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钊培夫妻见证中共把迫害法轮功延伸到海外(图)

|

【明慧网2005年10月14日】(明慧记者叶灵辉报道)张钊培夫妻都是法轮功学员,经加拿大政府的帮助已安全到达多伦多。他们在新加坡求学及找工的几年中,见证了中共如何把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海外。


张钊培夫妻在多伦多

1999年7月,张钊培得到新加坡政府的资助入读南洋理工大学,同时与新加坡教育局签署了毕业后为新加坡工作三年的合同。

99年7月,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张钊培在新加坡的校园里一边看着中共在电视中对法轮功的攻击说词,一边看着互联网上对法轮功的介绍。他最终选择了修炼法轮功。

然而,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并不仅限于在中国大陆,中共还通过各种手段企图把迫害延伸到海外。在中共的施压和利诱下,新加坡当局开始对法轮功实施限制甚至迫害政策,法轮功学员遭到歧视,正常的活动被干扰和禁止,警方对法轮功进行非正常巡查、拒绝准证申请、对法轮功学员合法的永久居民和公民申请拖延或拒绝、法轮功学员被中断使用公共设施,甚至对法轮功学员作不公正提控和判决,新闻作不公正报道等。

2000年12月21日,部份新加坡学员在麦里芝水库悼念107名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新加坡警方对活动无理干涉并拘捕了一些学员,张钊培是其中之一。“教育部竟停止了给我的奖学金”,张钊培说,“我只好向在国内的父母求助,并向新加坡银行申请了学生读书贷款。但与新加坡政府签的毕业后为新加坡工作三年的合同依然有效。”

张钊培2004年6月从南洋理工大学毕业,2005年2月在新加坡Compex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

“按照惯例,象我这样与教育部签了合同的学生,都会在毕业前后收到移民部邀请申请新加坡永久居民的信。”张钊培说,“成为永久居民后,申请工作就不受任何限制了。但我却始终没有收到这封信。”

2月末,张钊培亲自去移民局查问这封信,移民局官员说一个月给答复;由于公司急于用人,张3月初又到移民局要求加快办理,移民局官员说2个星期内给答复;3月19日,张在没收到任何答复的情况下,又到移民局询问,移民局官员这次的回答是:答复已经发出,但是发到张的旧地址。

“当天我即询问旧地址的房东关于移民局的信件,房东说根本没有收到”。张钊培接着说,“以后一个星期的日子,我几乎每天都询问房东是否收到这样一封信,但始终没有。”

3月26日张钊培再次去移民局询问那封信的问题,移民局官员说计算机里没有张从2002年以后的任何记录,并要求张再填一张申请表格,然后回家等2个星期。

4月7日,张钊培收到了移民局拒绝他永久居民申请的信。

“我去移民局询问拒绝我的理由”。张钊培说,“他们说没有什么理由,还说永久居民不成可以申请工作准证(EP)。但我知道理由仅仅是因为我是法轮功学员。”

张钊培表示,他作为法轮功学员到公共场所去洪法和讲真象,经常遭警察检查身份证,有时还被带走。张说有一次被带到警局时遇到一名他认识的警察,这名警察对他说:谁都知道这是针对法轮功的,你们只要在中国领导人到访时不出现,就可以不给你们警告。

张太太说:“这些事给我们双方父母都带来了很大压力。我的母亲因为身体不好,她经常因为担心,睡不好。 ”

公司为张钊培递交EP申请6个星期后仍无答复。公司人事部派人亲自去人力部查问。得到的答复是:“不批准是有理由的,但是我们不会告诉你。”

6月1日下午,公司收到了正式拒绝张钊培EP申请的通知。

“因为我们的学生签证都因毕业而撤销了”,张钊培说,“所以这段时间里不得不频繁的往返移民局续签Social Visit Pass。第一次批了一个月,第二次只给两个星期,等到6月2日第三次时,移民官员竟然说:抱歉,两位的都没有批,明天是最后一天。”

“我们不愿意回中国去受迫害”,张钊培夫妻被迫走上了寻求避难之路。

在加拿大政府的帮助下,张钊培夫妻取得了加拿大难民身份,并于10月5日顺利到达多伦多。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5/10/25/66208.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