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29日】

  • 新年之际致绥中县官员及警察的信

  • 给同学的一封信

  • 新年之际致绥中县官员及警察的信

    又一个新年要到了,各家各户都准备团团圆圆过大年了,你们可能也正在和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可以说咱们现在的心情是不同的:我因为你们的无理的追捕迫害、流落在外,不要说过团圆年了,连跟家人见个面都难,这样有家不能回的农历新年我已经连续过了6个了。

    今年又是我老父亲66大寿,我身为长子,却无法在膝前尽孝。说实在的,我一个人再怎么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这对我妻子、孩子和父亲来说却是非常大的痛苦和伤害,看着别人家过团圆年,他们不但不能跟我在一起,还得为我的安全担心,那是个什么滋味?你们能体会吗?我心疼我的家人,可我却没法减少他们这种痛苦……

    可是,当我得知恶人榜上有你们的名字、想到你们和你们的家人会因为你们迫害佛法而面临那样可怕的后果时,我又是另一种心情了,本着修炼者的善和慈悲,我写了这封信。

    想一想吧,文革并不遥远,当时一些官员也都是在忠心执行上级指示,可当冤假错案平反时,他们又最先成了牺牲品,那个畏罪自杀的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又有谁会为他去辩解、说他当时是执行上边的命令呢?他们最终不是也成了这场运动的受害者吗?

    再回头看看法轮功学员,其实他们生活的目标非常简单,只想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善良的活着。修炼大法以后,他们在家敬老爱幼,与人为善,和睦相处,有的人改掉了打麻将、喝酒、吸烟等不良习惯,不与人争斗。这样能算是邪吗?如果人人都能这样,那社会不就安定了吗?老百姓多么希望能有一个安定的环境,多么希望你们能把精力用在发展经济、抓坏人、保一方平安上面,而别用在管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炼功人上啊!

    可是看看过去的一年你们又干了多少伤害善良人的事啊:黄淑俭、肖凤芝、张小敏、贺文凤、王桂芬、刘巍……都遭到过你们的绑架,他们现在还在监狱里遭受折磨。

    不仅如此,你们连修炼人的家属也不放过:2004年7月,叶家乡派出所所长王福臣等4名警察到沈阳去骚扰我的小舅子,明目张胆的跟踪我孩子,还到叶家乡我的老父亲那里,用好几辆警车包围了他的房子、并在我岳父家蹲坑,吓坏了两位老人。我这些亲人们做了什么坏事了吗?我除了不放弃我的信仰之外,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吗?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们这样不依不饶、毫无道理的干扰、吓唬他们,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也许你们觉得自己已经比以前收敛很多了,但恶事就是恶事,不管做多做少,都是天理所不容的。你们少做恶事也不是在帮别人,你们是行善还是作恶,都是在给自己做,你们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就捏在你们的手中。

    江××当初出于妒忌,扬言要三个月铲除法轮功。结果几年过去了,法轮功却洪传了60多个国家,就拿台湾来说,99年以前只有几千人修炼法轮功,现在却猛增到几十万人。国内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象,很多明智的官员和警察还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这都给他们的将来种下了善果。

    而那些追随江××迫害法轮功的官员,如北京市市委书记刘淇、辽宁省省长夏德仁等都被外国法庭判有罪了、甘肃省省委书记苏荣还成了被国际上通缉的犯人,这些人一旦出国就可能被捕。有的还连累了他们的家人。据消息:北京市公安局局长马振川,因为迫害法轮功而被国际组织追查,其子马涛因此而被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英国等西方民主国家拒签,无法出国。

    5年半以来,各地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殃及家人的例子太多了,你们也都是有家有口、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为自己、为家人想想吧!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不求你们同情和帮助,只要你们不再迫害大法,明白真象,记住法轮大法好,一家人都平平安安,不会因为仇视、迫害佛法而被淘汰,这就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心愿。

    绥中县法轮功学员 孙士权
    2005年1月


    给同学的一封信

    老同学:你好!近来工作很忙吧。

    近些年我们很少见面,也许你听说过我的一些情况。但我想具体原由你未必清楚。在此我想占用一点你的宝贵时间,谈一下我的经历,这样你对法轮功就会有一个公正的认识。

    以前我身体比较虚弱,也曾练过气功,都不能解决根本问题。1996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不久很快我的身体就被净化了,一身轻。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就如此神奇呢?因为我们是按照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注重心性的提高,重德修炼才能达到祛病健身,返本归真。师父要求我们从做好人做起,逐渐达到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

    我从修炼一开始,就处处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无怨无恨以苦为乐,不计个人得失。我不再从单位往家拿东西了,以前拿的能还的就还回去。我记得当时退还曾经从单位拿的电热板时,我特意选星期天偷偷地送回单位的,还不好意思,怕别人看见了说干嘛又拿回来了?!看人的心态扭曲到何等的程度,做坏事理所当然,做好事反而不被人理解,好坏不分。也许有些人会说单位的东西不拿白不拿,又不是个人的,那么咱们想一想和有这种想法的人在一起,你能有安全感吗?一旦你无意地触动了他的利益的时候,你想他会对你怎样?

    我们通过修炼大法,心性得到提高后,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修炼的人都深有体会,很多得重病的人身体康复了,家庭和睦了,邻里之间融洽了,有不良恶习的人也都逐渐改好了,无论修炼的人走到哪儿都会给那一方带来祥和的气氛,这样的事例简直太多了。这就是为什么上亿的人修炼法轮大法的原因。

    其实,99年7.20镇压以后,在国外有越来越多的人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来,现在6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他们都能正常地合法修炼,而唯独在中国大陆被非法镇压。但不管环境如何严峻险恶,都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修炼人向善的坚定的心。

    这样好的功法为什么遭到非法镇压?!这也是很多不明真象的人疑惑不解的。那你说耶稣教人向善为什么被钉在十字架上?当时古罗马帝国利用谎言、造谣、诬陷、诽谤对基督徒的迫害是非常残忍的,用各种酷刑折磨基督徒,喂狮子,妒忌心极强的国王尼禄用焚城来栽赃陷害基督徒,而善良的基督徒们经过大善大忍,才使基督教在三百年后被世人认识,从而逐渐发展到全世界,成为西方社会文明的基石。古罗马帝国却在蛮族的入侵、瘟疫和天灾中灭亡。从历史的发展中看在这场“浩劫”中人人都深受其害。而当今对法轮功的迫害与古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迫害是何等的相似!历史的悲剧又在重演。难道人们就不能从历史的深刻教训中引以为戒吗?

    我想谁也不希望“文革”时的悲剧重演,但从1999年7月20日以后,它却在一幕幕重演。2001年1月12日,我路过天安门,便衣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没理他们,他们就强行把我抓起来,关押在前门派出所。后来把我送到海淀区看守所,在那里我被残酷的折磨,他们四,五个人对我拳打脚踢,用高压电棍电击我的头和脚心长达十几分钟,用橡胶警棒打我的小腿骨和脚掌,用膝盖猛顶我的大腿根,甚者把我扒光用冷水浇,长达二十分钟。那时正是一月中旬,冰冷的水把我的头都扎木了,全身都冰透了,我感到心脏在抽搐着,他们还纵容刑事犯强迫给我洗冷水澡,强迫我光着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准我睡觉,我的脚后跟骨头被打得像裂开了一样,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就像针扎一样钻心地痛。当我从北京被带回来时,行走、下蹲都非常困难,下火车时都很吃力,一个多月才逐渐恢复正常。而且我刚进海淀区看守所时,值班看守就相中我的皮鞋(半个月前花300多元买的)、皮手套、围脖,当我从海淀区看守所出来时,看守告诉我都没了,他领我在一个仓房里(里面堆放的都是破烂的鞋)随便捡一双鞋。回来后,派出所警长看了海淀区的卷宗,说这就是一张废纸,因为上面除了我回答是炼功人之外,其它我什么也没有回答。只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就把我非法关押近四个月。在他们看来只要你是炼法轮功的,就不需要任何辩驳,他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有的同修在家好好的,单位或派出所去人了解情况,只要说还炼,就被送进拘留所、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甚至长达几个月。

    我所遭受的迫害与那些被迫害致死的炼功人无法相比,目前有据可查的被迫害致死的炼功人数已达1300多人。他们遭受了古今中外的各种酷刑:老虎凳、竹签穿手指、灌辣椒水、电刑、水牢、雪地里冻、开水烫、烧红铁块烙、各种体罚等等,女学员更遭受性侵犯,被强奸,恶名昭著的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就把18名女学员扒光衣服扔到男监室任男犯凌辱。咱们本地被迫害致死的已超过二十人,其中2000年10月初,有一名计算机工程师在劳动教养所里,被大队长指使犯人持续1个小时的拳打脚踢,被活活打死。他们企图逼他在“保证书”上签字以应付上头来检查“转化”情况,使用的手段非常残忍。法轮大法要求人心向善,做好人,他们要把这些修炼的人往哪儿转化?各地所做的“转化”工作都是强制的,惯用的手法是长期精神摧残与肉体折磨,新闻媒体上说的都是歪曲事实的谎言,甚至都是编造出来的,欺骗百姓。在求诉无门及消息严密封锁的情况下,为了让世人知道真象,修炼者走上天安门,并利用各种方式向人们讲清真象。

    曾有人说过“当一个人为自己辩护并指控他人时,如果他把对方的嘴堵住,那么这个人所说的话一定是谎言。”新闻媒体一言堂,不允许我们讲话。所以请你不要轻易听信新闻媒体说的,我想你应该知道现在媒体水分有多大,警察中好人也不多。他们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的。我想你心中应该是清楚的,但由于忙于工作,没有时间细想,就容易被蒙骗。

    2002年4月30日,警察从我家收走影碟机,也是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他们才强行搜走的。说是有人用那样的影碟机通过闭路线播放“天安门自焚真象”光盘。当时他们承诺如果跟我没有关系,他们就把东西还给我。可是至今他们也没还。你说他们讲理吗?今天他们这样对待炼法轮功的人,用不了到明天他们同样会这样对待其他人,其实现在他们就已经在这样做着。只是在法轮功上表现的比较突出,并且有“上面”的支持,所以他们才敢放开手脚大打出手。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要插播“天安门自焚真象”?我想这问题得这么看,我们正常地合法反映实际情况的渠道被封锁掉,甚至我们说话的权利都被剥夺,更不用说申诉的权利了,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为了让更多的人尽快明白真象,而不至于因抵触宇宙大法被淘汰掉,因此为了揭露欺世谎言,就用这种办法让更多的人了解真象。中央电视台为什么不敢讲播放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因为天安门自焚完全是栽赃陷害法轮功,是导演的一场戏。也许你没有看过“天安门自焚真象”光盘,但如果你看过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有关“天安门自焚”的焦点访谈后,你应该注意以下非常重要的几个疑点:

    在慢镜头下可以看到,刘春玲不是被烧死的而是被用重物打死的;王进东两腿间的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完好无损并没有被烧坏,而且王进东的打坐姿势也不是法轮功的炼功动作;在积水潭医院里,气管切开的12岁刘思影说话非常清楚,从医学上讲是不可能的,难怪国外的医生说这简直是“医学奇迹”;大面积严重烧伤患者的创面是要尽量地暴露,不允许裹得太严,而积水潭医院里这几个患者却裹得严严地,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并且烧伤患者的病房要求无菌,但记者却是身穿便装,而且也不戴帽子在病房里采访;更有意思的是,每个“自焚”者身边都有警察拿着四、五灭火器在同时灭火,4个自焚者身边就得有十五、六个灭火器,而且新华社报导说不到2分钟就把火扑灭了,去过天安门的人从来没有看到过巡逻的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的,这么短的时间内哪儿来那么多灭火器?

    而且,其中还有许多疑点我就不一一列举了。中央电视台导播的几起杀人案也都是同出一辙。法轮功要求不许杀生,也不许自杀,自杀都是有罪的,不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能是真正的炼功人吗?在学校调皮捣蛋的学生,杀人放火犯法了,你能说是学校教育的结果吗?这能行吗?!如果这个逻辑成立的话,岂不是什么样不好的事都能栽赃到法轮功头上!更何况中央电视台导播的这些自杀、杀人案中涉及到的人根本就没有炼过法轮功。在99年7.20镇压以前,怎么就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呢?而且除了中国大陆,60多个国家和地区也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并且大多数外国人都是在镇压后了解法轮功的,从而越来越多的外国人走入大法中修炼。很明显,镇压者的目的就是要利用谎言引起不明真象的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并且他们封锁网络,阻止国内获取实情的渠道。这就是他们最卑鄙、最可恶之处。

    2001年1月4日,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借找身份证为由到我家,乘我不在家偷走三百多元钱。现在就连小学生传的童谣都讲“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小偷在公安”。多么生动的写照啊!从大家身边发生的事,你还能相信他们警察吗?从“天安门自焚真象”的曝光到咱们周围炼功人及其家人受到的牵连迫害,你还能在多大程度上相信受控制的新闻媒体上说的呢?从假大米、假农药、假药品、假化肥、假钱、假资料、假业绩、假报告、……,到食品中毒不断,到煤矿事故不断,到隐瞒SARS而疫情大爆发,难道这一切的一切的发生都说成是偶然的吗?!就没有必然吗?!

    我想其根源就是自私、贪婪与妒忌,而且是无度的自私与无度的贪婪,它使人变得为了利益欺上瞒下,互相欺瞒,造假不断,更不用说贪污腐败了,这才导致天灾人祸不断。这其中不能说与自己无关,每个人都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人人都在深受其害啊!再这样下去,谁能保证自己不会用到假大米,假药品,假钱,假这个,假那个,你想是不是这样啊?!我们自己在买东西的时候,不就是怕被别人骗了吗?!因此我们需要不断地学会识辨真伪的技巧,人们相互之间不信任,互相提防,活的真累,难道你说我们不是深受其害吗?!假新闻的危害更是深重,它能引起不明真象的人对无辜的人群仇恨,从而酿成民族的灾难,“文革”的悲剧不就是这样造成的吗?!而当今对“法轮功”的迫害又何尝不是呢?!要想改变这种局面,就唯有使人明白真象,人心向善!

    如果不是这场建立在谎言上的邪恶镇压,很多人不会对法轮功有偏见的。从99年开始非法镇压之后,这场邪恶的镇压给人们带来了许多的灾难,难道这些灾难不是非法镇压带来的吗?不要一句“胳膊拧不过大腿”,就把怨气发到炼功人身上,这是一种极不负责的态度,对炼功人是不公的!对自己生命的未来也是不负责任的!

    那不论我们在多大压力下,也不能昧着良心做事啊!把白的说成黑的,把好的说成坏的,把对的说成错的,颠倒是非。你说是吧!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突然晕倒的垂危病人,被一个医生救了,反过来这个病人却告医生要杀他,你说他这样做还有良心吗?!这个病人明知道是这个医生救了他的命,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只因为黑恶势力要陷害医生,威逼他做伪证,这个病人又没有能力抵抗,为了不被伤害,在这种情况下,他说假话就可以原谅吗?如果在你身边也有这种没有良心的、背信弃义的人,你会怎么看他呢?!我想你肯定不愿和这种人在一起相处的,因为也许在将来的某个时候,他会同样在迫于压力的情况下来诬陷你的。道理很简单,只是由于忙于日常事务,在无形的压力下,再加上欺世的谎言,使人们的心智迷失了,对一些事情不会理智公正地去分辨对与错、正与邪、好与坏,从而影响了我们判断是非的能力。在大是大非面前你一定要把握好自己呀!千万要小心谨慎啊!

    虽然我们不能原谅那个背信弃义的病人,但是我们想过没有,那个给他施加压力的黑恶势力才是真正可恶的,才是迫害善良的真正邪恶因素,才是我们真正应该谴责与抵制的对象。如果忽视这一点,就有可能纵容邪恶,甚至会干出助纣为虐的事来。

    有一篇文章说的是,二战时期,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eller)牧师的一段关于纳粹大屠杀时的话发人深省:

    一开始他们来抓犹太人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然后他们来抓共产党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共产党。

    然后他们来抓工会成员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然后他们来抓我
    已经无人能留下来
    为我说话。

    在前两次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在这期间我爱人、孩子及所有的家人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与打击。

    2003年5月8日早晨7点30分左右,国安局在我家附近将我绑架。当时从一辆黑色轿车下来三个人,把我推进车里,给我戴上手铐,用我的上衣蒙住我的头,不让我看车走的路线。就像电视剧演的黑社会绑架人质一样,没想到现实真是这样。一直到下午2点多,他们才跟问话,一直到晚上5点多。我也没有按他们的所谓“审问程序”回答他们。我问他们我到底犯了什么法?他们不说,我就抓紧时间向他们讲真象,讲我修炼后的变化。他们也说:“你爱人和你家孩子都是挺好的人,你们单位说你这个人不错。”在三个小时的问话过程中,一个姓杨的科长挥着拳头说“你说这一拳打在你脸上能怎么样?”我一直被铐在椅子上坐到半夜十二点。随后上床睡觉时,他们又把我右手铐在床头的暖气管上,一个约四十岁的人阴着脸说“今晚好好养足精神,明天就不这样轻松了。” 我躺在床上只能右侧着身。

    至今我的物品还被扣押在国安局,其中有:身份证一张,现金一万零七百多元,建行存折(及其储蓄卡):五万四千多元,农行存折(及其储蓄卡):六千多元,一串钥匙(九把),一部手机,一个皮包。

    基于以上种种原因,我现在有家不能回,漂流在外。我的生意也因此被迫停业。虽然我及我的家人遭到严重的迫害,但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转的。

    老同学,这里有一篇文章,我想你读完后会对许多问题有一个反思。

    《为何神会让此等悲剧发生?》:

    911后,美国著名牧师葛培理的女儿安妮被美国某电视台邀请上一早晨节目。主持人单刀直入问:“为何神会让此等悲剧发生?” 她以信徒的睿智,道出一番见解:

    我深信神跟我们一样,为此事极度痛心。但美国人在这些年来,将神从学校中赶走、将他从政府内踢走、将他从我们生活中剔走。我相信神只有默默地从我们的生活中无奈淡出。当初是我们自己叫神离开,为什么现在又要问他到底在那里?为什么我们有权质问神为何不保护美国人?不如让我们回顾美国这几年的道德发展,好吗?

    某年,有人提出,学校内不可祈祷,因为学校应宗教中立,学校无权要求学生祈祷。我们说:“没问题!”

    某月,有人觉得教导人“不可杀人、不可偷盗、要爱邻舍”的圣经落伍,不如把它从学校中拿走。我们说:“没问题!”

    某日,有人说:“孩子的自尊心很脆弱,我们不应使用体罚。”(说这话的人,他的孩子最终自杀身亡。)我们说:“没问题!”

    某刻,有人说:“时代变了,老师、校长不应责罚学生,学生承受太大压力了。”因怕惹怒家长,引起传媒报导, 学校不敢处罚学生。我们说:“没问题!”

    又有人说:“孩子有人权,他们有权接受堕胎手术,更没有责任通知父母。”
    我们说:“没问题!”

    他说:“与其闪闪缩缩,不如主动教孩子如何使用安全套。反正孩子都是好奇嘛,婚前性行为,没什么大不了!”我们说:“没问题!”

    有人说:“工作跟私人生活应分开,只要那总统能搞好经济……我们干吗要管人家的私生活?!人人都有私隐嘛!”我们说:“没问题!”

    有人说:“浏览色情网站是个人自由,即使是儿童色情网站又如何?这都是个人言论自由,关你什么事!”我们说:“没问题!”

    有人说:“现代人应有开放思想,电视、电影的色情、暴力,只不过在反映社会实况。”有人说:“关于毒品、强奸、谋杀、恶魔的歌词,也不过是宣泄情绪、纾缓压力……为何要大惊小怪? 想做就去做嘛!”我们说:“没问题!”

    成年人为社会订下以上种种“社会制度”后,我们又要追问:为什么现今孩子没有良知?为何孩子持枪杀人?为何13岁的孩子已为人父母?为什么911惨剧要发生?神无奈地答:“孩子呀!是你们不许我踏入“你们的生命”。

    若细心思索,不难发现这一切是我们自己做成的,我们亲手摧毁了自己所栽种的。

    有趣的是,人们离弃神,却又质问神为何整个世界正走向地狱的门口。有趣的是,我们相信报纸所说的,却质疑圣经上所说的。

    有趣的是,你可以透过电邮发出笑话,并且很快被广传,但当你发出与神有关的信息时,人们却犹豫。有趣的是,不雅和色情的文章在网上自由地发放;但在学校及工作环境中,对于神的公开讨论却被抑制。

    有趣的是,当你把这封邮件转送出去时,你不会发给很多人,因你不知道其他人会怎样看你。有趣的是,你对别人怎样看你比对神怎样看你更加在意。

    若你认为这对整个民族的道德升华很有意义的话,那就请传给其他人吧,否则,不要去理会它!没有人会知道的,但是当你弃掉好东西的时候,便不要投诉现今的世界不像样了!

    我想你们看完这封信后,对法轮大法会有一个公正的认识,如果你们还想了解更多的情况,你可以通过炼功人发的真象光盘和传单中了解更多的真象。明白了真象,我想这对你们生命的永远都是有好处的。希望你们也别错过这万古机缘。

    祝你工作顺利!家庭和睦!希望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你的朋友
    2004年12月31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