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赤城县李植文等追随恶党 遭恶报

【明慧网2005年10月20日】2005年8月14日,正当赤城县东卯镇人准备高高兴兴看戏的时候,突然有人议论明天上午不唱了。人们不知为什么。后才明白,李植文今天遭报身亡了,恶党的官们忙于做葬礼仪式,怕喜事冲淡了丧事,达不到“悼念”的效果才决定的。恶党书记苏友带着他的党羽到商店买花圈,结果8月15日早晨就草草的掩埋了。上午照常开戏,人们忘了昨日死过人,目光早已转移到舞台上的欢乐气氛中……

事出有因。自从江氏集团打压法轮功以来,东卯镇的恶党书记苏友及其跟随者十分活跃,对大法学员进行了肆无忌惮的迫害。六年来的迫害中,李植文竭尽全力,为其“主子”效犬马之劳,打“小报告”,做上了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头目。从此对他的上司“大老板”(镇职人员对苏友的称呼)更是崇拜有加、百依百顺。事办砸了,挨一顿训,还是死心塌地。对下边一贯斤斤计较,手抠条文,“照章办事”,有时做的比“大老板”还黑。

比如在2002年十六大前,东卯镇恶党书记苏友串通县委书记丘建国、公安局等部门,于9月7日—13日绑架了许多东卯镇大法弟子,其中10名被送劳教三年,其余绑架到镇里办洗脑班,历时53天。放的时候,苏与李变着法的法轮功学员骂师父、骂大法,还要罚款。学员唐玉英、唐玉娥姐俩,妹妹被罚了800元,苏友说姐姐罚500元,李植文不干,嫌罚款不到位,硬罚了780元。该镇累计罚大法弟子的款达十多万元。有学员家中有事,请假,怎么说李植文都一个不准。

镇党委书记苏友,也算得上这里的一霸,因迫害法轮功很卖力气而臭名昭著。全世界都知道东卯镇的恶党书记叫苏友。人们忘不了前些年明慧网上刊登的恶人录,是他的真实写照。他曾一度为升官,甚至把人们的讥笑、讽刺及追随江氏的丑事,都当成谋取私利的资本。他到了退休的年龄,却和江一样,硬把着书记位子不放,他硬是把自己的出生日期“推后”四年。什么人什么样的搭档,苏要没有李这支笔杆子出坏主意,想办成一样恶事也不易,二者岂不更像狼和狈?

李植文现年53岁,中等个,其貌不扬,外表蔫蔫的,说话慢声细语的,不时露出假笑。其实知道底细的人都说他恶,他毕业于兽医科大学,直系亲属全早亡,他成了李氏家族的独根苗,没什么真才实学,读起文章常引起人们的讥讽,打骂人时脸红脖子粗,两股青筋都蹦得高高的,最爱骂的一句口头语是:“不要个X脸”。2001年夏季,李、古、朱三人在大法弟子卢正莲家的小卖部喝啤酒时,李看到墙上挂着李大师的画像,回去就汇报给了“大老板”。没多久派人来取,卢正莲不给。李跑了好几趟,直到拿走。回到东卯,当着好多大法学员的面,石金龙(司法助理)侮辱大法师父像,并出言不逊,掏出打火机烧了一个角。米常帅拿过像夹在书里。说也蹊跷,当天中午下班回家,石金龙刚走到当院突然间口吐白沫,满地打滚,折腾了大约三个钟头。打那儿以后,有名的“石驴子”(石金龙的绰号)当了几天的“石绵羊”。老是做坏事,尽遭恶报,可也是神佛在警示于人。

2001年1月1日,大法弟子闫淑梅,因去北京证实法,被苏友、李植文、米常帅接回后,左手铐在东卯镇的凳子底下,右手与一位大法弟子(男)王方亮铐在一起,苏让李去找棍子,李立即去弄来一捆杨木疤瘩棍。苏用棍子朝着闫的头部劈头盖脑地打开了,不一会儿闫淑梅的整个脑袋全都打成了大大小小的青包,疼痛难忍,手不能去护。李见到闫的丈夫,还在骂:“看在老乡的份上,没好意思,不要个X脸”。李自始至终都是这样干着这个差事,直到去年6—7月,才由乔龙担任。

2005年初,李突发重病。真是自己酿成的苦酒自己喝,自己造罪自己还。李去北京大医院检查,确诊是肝癌,当时就瘫了。看不了又转天津医院还是不行,只好回来。大约回来有一个来月就不行了。在最病危时,他不想死,家人不忍心,儿子、外甥四处奔波,偏方、办法想了不老少,仍不见效。在北京期间,家人给他找“香头”,人家说他惹下佛了,让他在道德沟的石湖梁尖修庙。费了好大周折,庙修好了,也没管了事。临死时,李植文骨瘦如柴,肚子大得像个快临产的孕妇,薄薄的一层肚皮包着,从肚皮外都能看到肚里的黑水。他还抱着一丝生的希望,梦想“订个媳妇,抱个孙子”,没能如愿……这位忠于恶党之人,花钱大把,也没能苟且偷生,家人去县里走后门,才给报了一千元的医药费,气得他外甥大骂恶党……李一生给中共卖命,下场又如何?!

由于苏的打压,好多人敢怒不敢言,详细情况还需要时机。

通过这些事例,不难看出善恶到头终有报,奉劝世人引以为戒,多了解真象,反思自己,弥补过失,不要再执迷不悟,像李植文、苏友一样再干那些恶事、蠢事、泯灭人性的事。到头来只能是搭上性命,下场可悲。其实苏友等邪恶之徒也是被恶党的谎言所蒙蔽,如果他们能明白真象,从此善待大法弟子,不再干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并将功赎罪,也会成为可救度之人。

希望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都应从李植文身上吸取教训,不再助纣为虐。佛法慈悲于每一个生命,大法弟子们也一再劝善,给他们机会,地狱还是天堂,劝其慎择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0/112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