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昌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2005年1月26日】人类历史上发生过许多邪恶的事情,包括纳粹的集中营,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可是,令人吃惊的是:历史上邪恶事件中的迫害人的思路、方法、手段都在今天中国大陆的劳教所里得到了充分的继承和淋漓尽致的发挥。山东潍坊劳教所的大门隔开了人间和地狱,没有在这里呆过的人,无法想象这里的黑暗和邪恶。这里所谓的“转化、改造”就是让人反对正义和放弃真理,丧失掉人格,让高贵的生命变成一具奴颜婢膝的低下的工具,任邪恶摆布和利用,这也是劳教所“考核”大法学员是否“转化”的标准。

山东潍坊劳教所建在昌乐县内,所以又称昌乐劳教所。臭名昭著的昌乐劳教所是邪恶迫害潍坊地区男大法学员的黑窝,自1999年10月到2004年底,这里先后关押过近400名潍坊市各县市区的男大法学员,同时,这里还曾搞过一个特殊的邪恶机构,专门迫害昌乐县和潍坊地区被抓后不转化的大法学员。

1999年10月份以来,昌乐劳教所以所长徐立华、副所长邹锦田为首,在二大队的恶警韩会月、刘安兴、陈××、丁桂华、朱伟乐、宋忠海等的直接参与、指挥下开始了对大法学员的疯狂的大迫害,尤其是臭名昭著的二大队先后两个毒警:韩会月、刘安兴迫害大法学员不遗余力,手段最为残忍、狡诈、阴险毒辣,罪恶罄竹难书。昌乐劳教所共分三个大队,其中二大队是“法轮功专管大队”,下设两个中队,一中队直属大队管辖,二中队由中队长恶警管辖,现在由于关押的大法学员减少,已经合为一个中队。还有四十多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见附录二),年龄在25-62岁不等。

一、精神迫害

早在2000年底,恶警韩会月就指使犹大强迫让大法学员念邪恶的报纸、“教材”。如果有学员不念,犹大们就群起围攻,强制给学员灌输,轮番24小时不停地对学员念、喊,持续一周左右。到了下半夜,人最困乏时,犹大们就用硬纸板卷成纸筒,罩在学员耳朵上,疯狂地大声喊、念。由于大法学员长时间不能睡觉,再加上这样24小时地狂吼,头就象裂开一样难受,情绪极端狂躁,让人不堪忍受。这种迫害使许多学员记忆力、反应能力明显减弱,看上去大脑迟钝、目光呆滞,邪恶又反过来诬蔑说这是学员炼功炼的,给学员造谣、丑化学员,进一步欺骗邪悟者。

后来这种手段又被二中队最邪恶的犹大、现解教三年多、仍在青州洗脑班疯狂迫害大法学员的败类刘荣友进一步毒化:它编了一个自称为是“偏方”的鬼文章,其内容全是肮脏的辱骂师父和大法的鬼话,然后拿这个东西昼夜不停地念。到2003年三月间,又有寿光海化区张呈村的犹大张华三伙同潍城区马少野的败类李永生合伙又编了一个恶毒的顺口溜,共45条,全是骂师父和大法的鬼话,一直沿用至今。凡是被迫念过这个邪恶东西的人都是痛不欲生,精神和良心受到极度摧残。恶警刘安兴看在眼里,恶计上心头,命令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必须背过这罪恶的45条鬼话。至今每天早晨5点30分和晚上的10点整,站在劳教所的高墙外,就可以听到二大队楼上传来的多人一起念鬼话的怪声。

恶人为了迫害大法学员耍尽了花招,尤其是对不妥协的大法弟子。例如:挑起神志不清的邪悟者对坚定的大法学员的仇恨。只要有一个学员不转化,所有人都被严管:不许互相说话,不许看电视(看电视,在劳教所里,对邪悟者来说诱惑力非常大),白天干活,晚上固定“学习”(强制洗脑),这样,邪悟者们就十分仇恨坚定的大法学员,大法学员就面临着恶警的威胁(电棍电、延长关押时间)、犹大们的熬夜、体罚、洗脑和邪悟者的嘲笑、谩骂、歧视。恶人迫害都是关在严管室或办公室里电、打,不让其他人看到、听到,还欺骗刚进去的学员说劳教所从来不打人,尽管夏天洗澡时老学员身上的伤痕清晰可见,可是这种假象迷惑了一些人。

劳教所的邪恶洗脑使人的观念变得十分变异、善恶颠倒。在劳教所里,邪恶之徒把无私善良的大法学员诬蔑成为“只为圆满,不顾他人的自私者”;把流氓政府迫害的结果说成是学员自私造成的。一切善的被诽谤为恶的,邪恶下流的成了高尚无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恶警的诱导、欺骗使邪悟者把出卖以前的功友当作是救人,把大法学员的坚定说成是自私、不为家人着想,把劝别人不要看黄色杂志、说下流话说成是思想保守、不与时俱进,从而揭发、迫害。劳教所里骂人、打人、吸烟没人敢劝,否则被告发,列入黑名单。

许多学员在高压、欺骗等手段迫害下写了“五书”后,身心极度痛苦,许多人整日恍恍惚惚的,只知道干活、吃饭、睡觉。有的人被弄得神魂颠倒,人格丧失,好坏善恶不分,各种病缠身,思维逻辑性极差。原来一群身心健康的人,被“转化”、“改造”成像一群精神病人。

由于劳教所的变态邪恶管理,使学员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身体长期疲劳,视力急速下降、驼背、食欲不振、营养缺乏(劳教所伙食极差,煮的菜不如喂猪的),邪悟者更是糟糕:脚气、疥疮横行,身体浮肿,瘫软,身上口中发出很浓的臭味……。学员们长期受压抑、恐惧、心里矛盾(违心表态,丧失良心,生不如死)。有人得了严重精神分裂症(如一中队的宋维星,二中队的陈加新),多数人抑郁烦躁,出现精神障碍。更严重的是,许多人不敢再提(甚至不敢再想)正邪善恶,不敢再想做好人,变得思想空虚,抽烟、说脏话(劳教所里邪悟者称这是思维正常了)。特别是二大队副大队长刘安兴鼓励告发、揭批,胡说检举别人就是救人,所谓的“挽救”使人变得对正的仇恨和对邪恶感恩戴德。

二、肉体迫害

昌乐劳教所的恶人不惜采用一切想的出的残忍手段折磨大法学员,经常用的手段有:

1、当被熬夜的大法学员打盹时,用钢笔尖扎眼睛。
2、用手指关节猛敲脑门、打耳光。
3、双腿猛夹住蹲着的大法学员的身体,然后用双手连续猛击大法学员的头顶。
4、用布鞋的鞋底打头。
5、用豆腐乳瓶底猛击头顶。被这种酷刑折磨头上留下疤痕的大法学员有:山东诸城的窦金宝、战海港;昌乐的李锦中;临朐的张新忠。
6、昌邑的犹大还发明了一种酷刑:用很细的竹条抽打大法学员。
7、用鞋底长时间连续打大法学员的臀部。
8、用手猛掐大法学员的脖筋,皮筋。
9、用手猛抠大法学员的肋骨,临朐的王兴凯、刘世民;昌乐的吕范被抠得肋骨部位成了黑色的一片。
10、用手猛攥捏大法学员的睾丸。
11、两人一前一后把大法学员掀起来往地上摔,起来后再摔。
12、用断裂的桌子腿击打大法学员的手背、软骨,击打小腹、后腰。
13、用手或扫帚苗刮脚心。
14、将大法学员按在铁床上,一人在前,按住大法学员挣扎的双手,一人在身后猛抠大法学员肋骨,用脏抹布或臭袜子捂住弟子的嘴,直抠到大法学员全身虚脱,筋疲力尽,泪流满面为止。
15、用抹布猛的捂住大法学员的面部,不让呼吸,直到弟子的脸色成青紫色或已经昏死过去。昌乐的李锦中被憋得昏死过去好几次,大小便失禁;诸城的战海港也遭遇过这种迫害。
16、在弟子两手指根部夹一只钢笔,然后用力攥住夹钢笔的手指,用力转动钢笔。
17、不让上厕所,想去必须骂师父,骂大法。坊子凤凰开发区的大法学员张传政被迫大冬天尿在裤子里。
18、用那种硬塑料制成的灌水用的管子,直径有1.5厘米,强行给大法学员灌食,插管时整个大脑就象要爆炸一样痛苦。
19、用一些黄色的不堪入目的图片强行让大法学员观看,说是“恢复人情”。
20、强迫大法学员“顶头”,即用头顶住墙面,身体与地面成30度角,身子不许弯曲。
21、长时间戴手铐。寒亭的大法学员肖静森连续戴手铐近9个月,累计戴手铐时间超过一年,由于无法洗澡,肖静森穿的衣服从背心到外面的棉袄全成了油布的,棉袄后背有一个直径达30厘米的黑油圈。潍坊的大法学员于伟、昌乐的大法学员李锦中被迫戴手铐也有六个月之久。
22、还有一种摧残人的方式:让学员戴着手铐蹲在地上,用绳子(或拧紧的毛巾)分别将学员的左右胳膊与腿捆在一起,两个人一左一右拉紧绳子同时身体紧紧夹住学员,前面有人用力拉住手铐或紧紧顶住手铐,拘束住学员,后面一个人猛压大法学员的后背。这种方式对人摧残相当严重,时间一长,整个背、腿象要断裂一样。
23、强迫大法学员喝水,不让上厕所。
24、用冲厕所的胶皮管子猛插入弟子的嘴里,打开水龙头猛灌。
25、强迫大法学员做俯卧撑数百遍不止,起蹲数百遍至过千遍不等。
26、强迫大法学员长期24小时不间断的站在一块地面砖上。
27、用4根或更多高达38万伏的电棍电击头顶、太阳穴、后脑、嘴、两肾、前胸等部位。
28、冬天12月份坐在水泥地上,两腿伸直,不许弯曲,一天坐21个小时。
29、用手铐将弟子铐在双人床铁架上,脚尖着地。
30、强迫无病的学员吞吃大量药片。2004年2、3月份,寿光的大法学员李玉萍被严管时(无病),在犹大们的强迫下吞吃了一大把不知名的药片。
31、用脚猛踩弟子的脚趾头,昌乐的吕范整个大拇指被踩黑了,后来整个脱落了下来。
32、恶警教唆犯人把大法学员的头往墙上撞,说撞死了是自杀。
33、用塑料纱网的网丝绑成小刷子专门捅鼻孔,捅得鲜血直流,擦完血再捅……

三、二大队副大队长刘安兴的罪恶

恶警刘安兴,原籍青州,阴险毒辣,2002年调入邪恶中队,对大法学员的极端凶残,迫害起来不遗余力。二大队一中队恶警刘建光因迫害大法学员被曝光调走后,韩会月当上了一中队的中队长,被认为是“最乱的”二中队由刘安兴接管。刘安兴除了具有韩会月、刘建光的残暴、蛮横外,还有伪善、欺骗、阴险等特点,是潍坊劳教所最邪恶最无耻的家伙。刘安兴上台后,使潍坊劳教所进入了最邪恶最流氓的时期。

2002年11月,恶徒刘安兴当上了二中队头目后,就搞什么所谓“整顿”,寻找迫害没有邪悟的学员,强迫每个人必须写“坦白检举”,坦白自己,检举别人,威胁学员互相揭发检举,否则残酷迫害。“坦检”包括在社会上时认识哪些功友,逼迫学员出卖功友,这一部分刘安兴寄给当地610对证,不写或写不全的就惨遭迫害。学员之间禁止说话、打招呼,“递眼色”,刘安兴布置它的“骨干”严密监视,气氛异常压抑、恐怖邪恶。还要坦检家里谁还炼功,还有哪些书,让学员写信给家人,到派出所交书,并把交书的“收条”寄往劳教所。 还要“坦检”劳教所里“发牢骚”、“不听话”的学员,互相揭发检举。刘安兴在大会上叫喊:“你如果不说,别人把你说出来,就晚了,你要受到严厉打击……”

如果刘安兴认为谁写的不行,就下令“帮助”该学员认识问题,如:去严管班,熬夜,电击,去学习班,加期关押,不准家见等。刘安兴在二中队又增加了三十多条所谓“纪律”,设严管班,学习班,制定了“一帮一制度”,“连坐制度”、“定期思想汇报制度”、“家信统计制度”、“定期开‘揭批大会’制度”等迫害大法学员。

2004年元月初,二大队一、二中队合为一个队,刘安兴为中队长,合队后,刘安兴的邪恶得到了充分的无所顾忌的“发挥”。刘安兴2002年前在果园中队(非法轮功中队)时,怕劳教犯日后报复它,曾向一名当时邪悟的人诉苦:不敢管犯人。可是当它一到二大队后,看到了法轮功学员善良、不会伤害它和其家人,于是它就显露出穷凶极恶、毫无顾忌的残暴面目。

合队后,刘安兴把它在二中队试验过的办法用于整个大队。合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整顿”,刘安兴在“动员大会”上施压、威胁后在各个小组中(劳教所中队内分小组)拉出几个学员到办公室用电棍电,施恶者为:刘安兴、付光波还有一个姓郑的实习警察。被电学员的脖子、下颌等处布满血泡,一个月后疤痕还很清晰。被电的学员年轻的年老的都有,其中包括一位孤寡老人,山东寿光的魏书章,魏书章60多岁了,一个人生活,幸好炼了法轮功,身体无病,精神很好,可是中国流氓政府却把他抓到人间地狱迫害,恶徒刘安兴最爱欺负这样的老实人,它认为这样的人不会报复。魏书章被刘安兴电击、恐吓,心理上压力很大,时时处处异常小心,面色憔悴。

这次坦检运动结束时,刘安兴把十多名学员列入严管、熬夜、电击、体罚,三十多名学员列入洗脑班中迫害。洗脑班是刘安兴在二中队时搞起来的,把一些邪恶害怕的学员(正念强,不易被欺骗,经常与学员交流,做反转化的学员)关在里面。白天干活,晚上十点集中到一间小屋子里洗脑,先是念那篇鬼话四十五条5分钟,然后强制学员念辱骂师父和大法的文章,然后写所谓思想汇报、认识、检讨、读后感、反思、观后感、读书笔记、小结等“党八股”。有时还组织象中共历次运动中搞的什么“批评与自我批评”活动,实际上就是互相揭发、批判,其中揭发的内容一旦被恶警认为是“不利于稳定”或“有价值”,那么被揭发者严管,揭发者可以出洗脑学习班。谁要想出洗脑班就得出卖别人,甚至打骂不转化的学员。对于不在洗脑班上的学员,刘安兴每周安排固定时间“学习”侮辱诽谤大法的书籍,强迫每个人必须读,写读后感,它还不定期的检查一些学员背诵那篇鬼话四十五条,不定期考试,考得不好的学员进学习班。

对待那些在干帮教却不下毒手残害功友的人,刘安兴就“打击老好人主义”,加以迫害,使其渐渐的丧失了自我。对待一些年老体弱或者身体出现严重病态的学员,刘安兴更是异常的邪恶。安丘有位67岁的老人陈振东,进所一年左右身体出现病状,大队中队的主要责任干警认为可以保外就医,谈话时暗示要释放陈振东,但刘安兴一口否决,认为陈振东是假转化,病得再重也不能放。还有临朐的李钦平,青州的赵天勤等等都是这种情况。

刘安兴让每个人往家写信,谁不写信或在信中不骂大法,就被列入黑名单。在劳教所里剥夺一切私人空间,信件进出都被严格检查,家中送来的物品,许多在检查中被损坏,黑名单上的学员时刻被邪恶“骨干”盯着,连上厕所也不例外,刘安兴把这叫“一帮一工程”。劳教所里随时都可以突然搜查学员包裹、被褥、衣物,甚至强行搜身。在水房洗衣服时说话,在厕所大小便“不迅速”等等都要被值班人员、“骨干帮凶”汇报给刘安兴,列入黑名单。

刘安兴自从当上二中队的头目后,就规定每周开一次邪恶的揭批大会,一直到现在。邪恶的目的是想让每一个学员在大会上骂师父和大法,企图使坚定的学员感到孤立,这是刘安兴比别的恶警更毒的地方。每一个念过揭批的人都有沉重的负罪感,感到自己肮脏,罪业深重,不配再学大法。每次开完会后,刘安兴安排分组讨论,每个人必须发言,刘安兴的心腹、败类李永生、姜玉监督,有时刘安兴也在旁边监听,看谁说出的话不够邪恶,他就单独找该学员“教育”,威胁。

刘安兴和它的“骨干帮凶”们说“转化”是使人恢复七情六欲,观念与时俱进,为了使学员能“真正转化”、“适应社会”,2003年秋天,恶警刘安兴和马学峰指使败类李永生播放泳装和半裸体表演的VCD,强迫学员观看。它还拿“动物世界”的VCD强迫学员观看,并开会引导说:生活就是竞争,就是适者生存,就是残酷,不能真善忍。

劳教所“十一”、“农历新年”要会餐,炒几个少得可怜的菜,一人一瓶啤酒,刘安兴和它骨干们监视到谁不喝酒,就列入黑名单,迫害。一旦发现谁不吃葱姜蒜也是这样。在劳教所里身体不舒服了,也要上工干活,否则会被以“思想有问题”而遭迫害,而且恶警会强迫学员买药,不管有钱没钱,借钱也得买,没必要也得买。学员干不了活时,恶徒不是让学员休息,而是叫多吃药。
恶徒 刘安兴规定:每个月每人写一次思想汇报,汇报中队的情况,互相揭发,互相监视,使人人自危,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的手段在今天的劳教所里得到了充分的继承和“发扬”。刘安兴鼓励揭发、告密等低劣人格与小人行为,刘安兴称这种人转化彻底而予以减刑。对被揭发者就残酷迫害,用恐怖手段让其“反思”、“坦白”、“检举”。思想汇报和坦检两项迫害运动使学员不再象以前那样交流,加上“骨干帮凶”、值班人员每周一次开例会汇报,使环境变得压抑、恐怖。

刘安兴威胁加伪善的做法与世界上邪教头子的做法一模一样。它一边用电棍电学员,一边大叫:“投不投降”,凶残、疯狂。暴力过后,它会异常“亲切”、“和蔼”,“问寒问暖”,用虚假的情感关怀,使被他打怕的学员对他产生一种变异的依赖感。刘安兴还利用有些学员被关押后想家和孤独感,采用虚假的“家庭式的关怀”骗取学员的信任。

尽管刘安兴为迫害大法学员正念费尽心思,但它还是害怕、不放心,对谁都怀疑,它物色了十几个“骨干帮凶”,充当特务,插到各个小组中,监视学员的一举一动,除每周一次骨干例会外,一有情况马上汇报,汇报者可减期。特务们看到谁情绪低落就去汇报。学员们劳动时间长,早晨五点半起床,六点开工一直到十一点半,下午1点开工一直到5点半,晚上6点半加班到9点半,有时夏天中午也加班干活,很疲惫,睡眠严重不足。败类尹光德(大组长,此人在劳教所干绝了坏事,释放后半年遭报,痛苦死去)叫嚣:打盹的,迷糊的思想就有问题,到严管班“拿拿邪”就好了。

刘安兴的害怕还表现在:规定干活时不许说与工作无关的话,两人说话要让第三人听见,以便监督;不准串组;看电视不许看神话片、动画片,看书不许看有神的书。它不放心的学员家里送去的钱它都扣下,不许黑名单上的学员买东西给别的学员吃,怕学员心与心的交流。

四、弄虚作假的劳教所

中国劳教所都有检察院的办公室,这是司法规定,负责监督劳教所的执法情况。可事实怎样呢?2001年元月,山东昌邑大法学员刘述春被活活打死,恶警韩会月、陈××、朱伟乐、王队长、丁桂华等直接教唆者都没被处理,打人的凶手也没被处理。劳教所内打人、体罚等灭绝人性的迫害手段都是违法的,这些检察院的干部们不闻不问,而每当有学员站出来说句真话时,它们却说学员“反管抗改”“情节严重”,“仇视党和政府”而予以转捕、判刑。中国的“以法治国”纯系谎言。

昌乐劳教所自称文明劳教所,先看看里面警察的素质,平时变相向劳教人员索要烟、茶等,值班时向看门的犯人要香皂、要洗发膏、方便面等,让犯人给其铺床、铺被、捶背、按摩、洗内外衣。剪指甲、刮胡子也要向看门的犯人要。不炼功的犯人还争着为警察们服务,谁伺候的好谁可当“肥差”:不干活,多减期。

经常有社会上的团体到劳教所参观,每次都会增加学员的劳累,提前一两天做准备,擦地、擦窗、搜查违禁品,这些都是挤学员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参观团、检查团来前按惯例命令学员:“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该说的就是它们教的:“队长如何好,如何感激党和政府,生活好,劳动时间短,干活不累,今后如何回报党和政府……”不该说的就是这里的真实情况。参观、检查团心照不宣的拍照、摄影,拿到社会上去宣传劳教所如何文明、如何人道……经历过劳教所这段生活后,我们知道了怎么去理解中国大陆的新闻宣传:正好与事实相反。

大的节日是家见日(当然不说假话、不妥协的学员是不准家见的,家里修大法的亲人也不能见),劳教所就在大门口显眼的地方贴上“节日菜谱”,不知内情的家属看后还以为劳教所伙食很好,可知道内情的人会觉得恶心,因为上面写的再好,实际上还是煮大头菜,煮萝卜块,不但油很少,碗底总有厚厚的泥渣子。

劳教所里有篮球场,有彩电、VCD,过节日还演节目,好像挺文明,这令学员们想起了纳粹的集中营,难道人们忘记了纳粹集中营里在记者摄像机前举行篮球赛和音乐联欢会的场面吗?山东潍坊劳教所的对外欺骗比纳粹集中营要“高明”多了,劳教所强迫学员劳动的地方悬着一块大牌匾:“文化娱乐中心”,学员被严管、被打的地方叫“谈话室”、“图书室”、“教室”(教室里还有课桌、彩电等),负责迫害转化社会上的被抓的大法学员的地方挂着“法制教育中心”的牌子。有人说:中共政府再把劳教所、监狱等地方挂上“中国文化娱乐中心”的牌子,不更在国际上露脸了吗?不愧为流氓政党,流氓政府!

以上所记只是山东潍坊劳教所邪恶之冰山一角,此时此刻昌乐劳教所里的邪恶还在想尽一切办法迫害大法学员,花样不断翻新,手段越来越毒辣、凶残。希望正义之士关注,让我们一起通过各种途径各种办法,尽快解体昌乐劳教所这座魔窟,解救正在被折磨迫害的大法学员。

附录(一)

山东潍坊(昌乐)劳教所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名单:
潍坊市司法局局长兼劳教所第一政委:张成柯 办公室电话:0536-8789728
劳教所所长:   徐立华 电话:0536-6232011
副所长:     邹锦田
管理科副科长:   宋忠海 宅电:0536-6231156
管理科科长:  吕一波 宅电:0536-6221840
二大队大队长: 丁桂华  宅电:0536-6220059
二大队中队长:  韩会月  宅电:0536-6234661
二大队副大队长:刘安兴   宅电:0536-6231123
管理科科员: 李化杰 宅电:0536-6232881
管理科内勤:唐江陵(女)
教务处科长:朱安乐 宅电:0536-6228347
原二大队副大队长:朱伟乐 宅电:0536-6229105
原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刘建光 宅电:0536-6225309
原二大队一中队指导员:叶同民
另外,还有恶警:陈××(已调往直属中队)、单××、马学峰、付光波、王坚强、葛××、邢××、史××

附录(二)

山东潍坊劳教所至今还被关押的大法学员(至本稿完成时)
注:包括邪悟的
刘嘉更、胡聚本、哈建华、李寿东、刘文泉、李焕武、李强、朱向宽、金大东、张培镗、刘英选、王成、魏书章、唐连宏、宋聚群、刘通健、李健刚、邓所先、张亮、杨德鹏、赵世高、李刚、张同武、刘世民、窦金宝、朱福龙、王学云、于生泉、田道亮、王国胜、张新忠、张东林、王学敬、刘卫华、郑福祥、高吉龙、刘成刚、王树青、任炳玉、葛俊喜、王义俊、陈恒忠、王兴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6/山东潍坊昌乐劳教所的罪恶-94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