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五家渠昌吉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30日】这是一份揭露新疆昌吉劳教所从2000年到2002年的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的记录,其中所揭露的仅仅是该劳教所的部分罪恶。这位曾经经历及目睹此迫害过程的法轮功学员说:“里面的邪恶程度远不止我说的那么简单。”以下是文章全文:

2000年上半年期间,女恶警张莉强迫大法弟子柴勇(已被迫害致死)脱光上身衣服,然后用电棒在他身上电。

2000年7月,被非法劳教的弟子蔡文旭写请愿书要求炼功,遭到管教科长(老的)和几个恶警用几个电棒和土制高压电棒(容易打死人)在他身上,脸上,头上打的有两个多小时,迫害的身上连其他的劳教人员都不忍心看,但他都没屈服。

2001年1月17日,大法弟子陈玉江、孙波刚被绑架到劳教所,恶警唆使牢头狱霸在厕所和楼道打骂孙波,把陈玉江拉到地下室,用木棒,膝盖殴打,更为恶毒的是在殴打过程中,恶警田虎听见声音进来,不但不制止,反而把门关紧,告诉牢头狱霸声音小点,继续打,那两个牢头更加猖獗,打的 陈玉江身体两个月才好。在恶警的毒打,威胁,恐吓,欺骗下,有的大法弟子没有承受住压力,表面放弃信仰,但心里仍然坚持,当发现错了告诉恶警时,恶警恼羞成怒对每个人再次毒打或威胁,在2001年4月底,周旭东把自己的修炼体会,以前的所说所作都作废,重新修炼的想法写下来给恶警顾建海,顾建海恼羞成怒冲过来恶狠狠的打了他两个巴掌,并且大骂,然后一阵威胁。

2001年1月27日,曾经走过弯路的弟子重新走出来,来自四川的大法弟子在楼道里打坐炼功,遭到恶警和牢头的殴打和辱骂,大法弟子徐军年出来制止遭到牢头的乱踢、辱骂。大法弟子杨新勇在早上楼道当众抱轮炼功,被恶警张莉用电棒打,又遭恶警管教科长张延、顾建海等电刑并用铐子铐在管子上,坐站不能。大法弟子葛利军在办公室里打坐炼功,被恶警管教科长张延、顾建海用电棒在全身敏感部位乱电。大法弟子刘岸红堂堂正正告诉恶警以前所做所说对大法不利的话是被迫的,全部作废。大法弟子麻巨军、陈宗权、钟凯、王利峰、李先正都出来以不同的方式表示自己重回证实大法的道路,李先正绝食抗议,被恶警绑架到3楼用电棒电,后被铐在墙角里一天多,当时很冷,连被子也不给,其中有王辉、崔桂林、赵爱军也以绝食的方式支持他们的行动。他们的行为震惊了整个劳教所,使恶警恐慌,其他犯人叫好。自从这次走出来,恶警安插两个犯人包夹大法弟子,不让说话,随时跟着监视,加大劳动强度,在精神、生活、伙食、睡眠、接见等方方面面进行加重迫害。

2001年6月3日,在升旗时,大法弟子陈宗权高声喊出:“要求炼功学法”,“自己已被超押两天多了”等。恶警惊得惶恐不安,吓的赶快把陈宗权绑架到酷刑室,恶警田虎(副队长)用两个电棒在陈宗权的脖子上绕着打,但是陈宗权泰然处之,恶警将他铐到墙角的管子上进行迫害达3天之久,他没向邪恶承诺任何东西。

2001年8月,邪恶又一轮迫害开始了。恶警在精神及肉体上变者花样摧残大法弟子,在高温天气下训练,不让喝水,恶警故意反复让所有的人报数、蹲下、起立、,喊口号、唱歌等,大法弟子马超、刘岸红不穿劳教服,罢工抗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丧心病狂的恶警顾建海、田虎、宁涛每人拿一根电棒同时向马超使劲捣,当时马超双手被铐,身上只有一件短袖衫,下午三人又用同样的毒招迫害刘岸红。每天吃饭时把刘岸红拉出来侮辱,在劳教所经常对弟子进行洗脑迫害,逼迫看欺骗众生录像,许多次都有人站出来抵制这种流氓迫害。赵爱军、陈宗权、刘正学等都站出来不看,刘正学直接指出这是欺骗世人,毒害世人的行为,当时王管教干事无话可说。大法弟子的正义行为震惊了恶警,使不知真象的其他犯人明白了真象,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也变化了。

2001年7月底,牢头在恶警的唆使下,逼迫所有弟子唱侮辱、诽谤大法的歌,所有的弟子全不唱,并指出是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侮辱。恶警在当时被大法弟子正义气势和敢于在所有人面前讲真象的勇气所震惊,只有搪塞两句不了了之了。在强迫高强度劳动中,有次3天3夜不休息缝毛衣,通宵干活是家常便饭。

2001年11月25日,大法弟子全部走出来要求无罪释放,把劳教服脱了,不干劳教的活,震惊了整个劳教所的所有的狱警、犯人及犹大。所有的弟子被恶警一个一个分开,几个包夹看着,三天三夜强迫不让睡觉,然后一个一个被绑架到酷刑室,恶警用几根高压电棍,饿狼般的扑过来全身乱电。

2002年4月8日,大法弟子蔡文旭又一次直接写信给劳教所首恶和大队恶警,要求释放大法弟子,并且当面讲真象,恶警没有一个敢来的 。他绝食几天后,恶警就开始灌食迫害,但他正念很足,最后恶警只有答应他不劳动,不穿劳教服,在房子里呆着,最终把他提前一个月释放。同时出来证实大法的同修有大法弟子钟凯、郭树岩、宋继桩、崔桂林、徐保全、唐博士、杨新勇、吴生民,邪恶纠集打手对他们一个一个迫害,恶警顾建海、宁涛、田虎一窝蜂用电棒电大法弟子。

2001年8月初,恶警唆使牢头带犹大和表面“转化”的学员唱诽谤大法的歌,一位从米泉绑架来的修炼者(6旬老人)不唱,牢头用巴掌把他的脸打的红肿红肿的,那些犹大经常给恶警,牢头出毒辣的坏水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延长劳动时间,加大劳动强度,给包夹犯人施压,打骂,让犯人仇恨大法和对弟子打骂,强迫洗脑等恶毒行为,就连有的牢头都说那些犹大太坏了)。

2002年8月,排队踏步时,大法弟子吴生民、努尔兰没有踏步,被恶警顾建海、田虎拉进酷刑室先把门关严,窗帘拉上,把他俩铐上,让吴生民蹲下,他没有配合,恶警用两个电棒打他,当用两个电棒打努尔兰时,在他身上乱电,看他没有反应,就有换了一根又粗又长的电棒打他。

2002年8月底,早上大法弟子杨新勇不唱劳教歌,被恶警谢涛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此人是练打拳的)嘴里骂着脏话,推出后一拳捣在后背,一脚踢在腰上,当时杨新勇就栽倒在地,碗也摔掉了,恶警谢涛将他拉到值班室后用电棒电他的手。

2001年9月,恶警变着毒招对大法弟子迫害:不让上厕所,走路不整齐就体罚所有的人跑步、早晚洗漱上厕所一间屋的人只有5分钟,超时就遭到辱骂或毒打;强迫所谓捐钱,后由于大法弟子抵制这种违法行为,恶警竟用所谓的改善伙食加一两个骨头,强迫每个组的人交80元,总共1000元,都被恶警侵吞,肉还被恶警自己吃了,太卑鄙了。

2002年9月初,新一轮残酷迫害又开始了。恶警将在乌鲁木齐北站的恶警调回来,对不穿劳教服、不劳动、不吃饭的弟子一个一个拉到酷刑室迫害,先由原大队的恶警威胁、欺骗,再由北站来的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宋继桩、崔桂林、徐保全、唐卫忠、郭树岩、钟凯、陈玉江和一个不知名的弟子被恶警用电棒狠毒的迫害,没有一点人性。(有一个四队的恶警上午迫害完大法弟子,下午他的女儿就住院了,差一点死掉。)恶警对干活的弟子也加紧了迫害,强迫看诽谤和诬蔑大法的录像,大法弟子陈玉江在所有人面前揭露指出恶警迫害用电棒打人和放欺骗百姓的录像,其他的弟子也出来拒绝看录像,不多久恶警就灰溜溜的收场了。

2002年9月,在一次吃饭前,大法弟子王辉、孙波不唱劳教歌,一女恶警姓王,叫他俩留下,王辉并没有理会,继续走,恶警大喊叫别的犯人抓住王辉,后把他俩抓到值班室进行迫害。

2002年10月,恶警就开始迫害大法弟子赵爱军,天天给他灌食,用软管子从鼻子插到胃里,灌食,非常痛苦,邪恶之徒迫害了二十几天后,看他很坚定,只好不管他了。

2002年12月,恶警让所有的人写所谓的考试卷,大法弟子杨新勇不写一直坐着,管教科的恶警过来抓住他的衣领子,把他强行拉出座位罚站,并且威胁加期10天,

2002年12月25日,大法弟子孙波站出来证实大法,绝食抗议非法劳教和非法待遇,管教科的恶警张延和田虎把孙波拉进酷刑室,把他用手铐铐住,并把他摔倒在地,骑到他的背上,压着他的头,用几个电棒在他身上乱电,时间达近30分钟,2003年1月20日左右,大法弟子努尔南(哈萨克族)站出来证实法,遭到恶警用电棒狠毒的迫害。


新疆昌吉劳教所除了对大法学员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没有人性的摧残,还随意对大法学员非法加期:刘宇霖抗议被非法劳教和不公的待遇被恶警非法加期4个月;赵爱军因抗议政府对大法的非法取缔,要求恢复合法环境被非法加期4个月;麻巨军抗议对大法弟子的毒打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加期4个月;崔桂林被抗议酷刑折磨被非法加期4个月;陈宗权因不放弃信仰,坚持要修炼大法被非法加期3个月;李先正抗议被非法劳教要求炼功被非法加期3个月(后因石河子举办洗脑班,非法关押13天后被绑架到洗脑班);钟凯抗议被非法劳教不穿劳教服被非法加期4个月;一不知名的同修绝食抗议劳教所的恶毒迫害被非法加期4个月,……。到期没有被释放的大法学员太多了。

在新疆昌吉劳教所里关了全疆被劳教的男子大法学员,后来就不敢要了,分散到各个劳教所。

正告那些恶警能够悬崖勒马,为自己和家人都想一下,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否则必将得到法律的惩罚和天理的报应。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