihui.org)的“恶人榜”,江××的帮凶也已经在德国、比利时、美国、西班牙、韩国等多个民主国家被起诉,历史是公正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必将受到法律与正义的审判。

一口气,写了这么些许,是不想辜负了我们相识一场的缘份。以上所写,句句都乃肺腑之言,也是以我作为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身份告诉你们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告诉你们:“请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你的生命会因为这一念而拥有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4/93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