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21日】据可靠消息,2004年12月——2005年1月期间,黑嘴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再次进行迫害。尤其是四大队, “不决裂”的学员不许睡觉,稍一闭眼,就被恶警用电棍电。笔者和几位曾在那里被非法关押过的大法弟子共同回想起那里的情景,至今仍觉怵目惊心。

四大队大队长张桂梅利用伪善欺骗学员,对大法弟子说:“是她们自愿决裂的。”下面就看看她们是如何逼法轮功学员“自愿的”。

精神迫害:

对非法关押的学员实行包夾制;对“不决裂”的学员实行严管,用最邪恶的犹大24小时跟包,间距不得超过一米。两个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互相对视一眼,都会招来犹大、管教的叫骂。对刚被关押进来的学员实行所谓的帮教,由犹大们轮番围攻,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犹大两小时一换,坚定的大法弟子不允许睡觉。有个同修三个月中,没睡过一宿整宿觉,隔一、二天就来个通宵不让睡;还有个同修由于“不决裂”,十天十宿没让合眼。成天逼着大法弟子看邪恶编的谎言,电影、恐吓大法弟子如不决裂就加期,过院(送女子监狱)等。胁迫家属犯罪,让骂李老师,“不决裂”学员不准家属接见,接见时就教唆家属辱骂学员,挑拨夫妻关系,让学员的丈夫(或妻子)与学员离婚。甚至不许大法弟子洗漱,不许上厕所,有时不允许买卫生纸等日用品,侮辱、谩骂随处可见。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中,使人精神压抑得透不过气来,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有的甚至失去生命。

四大队大队长关威不但狠毒的逼迫学员决裂,而且还非法威胁大法弟子家属,逼着绝食抗议的学员的家属签字,此学员死了与劳教所无关,家属不签字,关威就把家属也关在劳教所。

对到期仍坚持信仰的学员,劳教所又通知当地610接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四大队三小队有一学员判三年,又加期后仍不“决裂”,于是劳教所通知当地610, 但610没人来,劳教所就非法又关押3天。此大法弟子的丈夫等了三天没有放人要上诉,大法弟子本人绝食抗议,他们才把大法弟子放了。四大队一小队一大法弟子被劳教3年又加期100天仍坚持修炼、不“决裂”,被送长春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家属拒绝配合,不给它们钱,它们没办法才放人。

肉体摧残:

除不让大法弟子睡觉外,还采用罚站、电棍电、拳打脚踢等方法迫害大法弟子。一小队的韩希焕六十多岁,坚决不决裂。管教王朱峰不让他睡觉,用酷刑,电棍电他,致使韩的腿无法正常行走,走路一瘸一拐。

二小队有几个学员由于发表声明“五书作废”,重新修炼,被管教刘志伟施以电击,在走廊听到电棍的噼啪声和学员的惨叫声,当然也经常听到被电的和被打的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

三小队有个学员因不写“思想汇报”,被封小春管教电得大便都屙在裤子里,几天走路都得由人扶着。

四小队恶管教王晶,除了对本小队的大法弟子毒打,加期迫害外,还逼其它小队坚定的学员与发烧疑似非典的病人住在一起。她还逼学员家属给学员存钱,家属交给她100元,学员查帐,发现她只给存50元。有的学员家属拿钱来给学员检查身体,查完后她不算帐,剩钱不退还给学员。她对违心妥协、写了“决裂书”的学员还继续疯狂迫害,连续几夜不让睡觉,让念和背骂师父和大法的东西。一个被迫写了决裂书的长春学员50多岁了,不肯回答骂老师和大法的题,王晶竟电击这位老年人的阴部,该学员承受不住,无奈被逼迫写了40遍王晶让她答的题。王晶伙同劳教所医生、犯人张英华、犹大赵亚秋往粥里放浓盐给大法弟子灌食,导致大法弟子晕过去几个小时,差点中毒死亡,实在太心狠手辣。

五小队管教张雪松怂恿犹大李凤丽、郭俊芹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崔正淑个小体弱,犹大李凤丽、郭俊芹却逼着崔背另一名被迫害得不能走路的学员,每天上下六楼,每次累得崔满头大汗,一次崔实在背不动了,有个学员跑过去帮忙,却被犹大制止并谩骂,致使崔被迫害得咳嗽,下肢浮肿。郭每天向张雪松汇报。对学员遭受的这些迫害幸灾乐祸。有一名学员刚来时绝食抵制迫害,张雪松就叫犹大李凤丽、郭俊芹给这位学员灌食,吐在地上收起来重灌,让胖子林影专门坐在这个学员的肚子上,故意造成这个学员呼吸困难。灌食每次灌很多,撑得她无法动弹,还不许她上厕所,让犹大李凤丽在这个学员的脸上、手上写上辱骂大法及创始人的话,手段凶残卑劣至极。张雪松叫一名大法弟子和一名长满疥疮的学员睡一被窝,看看到底能不能传染上,虽然睡了一个月也没染上,但从这里可以看出张的邪恶狠毒心肠。

六小队管教张淑华也极其邪恶,除用电棍电大法弟子外,一次竟连续四天不让大法弟子施亚珍(68岁)上厕所,使这个老人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张淑华还怂恿犹大谩骂,捆绑大法弟子施亚珍、朱喜玉,把朱喜玉在地上、楼梯上拖,把后背都拖烂了。在张的怂恿下,犹大们肆无忌惮的干坏事,将大法弟子的嘴、脸,经常抠出血。将施亚珍捆绑起来,整宿不让睡觉。用绳子把学员绑上拖着上、下楼。这些犹大残害大法弟子和管教一样恶毒。

四大队大队长李小华,逼迫大法弟子超负荷劳动,稍慢点,便破口大骂,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直接接触有毒物品(胶、羽毛等)。非典时期有的大队生产的防毒口罩,在同一个生产车间,一边生产口罩,一边是未经消毒的羽毛工艺品,对生命极不负责任。四大队逼迫学员扒大蒜,(大蒜是大队长张桂梅家的)手都冻裂;挑瓜子,每天早上5点起床,有的生病了也得干,灯光昏暗,多数学员造成视力下降。吃的极差,盐水白菜汤、萝卜汤、海带汤、土豆带泥。非典后好一些,但菜饭量少,基本吃不饱。过农历新年时每人只发三个饺子,平时很难改善一次伙食,可食谱上却写着大豆腐、干豆腐等,逼着大队学委(学员)签字,造假应付上级检查。三大队有一名学员是延边人,由于不报姓名,被绑架到劳教所。途中,警察在路边挖坑,将这名学员推到坑里欲活埋,未得逞。该学员到劳教所后,向上级有关部门申诉,可劳教所至今未给回音。

经济勒索:

恶警非法榨取大法弟子钱财。小卖店卖生活用品,高出市场价2至3倍,一包普通卫生纸市场2元,这里4元;一包卫生巾市场3元,这里6元。合餐费高,60元钱只能买到十几元钱的食品。家属探视时带来的日用品不许往里拿,如拿还得买它们的水果、西瓜等,20元钱只能买3、4元钱的东西。有的恶警直接向家属索要钱财,如不给就用加期、送洗脑班恐吓(三大队)。

四大队生产奴工产品“宇平人形”(冯宇平)销往日本,是日本殉葬品。为了给劳教所四大队管教赚钱,节假日学员都不许休息。四大队大队长、李小华、关威为了更多榨取学员血汗,有一段时间学员白天在车间劳动,晚上还得加班。晚上他们偷偷摸摸用黑塑料袋往寝室背活,有时甚至让学员超时劳动到夜里十一、十二点钟。2003年五一节,正是非典时期,那天四大队学员干了一个通宵。表面上是瞒着所领导,实际上是互相勾结,合伙捞钱。

长期生活在这样条件下的人变得目光呆滞,反应迟钝,身体虚弱,面容苍老。有的人刚去时还满头黑发,一年之内就变得白发苍苍,精神忧郁。这只是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这就是共产党对外宣传的“教育、转化、挽救”的真实写照。这里所谓的“转化”就是把好人变成坏人,变成表里不一的人恶人,看那些放弃“真、善、忍”信仰的犹大有多坏,就知道这所谓的“转化”有多邪恶。这些犹大甚至比外面社会上的坏人都恶劣。它们仗着恶警撑腰,真是无恶不作。他们向管教打小报告,给大法弟子加期。如长春犹大李凤丽就被管教称为“二管教”,在邪恶管教与犹大的迫害下,有的学员被迫害致疯、致病、致残、致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