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罪恶(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0月14日】(接上文)

9、上大挂

恶警将大法学员的双手背向背后,然后用手铐铐住,再用警绳系在手铐上,或直接用警绳将人以各种方式悬吊起来,并配用电棍。这是一种极其痛苦的刑罚,四肢无法活动,90度大弯腰,一会儿双臂便失去知觉,让人生不如死,极难承受。主要悬吊手段有:

“吊挂”。恶警将大法修炼者双手用手铐铐上(用绳子绑在一起)然后双手上举,绳子吊在门框或铁管上。多数大法弟子都遭到这样的迫害。乾安县法轮功学员李柏春受到半个月的非人折磨,遭受恶警赵久胜用电棍持续电击。后来他被铐在了床上,犯人杜峰、潘永强、杜跃民折磨李柏春,将手铐狠命地铐在腕关节上,使手铐死死卡住腕骨,然后将李柏春胳膊平行,杜、林二人同时拉动手铐,并用脚踩蹬李柏春的身体,使李柏春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后将其双臂吊起,“抻”了两个星期使其腕关节溃烂,在巨大的痛苦中,他精神失常。

演示图

“一字挂” 。 也叫“十字挂”,把两手铐在上铺床上,两脚铐在下铺床上,呈大字形拉开,然后将两床拉开,到拉不动为止,七八个恶人同时施暴(用竹板、镐把、三角带、警棍、电棍等毒打)。法轮功学员有多少人被这种酷刑迫害很难计算出来。

“飞机挂”(也叫“吊飞机”)。用警绳将法轮功学员双手倒背剑式绑在背后,吊在二层铺的横梁上,使两脚尖刚刚离地,呈飞机状。身体的重量全部承载在两个手腕上,衣服搂起套在头上,这一刑罚2002年8月以后普遍用于暴力“转化”,而且捆绑双手的警绳改为手铐。用电棍电击腋窝,腋窝触电的每根汗毛连动全身,一阵抽动,痛苦无法形容。一处击焦后再换一处,直到人不省人事才放下来。多数法轮功学员放下来时,胳膊已被掰断。

“背挂”。双手反背到背后,两手用手铐铐在一起,然后用绳子系在手铐上吊挂在小号,室内的窗框上或床头上等,吊位低于飞机挂。

10、抻床

将受刑者固定在床上,手和脚成大字型,用手铐和绳套固定在四个床角上,身体抻的直直的,一动不能动,肌肉被绷得紧紧的,高度紧张。这种酷刑是不间断的,拉尿在床上,没人管,吃饭睡觉也不松开,身体长时间一个姿势,肌肉被抻得绷直,其痛苦无法形容。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这样迫害过。

演示图

11、塑料管钻肉

这是饮马河劳教所的一大发明,把塑料管头割开四个口然后往腋窝和大腿根处猛拧,拼命钻。下面是法轮功学员乔建国(山东省诸城市,被关押于饮马河四大队二分队)及其所见的迫害记实:

2002年4月5日,我被带到二楼的一间小屋里,只见屋里床上绑着一个人,四肢被紧紧拉在床四角,床上没有板,只有一块板垫着脖子,看样子已绑了很长时间,它们用电棍电他玩。

进屋后,恶警打了我几下,然后说有办法治我。找来好几个犯人,脱撕掉衣服,把我光着摁在地上,有摁脚有抻胳膊的,有专门摁头的,嘴里被塞上了抹布,它们把塑料管头割开四个口然后往腋窝和大腿根处猛拧,拼命钻,把我钻得狂喊。一直连钻了近十分钟,那管教累出了汗,又找一个犯人,据摁我脑袋的人说,我已经翻白眼了,它们以为我死了。

后来又钻那个人,那人是一大队的黄跃东,他被钻了二次,身上四个血洞,其中腋下拳头大的孔,治了好几个月。九台医院要求住院治疗,所里以没钱为名抬了回来。他很坚强,没有向邪恶屈服,还有个叫吴德修的法轮功学员也被施以酷刑,他十分坚定。另有一人不仅被钻,而且眼睛被抹了牙膏,舌头也被弄坏,非常痛苦。都是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这都是在诊所所见。(那个小屋除了一张床外,就是五、六把电棍和电针,充满杀气)。我的伤口被钻后烂了一个坑,打了一个多月的青霉素才好。

12、野蛮灌食

法轮功学员以绝食方式反迫害,这令邪恶害怕不已。恶警们就用残忍的灌食,事实上,饮马河劳教所的这种手段极其卑鄙,没有人性。灌食的真实情况是:掺了大半碗咸盐的玉米糊灌进人的胃里。管教叫几个刑事犯摁住被灌者的手脚,然后用坚硬的工具将嘴撬开,常常把嘴撬得血肉模糊或弄掉牙齿,再将管子插进胃里。灌完后,还故意将被灌者架起来回跑,还说是帮助吸收,甚至还向其肚子猛击,还不让喝水。本来是挽救生命的灌食,在饮马河劳教所已经成为一种折磨人的酷刑。法轮功学员赵喜顺、潘刚、白鹤、郎佰明、延伟等相继绝食抗议,赵喜顺、潘刚被没有人性的犯人用铁器将门牙撬掉,口腔撬坏;郎佰明等人被恶医金大夫用大针猛扎头顶,手段歹毒、残忍。

演示图

开口器撬掉牙齿:2003年1-3月份期间,法轮功学员吴桐林在抗议绝食期间,院长王X用开口器强行给他灌食。吴桐林不配合邪恶,牙被撬掉了两颗。他捡起牙作为遭受迫害的铁证,却被邪恶之徒扔掉,直至绝食90多天,吴生命垂危时恶警才放人。

演示图

法轮功学员金丰学,不配合邪恶,不穿囚服,要求写上诉状,并绝食抗议,被邪恶铐在床上,灌食时梁X将其撬掉了一颗牙。

用痰抹布堵嘴。法轮功学员张金广绝食抗议期间,丧失人性的大夫梁X用开口器强行给其野蛮灌食。将胃管生硬地插入后又拽出,致使其胃部及食道破裂。吐出大量鲜血。严管期间被绑在死人床上。灌食时强行拖拉,有时被仰面倒控着背出灌食,被铐到床上时,张喊“法轮大法好”,邪恶之徒竟用最脏的抹布堵张的嘴。更令人发指的是,一所谓的大夫在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时,竟用沾有痰液的抹布堵嘴。

13、冷冻

东北的寒冷环境也能成为施暴者的迫害手段,关小号冷冻,坐在水泥地上冻,站在雪地上冻,只要让受迫害者痛苦,他们就采用。2003年正月十五前后,邪恶之徒放诋毁大法的电教片,因吴德修将电源线拔掉,恶警将其严管。

正值冬春交替,寒风刺骨之时,邪恶之徒将严管室的窗户打开,致使吴的两个脚趾被冻成黑紫色,骨肉脱离开,直到灌食四五十天时才送去医院检查。恶警梁X要求给吴德修截肢,并要求二日出院,医院未接受其无理要求,强调消炎后才可做手术。因此吴被带回,已绝食90多天,面色如土,生命垂危,但每天仍被强行灌食。特别是当梁X值班时,给其灌带有大剂量盐的玉米面。

14、押小号

押小号是劳教所的一种惩罚手段,采用是有严格规定的,2003年2月孙姓法轮功学员被押在小号里,晚上睡在地上,只给一个薄薄的小褥子,恶徒还故意打开窗户,实施冷冻酷刑。延边州法轮功学员赵理堂曾多次被关小号,每次都10天、8天的,在被关小号期间,不让上厕所,一天只给一两饭,并且饭中放有咸盐。赵理堂还曾被关进严管班迫害多次。据悉同时被折磨的延边地区法轮功学员有女大学生汪娜和女法轮功学员金莲

15、踩手指

用把大法学员的手按在地上,然后穿着皮鞋踩、踏严重的使手指骨折。

16、弹溜溜

不让睡觉,你一闭眼,就用手弹眼珠,使人双目肿胀,眼压增高,甚至视力减退。

17、往手指脚趾上钉大头针或针扎

演示图

18、夹手指

用一支或数支牙刷放在大法学员的手指缝间,然后用力握手指尖,能使手指折断。

19、上死人床

把人的四肢“X形”铐在铁片编成的床上,作死人状,使人动不得。

演示图

20、开摩托

身体半蹲,双手前伸,做开摩托车状,十几个小时不得变姿势,直至昏死过去。

21、用塑料袋套头

使人无法呼吸,晕死过去后,用冷水浇醒,再次套头,反复折磨;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