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以酷刑强迫公民放弃信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9日】2002年8月,派出所恶警闯入我家逼迫写“三书”,遭到我拒绝后,恶警打电话叫来一群恶警强行把我拽到车上,并强迫家人打开我房间,搜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及磁带等。到派出所后,把我锁在铁椅子上,把手在后背处铐上,后来送到公安分局。不法人员逼迫我说出与哪些同修交往及采取的方式,家人害怕遭受迫害,也让我配合争取早点回家。我没有出卖同修。不法人员把我送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在万家集训队,我遇到了几个同修,一警察对我们每个人都进行了诬蔑大法的宣传,之后一科长又找了(除我之外)同修们谈话。此科长特邪恶,后遭恶报死亡。谈话后有人写了“三书”,其余的人被罚两脚蹲在30公分见方的地砖上直至睡觉。集训队的大法弟子都遭到监督,不准说话,被要求背劳教守则。几天后,我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五队。

一、长林子劳教所五队酷刑洗脑

长林子劳教所五队是新组建的专门对大法弟子强制洗脑迫害的大队。有三个队长,赵爽、杨宇,另一个可能姓张,和几个管教,都极邪恶。劳教犯人是从各队选择的很邪恶之徒,排长是一个“刀枪炮”,因买通司法人员被轻判成劳教,在劳教所医生因出口不逊,之后怕报复,都得向其道歉,此恶徒保外后又杀人,致使有关人员受牵连。

一到五队,首先严格搜身,然后强制洗脑转化。对不写“三书”的大法弟子,不法人员用以下酷刑:推掰撅麻查,砍砸电抽扎,扇打踢浇冻,吊咬拧蹲刷,捏肘槌抹灌。

推:用长布条围上嘴,人前胸着地,头上用椅子坐人压住,把胳膊从下向上180度,再推至头前面地面;

掰手脚,撅腿,打麻筋,查排骨(用茶缸盖突出部分往一根根肋骨里钻);

砍:用床板砍脖子后面脊椎;

砸:用长条凳的根砸后背;

电:恶警用电棍电阴部,有的电焦了,往身上浇热水、凉水后电;

抽:用胶皮棍抽头部,用胶条抽各处;

扎:用针扎身体;

扇耳光,拳打脚踢;

凉水浇湿衣服,冬天开窗冻;

吊:用手铐把两手斜上方吊在两床头上,几天几宿不让合眼;

咬:用身长5-6寸老鼠放裤子内扎上腰带咬;

拧:两手指跟部夹上牙刷柄,转动后拧去肉,露出骨头;

蹲:两脚放在30公分见方地砖内,早5点至晚12点;

刷:用小木方砸肿脖后部,用牙刷刷至血肉模糊;

捏:手戴胶皮手套捏睾丸;

肘:用肘部来打对方胸部等;

抹:用小辣椒往眼皮上抹,防止睡觉;

灌:用芥末油往鼻子里灌,用加了大量的盐的食物灌绝食的弟子;

槌:毛线团内缠重物,砸身体各处。

另外还经常在心理上攻击:谁谁多坚强,后来都写了,你能坚持几天,明天你就挺不住等。在极端残酷的迫害下,有的承受不住写了“三书”,有的被害得奄奄一息,后去万家劳教所医院,死在医院。

二、万家劳教所医院的惨无人道

万家劳教所医院对大法弟子也进行了迫害,医生对绝食的弟子大打出手,灌食中加入大量的盐,罚蹲,不写三书不让睡觉,一闭眼就用针头扎身体。冬天用凉水管冲澡,普通劳教人员也经常挨打,有人冲澡几次就丧命。

医院每月接见两次,家属送的食品、衣物等被本间坐班的随意剥夺。平时不让洗澡、洗衣,因此虱子成团,疥疮传播。身上长脓包疥的,医生用一种长把小钢勺刮到鲜血直流,不给包扎伤口。结核间309室、314室,严管间307室白天病人不许躺着,而是码坐,于是伤口处血粘在内衣上,脱衣裤时极痛苦。

万家劳教所医院伙食是早晚饭各半个馒头,一碗粥,几条咸菜;中午一个馒头,一碗菜汤,多余的扔掉,让病人挨饿,不准捡扔在垃圾内的馒头。坐班让病人在接见时向家人要钱,他上交给总值(犯人头),总值每月至少交给陈队长5000元好处费。总值可以卖开水(每人每月100元)、卖酒(塑料袋一斤装,卖50元),确定各病间坐班的人选,调换病人的房间和床位,总值还享有全套厨具,有专人伺候洗衣、炒菜、做饭等。单人床每月得交300-500元好处费才能住,否则坐着。而一张双人床190×135(上下两层)下层有时却睡5至6人,小腿及脚在床外伸着。没自带行李的或尿被褥的就冻着,不听话的病人被绑到床头上。大小便不经同意就得憋着。

有的被打得全身是伤,宋院长查房时告诉坐班以后注意点,打人不能有外伤,防止死亡时家属验尸。因医疗条件恶劣和人为因素平均5天左右就死亡一人,一个铁棺材中有时竟有三具尸体摞在一起。

三、其它迫害

长林子劳教所其它队对大法弟子进行包夹,超时奴役,早6点至晚10点,有时11、12点。结核病,心脏病也得干活。

伙食:早上大碴粥(有时酸了)或菜;中午、晚上板糕或馒头(有时玉米面捂了,白面又黑又粘),菜汤(白菜或葱)等,因煮大劲,闻了恶心。

医药费:零用钱不发且得签字,不发行李也得交300元行李费,否则不让家属接见。看病得自费,还交车费。保外交司法鉴定费上千元(只是看诊断书,问病情),手续费及人情费(请客费),可见真是敲骨吸髓。

接见日对大法弟子严格检查,甚至方便面都撕去包装,并且搜身,找经文及现金。

存放室一把钥匙开多把锁,经常丢东西,所里经常翻箱检查并拿走一些日用品。

超期羁押在一队、二队、五对都有,甚至保外就医办完后也不放人,直到几个月后把人迫害成大小便失禁,发生昏迷怕死亡后有责任,才通知接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