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凤云在万家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前后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21日】

时间:2004年2月27日晚10点钟左右。
地点: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一车间。

当时万家劳教所的作息时间是:早6点10分出操,6点30分到车间干活,7点女队开饭,中午12点女队开饭,晚4点多开饭,开完饭后再干到晚10点多收工。如果抢任务,加班到晚上11点或12点那就没准了。开饭时每个队从坐到饭桌前算起10分钟内必须吃完,吃饭慢的或牙齿不好的根本就吃不完、吃不饱。吃的是用玉米粉碎后的玉米面制成的板糕,有时煤渣、沙子、土面混在其中。每天只有四次大小便时间,每次每人不得超过2分钟。在万家劳教所,恶警们把出操、开饭、放便都算做是休息时间,其余从早6:30分到晚上10点钟的全部时间都必须坐在车间里干活,15——16个小时不准串坐、不准说话、不准休息,稍有不慎便会遭到恶警们一阵歇斯底里的训斥、讽刺、谩骂甚至毒打。尤其是刘白冰、王娜娜、丛志秀、谢春香、邱阳、倪莉等恶警,整天阴沉着脸,和大法弟子们连喊带叫,毫无人性可言。

由于长期被非法关押在这种邪恶、恐怖的环境中,再加上长时间超体力、超负荷的紧张劳作及严重的营养不良和有毒的刺鼻的、呛人的粘书胶味,还有恶警们对大法弟子滥用酷刑,时时都威胁着大法弟子们健康的生命。有的大法弟子戴上口罩,有的用围脖把鼻子、嘴都系上,还是不行,有的头疼、有的全身疼,有的恶心呕吐。而恶警们则每个人戴个大口罩,站在车间外开着门看着。2月份的哈尔滨冰天雪地、开着门,车间里冷极了……2004年2月27日晚10点钟左右,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一车间,还在紧张的干着活——装订书籍,而惨案就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了:

2004年2月27日晚10点多钟,大法弟子赵凤云突然剧烈的呕吐,手中的活也掉到了地上,,她对面的同修急忙喊管教,告诉管教说,赵凤云今天一下午都不舒服,大法弟子清莲(化名)急忙去照顾赵凤云,这时赵凤云又要吐,于是清莲端来了洗手盆,吐完后赵凤云说要上厕所,而恶警管教却不让去,没办法青莲扶着赵凤云趴在桌子上,过了一会儿,青莲又问赵凤云还想不想上厕所,赵凤云却没有了反应,不一会儿只见赵凤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两眼发直,嘴唇发白,车间里的其他大法弟子都过来看赵凤云。这时恶警张念荣叫喊着要大家坐回原位。

20多分钟后,恶警才拿来一瓶速效救心丸,可此时赵凤云的嘴已张不开了。一同修用手绢把她的牙撬开,发现赵凤云的舌头都白了,身体也在变凉,赵凤云又大口大口的拔了两口气,身体开始往下滑,就再也没有反应了。

就这样大法弟子赵凤云被万家恶警们迫害奴役而死,此时整个屋里的空气好像都凝固了,难闻的胶味和莫名的臭味简直令人窒息,死一般的静。大约半个小时后,值班大夫恶人孙树军和恶警唱凡才来,看看瞳孔,做做人工呼吸,用拳头砸砸赵凤云的心脏部位,都毫无反应,证实人已死亡。而恶警们为了掩盖它们的罪恶,撒谎欺骗大家说,赵凤云需要拉到市里医院检查,强行让大法弟子们收工。车间里只剩下赵凤云的遗体,面对着万家劳教所的恶医和毫无人性的恶警们。

回到宿舍后,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心里牵挂着赵凤云。

赵凤云,50岁,哈尔滨市某工厂职工,炼功前曾患有心脏病及其它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这些病都好了,为向政府说句真话而被抓并被非法劳教3年,在万家劳教所已遭受了一年半的迫害,今天万家劳教所这些恶徒为了挣钱,超时间、超强度、超负荷的奴役大法弟子,图财害命。赵凤云所在的三班大法弟子们都坐在床上不睡觉,她们忘不了刚才的一幕幕,伤心流泪,这时恶警邱阳把刚才照顾过赵凤云的清莲叫到水房一顿拳打脚踢。青莲质问为什么打她,邱阳歇斯底里的说:“就是因为你照顾了垂死的赵凤云,就是因为你为死去的赵凤云流泪。”世人啊,你们看一看万家这群恶警,它们还是人吗?还有人性吗?随意的草菅人命,就连对将死之人尽一份人应有的关爱它们都容忍不了,这就是中国万家劳教所的警察,江氏流氓集团的所谓执法人员。

大法弟子们面对这些威胁并没有屈服,第二天全体大法弟子绝食、罢工。在出去上操时,在操场上共同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恶警们惊的全都傻了。大家要求它们讲出赵凤云被迫害的真实情况,恶警们无奈的告诉说,赵凤云当时就死了,而且向大法弟子们保证以后不管完不完成任务,到晚上9点就收工。

在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们不畏强暴,用生命捍卫真理,用生命抑制迫害,用生命铸就勇气长城,用生命呼唤正义与良知。我们呼吁:所有善良、正义的国家和人民,让我们站在一起,共同制止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共同制止万家劳教所的恶行,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把恶徒绳之以法,还正义、公道于世间。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