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莱西市恶警与山东省王村劳教所恶警对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18日】我叫孙玉珍,是山东省莱西市第三中学的教师,莱西市第十一至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87年——2002年)。

学法前曾患过多种疾病:浑身疼、怕凉、胃痛、便秘、妇科病、常年感冒等,产假到期根本上不了班。为了健康,前后服过几百付中药,用过多种偏方,吃了营养药物,也学过几种气功,效果都不明显。开始那几年,先生和我两人的工资全用在吃药上还不够。当时月工资40几元,而每副中药最贵的得5元多,每天一副。后来治到能坚持上班,但每天在病痛的折磨中活得很苦很累。从家里到单位骑车也就十多分钟,到校就累得不行,都是咬牙坚持上班;在家做饭得两只手拿小铲子炒菜;衣服洗几件就得到炕上躺一会儿,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稍微重一点的家务活全是丈夫的事。到98年夏天,胳膊疼得干脆不能干什么了,全家的衣服由当时上初三的儿子洗。每到新学期,我便找领导要求少安排工作,让领导也很为难。

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满身的病不见了,连感冒也没有。六年来没再吃过一片药。过去手无缚鸡之力,现在能一只手提一大桶水,两只手同时提。农忙时回家帮助干活比村里人还能干。老家遇红、白事,不管多少桌客人,基本都是我炒菜。在学校里最多时上两个级部10个班的课(同课教师外出学习,主动帮他代课)。有时一节课上三个班级,从早自习一直忙到晚上9点多,也不觉得多累。

大法不仅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更重要的是叫我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事事做好人、为别人着想,工作上兢兢业业。一年四次的全市统考,我所教的两个级部成绩几乎每次都是全市第一(同类学校相比),学校里老师、学生需要帮忙的我都尽力去帮。放假时学生不愿往家拿的铺盖等全送到我家(三个班级)。在青岛学习时,厕所里没有水,大便冲不下去,臭气熏天,而宿舍就在隔壁,大伏天老师们都关上门、窗,点上香。我去后,每天早晨从洗手间用脸盆端水一个洞一个洞的冲干净,宿舍里打水、扫地更不用说了……。其实我们炼法轮功的个个都在做好人、更好的人。

然而对这么好的功德大法,江泽民却出于小人妒嫉,发起了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运动。近年来,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受到种种迫害,家里亲人也成天担惊受怕,精神上受尽折磨。

1999年8月份,(7、22那天我正好到外地学习没找着我),莱西市夏格庄镇派出所警察,多次通过学校逼我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到我家進行骚扰。之后的几年中派出所多次派人到学校找领导、教师对我進行非法调查,在师生中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2000年12月,我依法准备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结果在望城火车站被非法搜查、拦截。一恶警对着我的腿、脚猛踢。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告诉警察自己老伴一身的疾病,炼功后全好了,劝警察不要干坏事,会遭恶报。恶警便对老人连续的抽耳光,并叫嚷说他不怕恶报。他们没收了我们的火车票,还从我口袋里翻走50多元钱拿走不还我。当天夜里我被关進莱西市公安局,他们用手铐将我手背铐了一宿。第二天以拘留相威胁,逼迫家人代写了保证,并强行拉我手按手印。

2001年3月,学校领导伙同莱西610不法人员将我非法关進莱西党校洗脑班,剥夺我的人身自由,逼我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东西,听所谓的转化谎言,逼我们与师父决裂,与大法决裂。

2001年8月6日,我在家中被莱西市夏格庄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并由莱西市610不法人员王守华、沈涛等送往山东淄博王村洗脑班迫害,受着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他们不让我睡觉,长时间一个姿势坐小板凳,逼我们看、听诽谤师父与大法的录像,写揭批师父,揭批大法的文章,两个多月内竟向家人勒索现金7千多元。

2001年底,年度考核时,在我每次教学成绩均为同类学校第一,时时处处修心重德的事实面前,却给了不合格的等级,并扣罚当年的奖励工资及应晋升的一级工资。

2003年3月17日我正在集市上卖水果,突遭当地派出所恶警谭高峰等绑架。第二天由所长乔守福、副所长董振起及谭高峰将我送往青岛大山看守所。在那里非法关押25天后,于4月11日又由莱西公安局沈涛及夏格庄派出所的乔守福、董振起等把我骗到山东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二大队。骗我说是放我回家,实际是非法判我三年劳教。

为抗议他们对我的迫害,自被抓之日起我便开始绝食。在看守所里,管教唆使6、7个犯人将我按倒在地,强行灌食。我对犯人说,好妹妹,无论你们怎么对待我,我都不会怨你们、恨你们,但是你们不能这样做啊。我告诉她们法轮功是受迫害的,她们这样是助纣为虐,这样真的对她们不好。大多数犯人流着泪按着我。等到下一次灌食时,同监室的除几个吸毒犯外,其他人管教怎么叫都不出去。她们只好找外室的犯人拖我。

到了劳教所他们则将我拉到了山东省八三医院(地处王村镇)灌食。我不配合,恶警便狠狠的抓住头发往后猛翘,从鼻子里插不上(他们一插管子就到了嘴里,我就用牙咬住,从另一鼻孔插又咬住。)他们便野蛮的敲开嘴用开口钳将嘴最大限度的撑开,一次曾导致下巴脱臼。他们就这样野蛮的从嘴里用最粗的管子插,每次都是连痰带血吐一堆。这期间,她们把我关在恶警的厕所里,大队长王惠丽、恶警董新英,经常将我铐成站不直,蹲不下的姿势,恶警夏丽、王文婷等动不动就用脚踢我,并一天到晚逼迫我听、看诽谤师父的录像或邪悟者的谎言,企图毁掉我的意志。

5月下旬,我停止绝食。为了逼我写保证,警察赵丽把我关在楼梯洞里白天黑夜罚站,连续八、九天,看我腿肿得快站不住时,赵丽唆使邪悟者高国华以我的名义写保证,并伙同史爱国、张秀珍等动手强迫我按手印。为此我开始第二次绝食,她们除重复第一次绝食期间对我的迫害手段之外,最后将我铐、绑在床上。他们将铺板抽掉,放一块比身体宽一点的木板将我按倒在上面躺下,将我的手铐在床头,身子与木板一块从上往下捆绑五、六道,一天灌食、水六次,不准上厕所。8月初我停止绝食,她们连续用不让睡觉、不让洗刷、不让解手等方式迫害我。有段时间规定我一天只准去厕所两次;大便限制在晚上十点半后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前这段时间。有几次我刚到厕所便被犹大张连荣拉回来,还一次我正大便恶警孙振宏硬是把我从便桶上拖了起来。

10月底至11月,为评所谓的文明劳教所,对我们这些不放弃信仰的学员進行了新一轮迫害。孙振宏、赵丽、王颖等轮番24小时为我“值班”,白天将我铐在楼梯的栏杆上,胳膊平着拉直,或吊着铐,让脚刚落地;晚上将我铐、绑在床上。更卑鄙的是她们逼我对师父不敬。在此之前她们长时间不让去厕所,我实在憋不住尿在一小塑料袋里,赵丽一直让我用手提着。我往地上一放撒在地上,赵丽等硬是强行扒我衣服擦地,因我坚持不服从才没扒下来。这次我不吃不喝硬是憋了三天,最后尿在裤子里,它们一个星期不让我换衣服。

2004年元旦那天,我刚喊了几声“法轮大法好”,几名恶警便如狼似虎般的冲了上来,把我抬到另一室,抬起来往地上猛蹾,然后在王惠丽的唆使下,将鞋垫,袜子、塞進我嘴里,用胶带封住我的嘴,并给我扒去外衣,只留一件单内衣,铐在窗户上(还是站不直坐不下)。警察孙振宏不时的打开窗户冻我,直到有一天窗户冻得推不开才罢休。这次迫害持续了十多天。

2004年3月底的一天,吃完饭我刚站了一会被孙振宏发现,便冲進来嚷道:谁让你站起来的?快坐下! 她们要我坐我就得一直坐着;让我站,我就得一直站着。这次我没顺从。她两手抓住我肩膀,双膝用力顶我腿弯处,强迫我坐,我仍不顺从。她便招呼人用绳子把我捆起来。

为抗议迫害,我开始第三次长时间绝食。她们把我送進严管室,强行灌食。为不让我拔管子,将我手铐着,再把腿一道道用绳子捆上;为了不让我说真话,喊“法轮大法好”,不知用胶带封我嘴多少次。

直到有一天,她们自己觉得再这样在劳教所待下去,我真的就不行了,才放我出来。

坚修的大法学员在劳教所里全遭到严重迫害。2003年10月至11月份,一年多来始终不向邪恶妥协,坚持修炼的学员,被她们送到男劳教所進行所谓的“帮教”,最后就是威胁。他们使用了最卑鄙无耻的手段迫害学员,企图达到她们邪恶的目地,但都不可能成功。

他们甚至采用电击来迫害坚定的学员。一陈姓的科长就曾指使恶警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有几次听到从隔壁室内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大法弟子杨文杰就是遭此种迫害的一个,我出来时,她还被关在严管室里。

相关恶警的电话:

莱西市夏格庄镇派出所: 区号:0532 邮编:266600
所长:乔守福:0532——6435666转8738(办公室) 0532——8465016(住宅)
13863906208(手机)
指导员:董振起:0532——8478065(住宅) 13356897318(手机)
副所长:谭高峰:0532——8490188(住宅) 13356897286(手机)

莱西公安局办公室秘书科:0532——8483613转8655
局长:吴进喜: 0532——8483613转8661(住宅) 13905428286(手机)
副局长(兼610办主任):王建志:0532——8483613转7099(住宅)13954287766(手
机)
沈涛:0532——8483613转7387(住宅) 2067030(小灵通)13793229166(手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