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十一岁的女儿讲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0月15日】我96年得法的时候,我的女儿两岁,那时候我经常带着她参加学法小组和大型的洪法活动,我给她把小腿搬上,她能坐一小会儿,说话还不清楚呢,就能背诵“论语”前三段。那时候她睡醒觉总是开心的笑,笑得小脸像朵花,师父经常在她的梦中陪着她玩儿,手里还拿个轮子。这是孩子自己说的。我为有这样的孩子感到自豪(当时是这样想的)。

2000年我去北京上访,被警察带回,我不知道家人(常人)对一个6岁的女孩是怎样恐吓的,那一晚只听到我的孩子在电话那头大哭,还听到我婆婆对孩子吼:“你妈不要你了。”

2004年春天,我从新开始修炼,孩子已经上小学3年级,经过了学校和家人的最邪恶的洗脑,她已经不听真象,还经常说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我很伤心,怎么会这样?她应该是最好的孩子,不应该这样呀。

明慧网上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信师信法》,我想,我对女儿讲真象的急切心情是不是没做到信师信法,师父不是说过不会落下一个弟子吗。“他看不见的就不相信。过去一直认为这种人悟性不好,”(《转法轮》第二讲),“修炼的人修到哪一层次就只能认识哪一层次中佛法的具体体现,这就是修炼的果位、层次。”(《转法轮》第一讲),我理解师父的这段讲法,感觉这段法内涵非常丰富。

在向女儿讲真象的问题上,我一直在找自己,开始时心不净,认为时间紧,说着说着就开始指责孩子的言行,我觉得归正她的言行是我的责任,越这样想,她越有不好的言行。

后来发现我向女儿讲真象是执著一个情字,想左右别人的命运。我是2005年5月悟到这个法理,当时非常激动,激动得直流泪,我想女儿如果是小弟子,师父不会落下她,我只讲真象就可以了,至于结果怎样,我不去执著。

当我有这一念时,女儿开始变化。6月份的一天晚上,转天要期末考试,我又一次问她什么时候声明退队,她说明天,我说:“干嘛等明天,就现在吧。”她说:“行。”我立刻上网发表声明,我怕她改主意。声明发出后,我问她:“你怎么想明白的。”她说:“我想考个好成绩。”我说:“没问题,不过要记住修炼就是修炼,没有条件。”结果那次期末考试成绩很好。

出乎我意料,声明退队后,女儿有了很大的变化,新学期开始,她已经有意不戴红领巾,只是放到口袋里,以前绝对不行,怕老师批评,现在也怕,只是老师说时再戴上,看不见时再摘下。女儿激动的告诉我,周一升血旗时知道发正念了,血旗升到一半时升不上去了。有一次她爸爸不在家时,她看完《转法轮》时说:“这书写得太好了。”我高兴女儿明白的一面在清醒。

我以前讲真象被世人的言行影响,接受我高兴,不接受我不高兴,现在我明白了,我只讲真象,不去执著结果。

我有三年的时间似修非修,想起来很痛心,我要迎头赶上,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以上是我的个人认识,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