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蔚县代王城镇大法弟子被迫害实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17日】自从99年以来到现在,河北省蔚县代王城镇每天各村的下乡干部都要亲自向镇政府汇报各村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对学员实行监视,不让出远门。前几年一到敏感日,就让学员们三报到,否则罚款。镇官员为了完成上面的任务,经常诱骗、抓捕大法弟子到县办洗脑班,每次抓去都受尽折磨,每次放出来都勒索人民币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对坚持“真善忍”信念的大法弟子,不法之徒进行跟踪、监视、限制人身自由、限制上访、剥夺公民结社权、受教育权,随时随地翻墙入室,非法抄家、搜查、勒索、拘禁,传讯、毒打,甚至株连九族。

一、代王城镇不法之徒紧跟江魔迫害法轮功

1999年7月22日,恐怖从天而降,电视中每隔两小时播报一次对法轮功造谣栽赃的节目。平静的小城一时间沸腾了。千千万万个电视机都响着一种声音,人们被这不实的谎言蒙蔽了。

当天,以镇党委书记段斌为首的一伙邪恶徒,就将代王城的李玺、李进军、张玉英、刘振林和马家寨村的肖堂、水北村的梁元成等六人非法拘禁在镇政府,对他们分开进行非法审讯,恐吓、辱骂。他们六人以平和慈悲的心态,向政府的成员们介绍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不是像电视上说的那样。可是镇官员说:“这是上面的精神,再好也不能练。”

第二天早晨,镇政府停止一切工作,出动所有工作人员对三十个村子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抄家,把学员们的书、磁带、挂像洗劫一空。这六位学员被关在镇政府后院的一个小屋子里,派各村下乡官员日夜看守,七天后每人被勒索一百元钱才让回家。当时,参与迫害的有原镇党委书记段斌、原政法委书记郑荣新、派出所副所长张建强等。

同年九月份,法轮功学员李进军、肖堂、肖永飞三人去县城办事而相遇,被县城非法监视法轮功的不法人员跟踪,当天晚上三名法轮功学员和肖永飞的弟弟就被抓到派出所非法审问,行刑逼供,他们不但拳打脚踢,而且还用电棍进行长时间的电击。这次参与迫害的不法人员有派出所所长邵杰、张建强、高海、派出所司机宫建兵。李进军、肖堂、李玺被送蔚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八天。镇政法委书记郑荣新 去接人时,向三位学员的家属每家索要150元钱,放出后也没有让回家,在北中又被非法拘谨6天。每天对他们三人进行强行洗脑,最后每人又被勒索500元才放回家。

在这三位学员被迫害的同时,法轮功学员刘振林、王喜林、刘贵明、李正花、张玉英、张贵娥、曹美云、阮豪英、梁元成、王万梅、肖永飞、邵玉娥12位学员也被非法拘禁在政府后院的大会议室里边12天,每天由武装部副部长樊凯和几个女职员日夜看管,后每人被韩俊仕勒索500元才放回家。

二、40多位法轮功学员成重点迫害对象

2000年正月,马家寨村李润梅、60岁的马广荣,城墙碾村的高玉萍、张秀枝,代王城一村的刘贵明、蔡金枝夫妇6名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在国家信访办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原政法委书记郑荣新、派出所副所长张建强去北京领他们,一见到大法弟子的面,就搜身,将身上的钱、物搜光,归入自己的腰包。下午带回后,刘贵明第一个遭毒打,打的他脸肿的吓人。镇长李富春咬牙切齿的说:“我真想把你们削成肉片。”

就因为这六位大法弟子合法上访,他们把他们认为重点的40多人,分别非法关押在北中两间学生宿舍内,施以惨无人道的迫害。由原党委书记段斌前后坐镇指挥,原镇长李富春,派出所长邵杰带一帮人亲自动手,对这些学员施毒打和酷刑迫害。

在被非法关押到北中的第一天下午,法轮功学员肖堂被田建全、李俊峰连推带打的叫到学校操场上逼供审问,恶人且用烟头烫肖堂的脸,折腾了一阵之后,由樊凯看守,让肖堂整整站了一下午。同天下午,马家寨村的白金花在操场的旁边遭到恶人田建全、李俊峰的毒打,先是用手打耳光,手打疼了又用树枝抽。肖堂的儿子肖永飞也遭到张秀清的树枝抽打。傍晚肖堂与肖永飞和其他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在宿舍门口蹲马步,蹲不下去就拳打脚踢。

恶人认为李玺是去北京上访的组织者,当晚就把李玺带到后排宿舍院内,镇长李富春叫嚣说:“不把李玺摆平了,誓不罢休。”恶人武春、李俊峰、田建全几下将六十岁的李玺打倒在地,樊凯按着,三个人打,又拿来两个电棍长时间电击,然后又将他带到一个单屋内,里面坐满了镇上的官员,有所长邵杰、镇长李富春、副所长张建强等,见李玺被带入,就将室内电灯关闭,然后大伙一拥而上,又对他进行拳打脚踢,一直打到他们手麻臂疼了才住手,李玺被打的泥血满脸满身,不成人样。恶警所长邵杰怕他们的暴行让更多人知道,就强迫叫他洗了脸,打扫了身上,才让回到前排宿舍,他的妻子和同修们看他成了这样,都忍不住哭出声。回来后,发现他仅剩的几个前门牙全部松动,后来牙全部掉光。

打完李玺后他们略作歇息就又把法轮功学员李进军带了出去,在前排宿舍院门口就被恶警樊金海、高海打倒在地,不管是身体哪个部位,先是一顿脚踢,然后又取来两个电棍,对他长时间电击……电击噼啪声响成一片,李进军被打晕了,恶警把他衣领扒开浇冷水。醒后又逼他在外面蹲马步,北方正月的天气很冷,又被浇了冷水,李进军被冻的直发抖,蹲了好长时间又把他带到后排的单屋内,所长邵杰拿起电棍放在他脖子上,按下开关不松手,高压电在他脖子上乱窜,他的整个身体都在震动,直到他倒在地上,电棍还在他脖子上放着电……。

在李进军蹲马步的同时,恶警高海、樊金海、樊凯对法轮功学员肖永飞拳打脚踢,抽打臀部。法轮功学员肖堂被樊凯叫出来由田建全领到后排单屋,刚一进屋,邵杰就问:“炼不炼了?”肖堂没有理他,接着五六个人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后又用两根电棍电,好一阵子后,让他到院子里蹲马步。

接下来法轮功学员刘贵明被带到办公的单屋,恶警张建强、高海、樊金海用木棍、火剪对刘贵明先是一顿毒打,火剪被打弯了,就把他的裤带抽出来,退下裤子,用裤带抽,直到裤带被抽断才停下来,又让他跪砖头,立起来的砖头,然后又将他妻子蔡金枝带到单屋,副书记赵春福说:“我要用另一种方式来对付他们,让他妻子看着丈夫挨打,看谁能让他们说声不炼”。镇长李富春说:“让蔡金枝跪在木棍看着”。接着就用电棍电她丈夫刘贵明……

恶警张建强、高海、樊金海等几个打手又来到宿舍内,宿舍内是高玉萍、李润梅和年岁比较大的张秀枝、马广荣等法轮功学员,他们先分别用火剪、扫帚把、电棍,毒打高玉萍、李润梅,让两位老人看,边打边问“炼不炼啦”,又拿来电棍浑身上下长时间电击,打晕又用凉水浇醒。两位老人被吓得卷缩成一团,不停的发抖。

三天后主管看守这些学员的恶警樊凯逼每人写一份对法轮功的认识,八位学员都写出了自己真实的心里话,李进军、肖堂又一次遭受了残酷的毒打、电击,肖堂的脖子当场被电起了小碗大小、一公分厚的伤疤。看着法轮功学员被电的焦黑的伤疤,恶警樊凯还得意洋洋的说:这叫政府对你们的“春风细雨般的帮助、教育。”

除了毒打、辱骂、镇政府不法人员还采取了其它的迫害形式,如每天只给八两玉米面的伙食,菜是白菜边叶和咸菜,没有油,每天最多5角钱,可一个月后,每人却索要300元的饭钱,40多人每天睡在没有任何铺垫的用废旧桌凳改的硬板大通铺上,没有枕头,没有被子就几个人挤在一起。不让任何家人接见。一个月的残酷折磨过后,六位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每人被非法勒索5000元。李玺、李进军、肖堂、肖永飞每人4000元,其他30多人每人2000元。李进军和妻子曹美云让家人借钱交了6000元后,又被勒索了4000元押金,说他们是外来户。这天指挥的书记段斌在迫害现场破口大骂这些法轮功学员:“想坏我前程,你们知道我这个书记的位置来的多不容易。”骂完后开口向他们索要10000元,肖堂、刘贵明实在拿不出10000元,只能由家人筹几千元钱将妻子领回,他们俩又被非法关押8个月。期间镇长李富春说:不交钱就每天收50元的饭钱。他们由樊凯看管,被发到各村劳动,丈量土地、浇树。

三、设土监狱拘400多名法轮功学员

因李润梅等6名大法弟子去北京合法上访,镇党委书记段斌将全镇30多个村的400多名法轮功学员全部非法拘禁在各村大队迫害。在这一个月里,被非法关押的张南堡法轮功学员龚丙海、张玉枝夫妇,因自己的女儿出嫁,要请假回家办喜事,段斌也不准,后来家属托关系才批准回家办喜事,可还得由恶警樊凯“走坐跟着”。办完事还的回大队坐“土监狱”。一群无辜的百姓被非法关押的期间,每天由家人送饭,晚上都是在地上铺一些稻草之类的睡觉。

镇上一帮人到各村督察,一次书记段斌到刘家庄村,对村书记张磊和村干部孙树军大叫:“给我把这些人看好了,如果跑一个,撤了你的书记是小事,你十个书记也换不来我一个镇书记!”一个月后段斌下令每人罚款200至300元才放回家。就这一次勒索学员们的钱就达到20多万元,事隔不久,全镇工作人员每人配发一支BP机。

从这以后,全镇所有学员被强行没收身份证、并照相备案,剥夺了一个公民的基本人身自由权。

四、迫害讲真象的法轮功学员

2000年6月份“上边”有令叫写什么“保证书、悔过书”,李润梅、张桂枝去镇政府善意的讲明真象,刘合说:“你们还敢往‘网’上撞,那就别怕‘网’粘你。”于是又将李润梅、张桂枝以及邵玉娥、肖永飞、姚秀花、赵富珍、蔡金枝、高玉萍、刘贵明、肖堂等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进行迫害,尤其是高玉萍受迫害最厉害,邵杰抓着高玉萍的头发往墙上撞,并同刘合、杨国日用正常人说不出口的脏话污辱她,还强迫她站在烈日下曝晒,差点晕过去。这一关就是28天,最后每人被非法勒索1000至1500元才放回家。

2001年,高玉萍写了一封上访信,被他们截住且私自拆开,李富春说:“你还要告俺们”,就强行把她抓起来毒打,后把她送进了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

2001年7月份,大法弟子王凤梅、曹秀娥因贴真象资料向世人说明真象,被非法绑架、毒打、关押后,被勒索逾千元。

2001年大德庄村的张玉珍、石春莲去西合营镇柳子町村讲真象,被村书记刘志满通知了正在本村查帐的镇干部,遭西合营镇绑架毒打,又被县公安局政保大队长王永利送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2004年秋,村书记刘志满遭恶报,他在用自家的马车拉玉米秆时,被车挤在墙上,把肺部挤乱而死。)

2001年9月份,马西庄的粱金萍、司家碾的庄进莲两法轮功学员在县城打真象横幅,为法轮功鸣冤,遭巡警告发,被公安局非法抓捕,在看守所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她们绝食抗议,被所长王峰、指导员李永军、看守恶警X建成、杜荣涛、苏建军、犯人二田(县城人)、狱医、强迫对她们灌食。灌食时,渗入一种红色药水,使庄进莲大脑不清醒。还有一次被灌入气管而休克,后造成气管病,咳嗽不止,几个月后人瘦的不成样,这才让保外就医回家。2002年夏天,县610、公安局政保大队把庄进莲又从家里抓走,送入看守所,气管病又发作,咳血、身体虚弱,腿软,走路还得有人扶,还昏死过去好几次,在她身体虚弱的情况下,无奈给小儿子写信要50元钱买点补养品,儿子借了100元钱,可看守所硬是一分也不给。她向所长王峰要,买点卫生纸什么的,才给回20元,其余的被他们装入自己腰包。看守所的警察还给她打吊针,吊针打了一半,她就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警察说她“装的”。就在庄进莲走路还得有人搀扶的情况下,给非法判刑三年,送入监狱。

县610的不法人员和政保大队的王永利等在看守所提审粱金萍,把她吊起来,给背上搁一块板,两人使劲压,使她疼痛难忍。后来她绝食抗议,就每天灌食迫害,后由于身体极度虚弱,才保外就医回家。2002年8月份,公安局政保大队又从家里抓她,但扑了一个空。被迫流离失所的粱金萍于10月在阳原县被当地公安局绑架,遭残酷折磨,被恶警拳打脚踢、电棍电,头发被恶人揪下好多,后粱金萍走脱时不幸摔伤,没走多远被抓回,又遭毒打,被关入看守所戴上手铐脚镣。粱金萍绝食抗议,又遭暴力灌食。粱金萍被摧残的上厕所都得人扶着,解一次手疼的满身是汗。后粱金萍被非法判刑,关入监狱。参与迫害她的人员是:所长王峰、指导员李永军、建成、杜荣涛、苏建军、犯人二田等。

2002年3月份,城墙碾村的蔡凤枝、张凤林在当地散发真象资料,被镇长李富春绑架,送看守所分别非法关押4个月。

2003年2月初七,冯和林去代王城散发传单,被李富春发现,用手机叫来镇上李永亮等人抓到镇上被高和、高海、康全等7、8个人,打耳光、火剪抽打、用脚跺胸口,好长时间痛疼不好。同时派人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和资料后被送入看守所,冯和林因在看守所胆结石复发,他们担责任提出只要给4000元钱就放人。冯和林母女俩相依为命,生活十分困难,拿不出这么多钱,只能找亲朋好友四处抓借,凑起来3000多元,他们一看再也砸不出油来了,收下这3000多元钱就放人回家。

五、随意抄家勒索

不法恶徒将法轮功学员当成摇钱树,每到什么“敏感日”就上门骚扰,敲诈勒索,不分白天黑夜,扰得四邻不安,鸡犬不宁。

2000年12月,法轮功学员高玉萍和孩子去县城姐姐家,顺便给孩子买衣服,被政府不法人员知道后,派下乡干部李永亮、李俊峰、本村干部张根秀从姐姐家强行带回,遭大队李永亮辱骂,打耳光,副镇长张正貌硬是勒索走200元钱。

2001年腊月26晚,派出所张建强领着镇上几人及县公安局的几个人,夜间十点多左右,跳墙闯入肖堂家,二话没说,开始翻箱倒柜的乱找,见没有钱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就将肖堂和儿子肖永飞连夜绑架到镇政府,非法拘禁了一天一夜,最后郝建军、彭立明强行让他们交了2000元所谓的“办班费”才让回家。

有一次代王城一村有个法轮功学员(张同勤的妻子)到李进军家串门,被包村干部郝建军看见,等老太太回家后,郝建军和施怀找到她,谩骂恐吓,老人的残疾儿子和他们理论,被他俩狠狠的打了一顿。

2001年4月份的一天晚上,郑荣新、刘建兵、高海、樊金海等,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蔡金枝家,说有人举报说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去过她家(后镇政府内部透露是司法所李根开车去小水门头村下乡,看见李进军从一村出来,就认为是去她家,其实是去别人家干活)。强迫打开柜子,抄走了一本《转法轮》,把她绑架到镇上,第二天才将她放回家。

2002年7月的一天晚上,当时的政法委书记杨艳红(现任镇长),片长刘合、下乡干部李万、村干部杜善志、张全忠闯入肖堂家,无任何原因,非法将肖堂带到镇上。连夜由郝建军、彭立明、刘合、李万将他非法送入县洗脑班,强行洗脑(所谓的洗脑就是把大脑中“真善忍”洗掉),十五天后杨艳红、张建强领回(据说当时将他带走时,就从村干部手中要去几百元钱,做为办班费。)

2003年3月份,李峻峰、小冯闯入刘家庄村民张有家,看见君子町村的张建清正在看大法书,就把张有的妻子叫到大队,又打电话叫来一帮镇上的人来威胁她,非要5000元钱才能放人,否则就是和政府做对,她家没钱,向亲戚家借了1600元才算了事。他们还破口大骂张建清下流话,左右开弓打她耳光,然后带到镇上,才知道她没有丈夫,没有油水可捞,就几下把她踢倒在地,几个人一起乱踢,直踢得她抱成一团,就这样被打了个半死才罢休。

2003年10月,镇综合治理办的郝建军带一伙人窜到李家碾村李桂梅家,看到几本大法书,非要她交5000元钱,迫于压力家人交了1100元。

六、对大法弟子李润梅的迫害

2001年6月,李润梅去代王城办事,被党委秘书刘建兵非法跟踪,见她跟一位学员打了一声招呼,就将她骗到镇政府办公室审问,又搜她的提兜,问她写没写保证,李润梅说:“没写,大法对我有益”。政法委书记郑荣新气急败坏起身打了她两个耳光,又将她关了起来。李润梅她绝食抗议三天才被家人接回。

同年9月的一天晚上,恶徒张建强、刘合等4人又来到李润梅家,说要问话。当时家里正在吃饭,她连饭也没来得及吃,就被强行拉到镇上拘留了一夜,第二天被张建强、郑荣新骗到县看守所隔避的洗脑班。那段日子,不法人员多次闯入她家翻箱倒柜。婆婆有病,每次吓的都要病情发作,疼痛不堪。孩子小,每次吓的手脚发凉,不敢说话,不敢动。

李润梅在洗脑班里绝食绝水抗议6-7天,人已不成样子了,他们就给她灌食,灌食非常痛苦,把人四肢绑在“死人床”上,用钳子撬开嘴,用没底的雪碧瓶做漏斗,给嘴里一个劲的灌玉米面糊糊,根本不让人换气也不管死活,有的人被灌入气管,导致严重后果,甚至死亡……就这样又是一天一天的折磨。

又有一次洗脑班不法人员粱根、王国忠、高素琴、马××把李润梅按在那个从看守所借来的“死人床“上给她灌糊糊,紧接着又灌白酒,一下子她差点上不来气,马上呼吸困难,心跳加速。这样他们还嫌不过瘾又开始灌辣椒水,她马上晕过去,他们怕担责任,就叫来医生和专门看她的人在她身边看着,其中一人和李润梅是一个村的,看到这情景,哭起来,不停的喊着李润梅的名字,眼泪掉在李润梅的脸上,这时她才慢慢的苏醒,一会儿又叫来医生,灌了很多药,就这样一直折磨到半夜2点多钟。

一期班半个月,不法人员见李润梅没“转化”,接着关入第二期。第二期的班又强行绑架了几个学员,各乡镇派人来看管自己乡镇的人。代王城派的是南中教师彭金富的儿子彭立明,他为了逼李润梅吃饭、签字,就让她面壁罚站,往她脸上泼凉水,晚上不让睡觉,而且还大打出手,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头,往腰上、脸上狠狠的打,李润梅的眼差点被打坏。还逼干活,强行让人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不去就四个人抬着去。整整一个月,李润梅被折磨的人已不成样子,他们怕担责任,才让接回,并勒索3000元钱。回家后,家里人见了哭成一团……。

2001年下半年的一个晚上,张建强、高海领几个县610的人,又闯入李润梅的家,强行搜家,发现一份揭露迫害的真象资料,就又把她带走,非法拘禁了一天一夜,勒索1000元。

还有一次,喝的醉醺醺的不法人员郝建军(综合治理办公室副主任)及彭立明、樊凯,半夜强行闯入李润梅家,翻箱倒柜,最后什么也没找到,才悻悻离去。

七、对大法弟子刘贵明的迫害

2001年7月份的一天中午,法轮功学员刘贵明正在家午休,原政法委书记郑荣新、派出所张建强、高海,党委秘书刘建、包村干部郝建军、崔××等7、8个人闯进家中,把他铐走,说他制作真象材料,经刑讯逼供后没有此事,才放回家,后又到他家抓走他的妻子,他们夫妇为摆脱无穷尽的骚扰,摆脱监视,被迫留下下两个未成年的小女儿而流离失所……

2002年1月份,刘贵明在一同修家被非法绑架,在西合营派出所被人拳打脚踢,用扫帚柄狠打,电棍电,后从墙头走脱,因被打的腿脚不利索,跳入一个坑里,被砖楞把下巴磕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被从院中追出的人抓住,又是一顿暴打,第二天送到县看守所,给他戴上脚镣手铐,县610的人,公安局政保队的刘勇、王永利、樊金海等人在夜间对他施行酷刑迫害,把双手吊铐吊起,把腿放在板凳上绑着,中间用木棍压,用脚使劲往木棍上踩,手铐勒入了肉里。用木板猛打,人被打昏了,他们说装的。还把手铐在椅子背上,手从椅子背的缝中伸出去,用电棍电手,电的手上起了高高的大泡,就这样电了一次又一次,用过电刑再用灌签子刑,即用铁钉子往手里钉。恶人连续施暴三天,折磨的刘贵明人变了形,就连最熟悉他的人,都认不出来了。为抵制迫害,刘贵明绝食抗议,又被看守所警察暴力灌食迫害。家里人看他时,已瘦的皮包骨,还得两人搀着出来和家人见面。

在被非法关押半年后,刘贵明被劫持到张家口沙岭子(片地)洗脑班,每天被逼看诽谤法轮功的宣传。由代王城的杨国日、彭立明、李俊峰寸步不离的看守,将近两个月,又被县610和政保大队的人强行劫持唐山劳教所,当时唐山荷花坑劳教所不收,又送唐山第一劳教所也不收。恶人后通过拉关系、送礼,硬将刘贵明关入唐山第一劳教所。刘贵明在劳教所被逼做超负荷苦役,遭恶人殴打,直至2003年已不行了才被放回家,当时人已瘦的皮包骨,两眼发呆,连接他的人和他的妻弟也不认识。3天不会说话,不会吃饭,大小便失禁,脚肿得只能穿44号鞋(平时只穿41号)。

刘贵明的妻子流离失所后,于2002年8月份被恶警张建强、李春刚、李永亮、康峰等绑架回代王城镇派出所。彭立明、王永利等恶警用毛巾猛抽她的脸、打耳光,满口脏话的乱骂,公安局的王永利手打痛了,就脱下一只鞋猛打她的脸,打的她满嘴是血,后她被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11个月。2003年7月份又被转关到洗脑班,在那里她绝食抗议无理的迫害,610的常××,张××又对她强行灌食迫害,被折磨25天才放回家,回家后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了。

八、对大法弟子李进军的迫害

李进军2001年10月被迫流离失所时,妻子曹美云也去北京上访,不法人员就将他的父亲非法拘禁,并把他们家的彩电、三轮车和李进军的彩电抢走,更恶劣的是李富春指令学校开除李进军的女儿,一个已失去父母照看的小女孩,又被剥夺了受教育权,无奈的哭望着自己的学校、老师、同学。

一个月后,在北京遭受百般折磨的曹美云,被西合营镇接回,又被送入县看守所。两个月后被王永利强行送往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李进军在流离失所期间,被非法下了“通缉令”,四处抓捕。于2002年8月分被恶人举报而遭绑架,在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并超期羁押11个月。

九、对大法弟子段海花的迫害

2003年2月22日午后,政保大队的恶警刘占勇、方宁、樊金海和镇上的不法分子等十几个人闯入水北村法轮功学员段海花家,不由分说的把家里翻了个遍,把几本法轮功的书抄走,刘占勇还写了一些骂师父、骂大法的话让她签字,她不签就暴跳如雷的大声吼骂,这时一个派出所的警察,一连打了她十几个嘴巴子。把她带到了镇上,又送入看守所,在看守所又遭警察、犯人的毒打,还戴上脚镣。一天看守所警察杜荣涛故意刁难,她不配合,被杜指使两个犯人拽着胳膊,杜在后面用脚猛踢她背、腰部,又拿来皮管子猛抽她,她被抽倒在地昏了过去,裤子也被拽掉了。等她苏醒后又一次给她戴上了脚镣,她的腿被抽的象茄子色,肿的象粗木棍一样,腰痛的不能翻身,十几天后又被送洗脑班,那时已不能走路,说话没音,因她不登记姓名,610主任常××打了她几个耳光,用拳打她的胸部,第二天处于昏迷状态,还吐了血,五天后才把她放回家。

十、恶人名单及所触犯的刑法

这些政府中的不法人员,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36条、37条、38条、39条、41条等规定,符合我国《刑法》第13、14条关于犯罪构成的规定,而其行为属于故意犯罪,具体如下:

1、侮辱罪、诽谤罪。《刑法》第246条
2、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刑法》第251条
3、滥用职权罪。《刑法》第397条
4、非法搜查罪。《刑法》第243条
5、非法拘禁罪。《刑法》第238条
6、刑讯逼供、暴利取证罪。《刑法》第247条
7、侵犯通信自由罪及私自开拆、隐匿、毁弃邮件罪。《刑法》第253条
8、虐待被监管人罪。《刑事法》第248条
9、故意伤害罪《刑法》第234条
10、徇私枉法罪。《刑法》第399条


参与迫害的单位、个人名单(区号0313):

代王城镇
段 斌 原镇党委书记,现任蔚县司法局局长。
李富春 原镇长,后任党委书记,现任阳眷镇党委书记。
郑荣新 原镇政法委书记,现已退休。
邵 杰 原镇派出所所长,现县联防队队长。
张建强 镇派出所副所长。
樊金海 原镇派出所干警,现在公安局政保大队。
高 海 镇派出所干警
樊 凯 武装部副部长 7202608
田建全 镇工作人员 手机13582436200
武 春 镇工作人员 
郝建军 镇综合治理办公室副主任 7201298 手机13831395863
李永亮 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 7012039 手机13932327161
彭立明 镇综合治理办职员 7200565 手机13933992598
李俊峰 镇综合治理办职员 7217926 手机13633236029

蔚县公安局政保大队
王永利(队长)
甄占山
刘占勇
樊金海
方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