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景县大法学员被迫害事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31日】

1、2000年12月初,大法学员崔永芬進京上访,被城关派出所接回,押至阜城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景县政保股房春生、刘志军带回景县看守所,罚款3000元,另交看守所饭费350元。

2001年7月20日左右的一天晚上,景县公安局政保股赵明广带人跳墙非法闯入大法学员崔永芬的大姐家(城关镇焦庄村)绑架崔永芬,使其大姐遭受精神刺激。

2001年8月份,景县公安局政保股李贵生带领孙黎明、张华胜、刘志军、王立红等人对大法学员崔永芬非法抄家(住县城西市场),并把门锁都换了。第二天李贵生、张华胜再次闯入其家中,非法抄走现金近3000元。其中包括孩子的姑们给凑的600元学费。另外还有单元毛票。(在此期间崔永芬的丈夫因進京上访、打横幅被非法判刑)。

2、2004年3月16日晚,大法学员王洪瑞(女,60多岁)在景县县城开发区贴了一张大法真象标语(心中牢记真善忍,前程似锦万事顺),被蹲坑的公安绑架,第二天送看守所关押。王洪瑞在公安局、看守所一直给公安和犯人讲真象,在看守所喊“法轮大法好”。一切都不配合:不签字,不按手印,并绝食抗议非法迫害。6天后才被放回。其家人被迫交罚款1500元,还请公安人员等吃了一顿饭。

3、2004年3月18日下午4点,景县公安局10多个人闯入大法学员王洪全(女,60多岁)家非法搜查。她质问公安:凭什么翻(指搜查)?公安根本不回答。结果什么也没查到,就强行绑架王洪全。它们连拉带拽把她往车里抬。王洪全一边责问公安凭什么抓人,一边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永存”、“还我师父清白”。公安问到她贴真象标语的事。她说拾到了三张,给了她姐姐一张,她白天贴了两张。公安就根据这些把她关進看守所。她绝食抗议非法迫害,4天后,家人交了2500元钱才放回。

4、2000年7月14日,景县温城沈志爻村大法学员王藏岩和其他几个学员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前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把他们用警车拉走,关在派出所,被当地“驻京办”接回后,在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并被罚款1500元。又被乡政府接回乡里关押、迫害。在晚上一个一个提审,学员有的被打,有的被逼迫蹲马步。天天晚上有学员被打。有一天晚上,几个不法人员喝完酒回来打学员们,让学员们站在院子里,一个个轮番打耳光,辱骂的脏话很难听,过了一会儿,又把他们几个分别关在屋里,让蹲马步,蹲不好就打。一个恶人用脚踢王藏岩,把她的头往墙上撞。一次次把她踢倒在地,身上都是土。最后,王英把王藏岩和另一个学员带到一间屋里,叫她们把外面的衣服脱下来洗了洗,又叫她们穿上湿衣服回去了。后来叫王藏岩的家人拿2000元钱,才放回。以后每到“敏感日”就把大法学员关到乡政府。2001年正月,又把王藏岩送到景县洗脑班迫害,遭非法关押一个月。

5、景县王谦寺镇大法学员冯進芬,1998年得法。99年7.20曾去石家庄上访,半路被劫持到冀县,又被乡政府接回后非法关押4天,家中大法书籍,炼功磁带被抄走,还让交40元钱。

2000年王谦寺派出所房春生(后调景县公安局政保股)与某某到冯進芬家,问她娘俩还炼功吗,她俩说“炼”。房春生就让去王谦寺,跟他们走。冯進芬说不去,房春生说:“你们说炼,得去,不去不行!”房春生把冯進芬娘俩非法抓走,还把录音机和大法书也抄走。她们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8天,叫家人拿钱就放人,不拿就不放人,家人请了乡长、所长到德州又吃又喝又玩,花了4000元,又交押金4000元,等4个月,又给了4000元。

6、景县王谦寺镇大法学员赵桂花,1998年得法。99年7.20曾去石家庄上访,半路被劫持,晚上被乡政府接回后,不让回家,非法关押4天,还交了40元钱。

2000年因印真象资料,被邪恶发现,景县公安局刘志军、房春生先把赵桂花晚上十点多从家中抓到公安局,铐在暖气片上,铐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8点,把她送到看守所拘留半个月。拘留半月到期时,提审问她还炼不炼,炼,就再拘留半个月。她说“炼”,就又被延长拘留半个月。看守所让家人拿钱,赵桂花认为炼功无罪,要求无条件释放,公安局说“不拿钱,不放人,不然的话,就送石家庄去。”逼迫家人拿钱。11月28日交公安局赵明广、张华胜4000元钱,没给任何手续,李贵生开车接她回到公安局,还骂大法。这次被迫害经济损失8000多元。

7、景县王谦寺镇大法学员马立智,98年6月喜的大法。修炼后,身(以前患有多种疾病,如腰疼、妇科病、失眠等)心(爱发脾气、不知人生意义等)受益。

1999年7月20日,马立智去石家庄上访,7月21日在省委门前对过边道上站立,等待答复,有几个同修想去厕所,可是周边厕所全都上了锁。中午12点时,过来一个中年女人,拿着个小本子,在上访队列前一边走,一边随便问学员来干啥了?那里人?……草草走了个过场。走到一头时,就宣布让大法学员立即散去。在此之前,省政府门前的大街就戒严了,随即过来大批武警,开来6、7辆大客车,从一头开始强行绑架抓人。送到市委某局(国安局)大院。后经县、乡接回来,还罚了40元钱,家中大法书籍全部被搜走。

2000年11月,马立智进京上访。到北京后,她和一起去的同修被一恶警拦住,问她们“法轮功好不好?”马立智说“按‘真、善、忍’做有什么不好的?”就这样,她们被恶警推上警车。在警车上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车上还有十多个大法弟子。把他们送到天安门分局,那里关的都是大法学员。后来就把她们分送到各个看守所。把马立智送到北京怀柔县看守所。那里的恶警特别恶,把他们身上的钱和东西都搜走,把他们的衣服全扒光后,再让穿上,有一个叫唐玉娟的女恶警特别坏,那天,有北京一名大法学员正来例假,她们带去的卫生纸被搜走。马立智跟它们要,她(唐玉娟)说什么也不给。马立智就只好把自己的秋衣撕成几块用。她们在一个房间就有九个大法学员,到晚上10点左右,来了三个男恶警,手拿电棍,让大法学员面壁,它们在后面电每个学员的脖子。走到一个23岁的小姑娘面前,把她按在炕上电。学员们都放下了生死之念,就在炕上打坐。后来,又进来两个男恶警,穿着皮鞋用脚踢她们。那里的恶警真是完全没有了人性。在里面吃的是玉米窝头,马立智在那里绝食5天被景县接回后在看守所关押九天,后绝食2天,被乡派出所长彭风潮接回。晚上彭风潮喝酒后打他们6、7个大法学员,还问“炼不炼?”。马立智告诉家人一分钱也不给,后来把她送到看守所,两天后,把她送到石家庄劳教2年。

马立智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在那里,一去就让他们干活,她说什么也不干。恶警刘志英、杜丽秀就找她谈话。马立智说,“我们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没有错,把我关在这里,家中有老人、孩子,有的是活,为什么要在这里干活?”恶警说她扰乱秩序。马立智说“北京是旅游胜地,外国人都能来,为什么我不能去?”刘志英(中队长)就叫了五、六个男恶警给她上绳,很细的白尼龙绳把她的胳膊背到后面,还让她跪下。马立智说什么也不跪,这时几个人怎么也按不倒她。用绳子把胳膊缠勒绑起来,背在后背上,还放上一个小盆。连着给她上了两次绳,把胳膊缠勒的全成了紫色。她还是不干活。后来,她们屋都不干了。可是,每隔两三天,翻她们一次经文。半年后,就开始不让她们睡觉,逼迫她们写“四书”,连续几天不让睡觉。在屋里大、小便,不让出去,光叫站着(体罚)。又给马立智上绳,有刘志英、白制宪、李彬等用电棍电她的脸部,给她上了三次绳。还用胶皮棒打她的屁股,打得成了一个大硬块,都成了黑色。把她吊起来,脚要着地不着地的,目的就是强制转化。这就是它们对外宣传的“春风化雨”、“母亲般的温暖”、“姐妹般的关怀”。它们欺骗世人,颠倒黑白,从来也不脸红,只不过穿了个人皮而已。中国的劳教所是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

这场邪恶的迫害,在人间表面上看来是针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而实际上也迫害了所有被蒙蔽了的世人,包括那些打手们。执迷不悟、追随江丑,决无好下场,只有明白真象,分清善恶,挽回损失,才有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