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拘留所曾将我殴打昏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6日】我是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1999年10月末我向北京市最高人民检察院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被拘捕,被送回关入榆树市拘留所。

第二天,我和同室的大法弟子一起炼功,被姓焦的女管教看见,叫来所长和一群男管教,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用白塑料管子猛打我们的手,我的手表蒙子被打碎了。后来其中一管教吼道:“都是这个从北京回来的闹的,就打她!”

他们把我的外裤和羊绒裤脱下,只留一件线裤,两人一侧一个,猛打我的臀部、大腿和小腿,整个监室里只听见塑料管子打在身上“叭叭”的声音和两个恶警管教粗粗的喘气声。也不知他们打了多久,可能是打累了,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他们气急败坏“叭”朝我脸上打一下,又接着猛抽我大腿、小腿的两侧,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住手。

打完他们又提审我,问是不是我带头炼的,我说:是。这时觉得眼前漆黑一片,就晕过去了,朦胧中觉得有人抓我的头发,清醒时发现自己坐在椅子上。我觉得天旋地转,然后大口大口呕吐起来。后来同修告诉我,打我的恶警一个叫王飞,另一个是被称为大孙。

被打的地方全是黑色的,每挪动一下都非常痛苦,白天还得坐板,疼痛难忍,双手肿得象馒头,呈灰白色。过了些天,被打之处又结了厚厚的痂,特别痒,挠破之后又淌脓水。我在拘留所里被关押了一个月后才被放回家。一年左右被打之处才恢复原来的样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