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沙河市大法弟子张广才受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24日】张广才,男,44岁,于1986年从山东省冠县来到河北省沙河市,在市区建设路开一牙科诊所至今。

94-95年间,张广才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严重时不能干活,曾经多方求医、锻炼均无效。95年8月张广才有缘接触到法轮功,开始看读书、看讲法录像,修炼法轮功。仅10多天的时间,奇迹出现了:全身的病都好了。和众多的修炼人一样,张广才由于在大法中修炼,身心得到净化,处处为别人着想,按“真、善、忍”的法理升华着自己。以其精湛的技术和高尚的医德享誉沙河,时常患者盈门。

近几年来,沙河市公安局一些人不顾法轮功造福百姓的事实,在江集团的蒙蔽和胁迫下,对张广才多次迫害,给他的家庭和本人带来巨大的伤害。

* 劳教两年被踢断两根肋骨

2000年10月,张广才被送邯郸劳教所劳教两年,在那里受尽苦难,还被恶警踢断两根肋骨。劳教所为推卸责任仓促送张广才回沙河。

2002年初(腊月29上午),同屋住的老石身体不好,没起床吃饭,张广才叫老石起来喝点水,被教导员(二大队)王旭升(音)看到,进屋说:“不知道吗,你们炼法轮功之间不能说话。”广才说:“老石身体不好,没起床吃饭,我想叫他起来喝点水,大过年的,都快60岁的人啦,这样做有错吗?”王旭升说:“好事不用你做。”张广才说:“我没做错事,在一个屋住着不能说话,谁定的?”王旭升两眼一瞪,叫两个劳教人员把张广才带到队部开始打张,打着打着,王旭升朝张广才的左下肋猛踢一脚(穿皮鞋),当时张广才坐在地上就上不来气。就这样把张广才带回屋,广才痛苦的躺在床上。

为此老石绝食抗议。正是过中国年的日子,为了不麻烦别人,张广才一直忍受着,几天后身体状况更加恶化。同室的反映到赵队长那儿,在所里治了几天也没管用。一天上午,本队杨科长、高飞(音)等几人带广才到邯郸一家医院拍片,杨科长拿着结果对张广才说:“没事,不信你看看。”当时张广才相信他,就没看。后来才知道张广才有两根肋骨被王旭升踢断。恶警们竟不顾张广才受到的严重伤害而对他进行欺骗。

由于情况严重,他们怕承担责任,当天下午就给张广才办了解教手续。当他们把张广才送回沙河时,当地的政保科长贾起芳看张广才的身体状况严重不敢接受。这时劳教所的人把张广才从车上扶下来溜走了。

* 正当生活被无端迫害

2004年6月6日下午,身着便装的三个人来到张广才的牙科诊所,让正在给人镶牙的张广才跟他们走一趟,说问点事情。张的爱人张兴芳坚持要他们在诊所问,没时间去,于是张兴芳被强行带走。张广才也被公安局的禹书平带到沙河市公安局,门诊的门也不让锁,钥匙被刘童林局长从手中拿走。 在公安局张广才讲了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受益的情况,和法轮功修炼者不会与人争名利,更不会与政府作对,只是自己有个好身体,按“真、善、忍”做人,对自己、他人、社会都有益等。也没有再被问什么,可是不让回家。张广才的诊所里有很多人等着治疗,儿子再过两天就要高考,那里需要他。在公安局张广才拒绝吃饭,被铐在铁椅子上。直到6月14日,因不放弃修炼,张被送邢台洗脑班。在公安局,这么多天中,只有两夜是在床上睡的(还被铐着),其它日子都被铐在铁椅子上,不让睡。

邢台洗脑班(法制中心)的恶人不让张广才休息,不停的摇晃,甚至对他拳打脚踢,并进行强行灌食。灌食时几个人把他按住,一人用刀子将他的嘴撬开,再用一个大注射器将食物往嘴里灌,并用毛巾堵住嘴,把他的头往后按,使头仰起来,使食物(奶粉、米汤)在嘴里堵着,吸气时食物就进了气管,无法正常呼吸,非常痛苦。他们还把张广才铐在铁椅子上迫害,强迫他放弃修炼。张广才曾一度被迫害得神志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当他清醒过来后他马上声明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为此,邱有林对他恶语相向并再次对他灌食迫害。

沙河干警白天黑夜轮流监管张广才。晚上,高兴了让在床上睡,不高兴了把他铐在椅子上,上厕所得他们陪着。因晚上他们不愿陪他去厕所,他只好一天只喝几口水,少吃饭。直到9月9日张广才才回到家中。原本健壮的他成了皮包骨。

期间,张广才的爱人也毫无理由的在沙河看守所被拘留三个月;几天后就要高考的儿子被带走,晚上十点多才被放回;家门锁被撬坏,家里被搜了一个遍,对女孩子污言秽语;钥匙也不给,过了几天才要回;门诊部被搜,四、五百元现金不见了。

* 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噩梦刚过,一切还没恢复正常,2004年12月24日下午又有一伙人到张广才诊所,什么也没说,在门外将他爱人带走;张广才穿着白大褂棉袄也不让穿就被送到邢台洗脑班(所谓的法制学校)。当天,自称邢台桥西宋队长的对他刑讯逼供,强行给张广才上背铐,在手铐里加上书、酒瓶,用电棍电,张广才的手腕上留下了伤痕;宋还说什么打死算自杀。

张广才用绝食抗议迫害,被邱有林用同样的方法灌食。每次对他进行灌食的人名字叫李现锋,20多岁,据说还是个大学生。在这所谓的法制学校,这些人却在干着天理国法都不容的事。都有父母儿女,他们竟不听劝善,肆意妄为。几天时间,张广才就被灌了五、六次。29日下午张广才被送回家。

回家后,张广才呼吸困难,身体疼痛,左下肋疼痛难忍,到医院去拍片检查,医生说:“肺部受到严重损伤,曾有两根肋骨骨折,这次原骨折处有再次骨折的可能。”张广才的身体越来越差,气短、阵发性呼吸困难、咳嗽难以控制,夜间常被憋醒,不能平躺,难以入睡。被医生建议住院治疗。

张广才的爱人还被关在邢台洗脑班,处境可想而知。


迫害责任人电话号码:(区编:0319)
沙河市公安局局长王龙:办公室 8929666 手机 13903193607
公安局副局长刘童林:家电8932991 手机 13503197999
政保科科长禹书平家电:890391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