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图们市法轮功学员金永男和金成权遭受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0月23日】图们市大法弟子金永男和金成权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遭到图们市看守所、月宫街派出所、和龙文化派出所、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延吉劳教所、图们市石岘镇造纸厂养老院洗脑班、吉林监狱等的迫害。下面是他们被迫害的事实。

金永男老人今年57岁,他年轻时患有严重的肝炎,血压低,加上身体又单薄,难以从事繁重的农活,所以生活非常困苦。自从94年修了法轮大法,金永男血压正常了,肝部也不痛了,好象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每当熟人看他,他都诚恳的告诉他们这是修了法轮大法的结果。由于随着身体的变好,生意也逐渐好转,家庭生活也有了较大的改善,有了新家。可还没等住进新家几个月,迫害无情的降到了老人的身上。

2000年3月金永男因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遣返回当地,在图们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又被勒索钱财累计2300元。

2001年1月,金永男突然被月宫街派出所金昌洙等人绑架至图们市石岘镇造纸厂养老院,遭受非人的洗脑迫害。参与迫害的单位州司法局朴某、州610、图们市政法委副书记王保中、月宫街派出所等。被劫持的人从早4、5点钟一直被折磨到晚9点-12点,吃饭睡觉都被监视,要被强迫不间断的跑步、练队、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罚站、侮辱、谩骂以及人身攻击。

由于金永男不放弃修炼,被从洗脑班转看守所,再从看守所转送洗脑班。至4月中旬,才被放回家。

2002年6月,金永男又因证实大法在延吉被和龙文化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恶警对50多岁的老人拳脚相加。

同年7月金永男被非法送进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金永男被关禁闭,铐在床上折磨40天。为了抵制恶警们的迫害,金永男曾绝食绝水17天,最后被迫害至生命奄奄一息。在迫害了将近10个月之后,转至延吉劳教所继续迫害,直到被超期关押到2003年7月才被放出。

金永男回到家仅半年后,于2004年2月4日,又因恶人举报被图们市月宫街派出所的数名警察堵到家中,被非法抄家,被抄走了大法书和真象材料等。当天他被非法关在图们市国保大队的楼上,恶警们刑讯逼供资料的来源。从绑架的当天下午起,恶警连续毒打迫害老人六天六夜,不让老人睡觉,在头上扣上铁帽子,两人轮番用木棒毒打,木棒被打折了,头被打破了,头上鼓起了一个大包,浑身打得没有一处好地方。穿去的衣服成了血衣血裤,一只腿被打成了残疾。恶警还用烟头烫掌心,用胶带封嘴,使老人喘不上气。他们还用牙签扎打破的头部上的伤口问说不说资料的来源。他们还扬言打死了算自杀,他们不承担责任。六天六宿也没给老人一口饭吃,没给老人一口水喝。

金成权也是图们市的大法弟子,今年30岁,大学文化,2002年在和龙刑警队遭受过恶警的非人折磨。金成权现在仍被非法判刑、关押。

金成权于94年学炼法轮大法,于2001年1月因表态支持家人炼功被拘留在图们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当时北图们市月宫街派出所从家中非法抓捕。

然后在同年8月,月宫街派出所又将金成权从家中绑架至图们市石岘镇造纸厂养老院洗脑班迫害,他于同一天成功走脱。

在2002年6月7日,金成权因证实大法被劫持到和龙市刑警队,家中的电脑及打印机等7000多元的做真象的设备被劫走。恶警逼问金成权另一被非法抓捕的同修的姓名及地址,金成权拒绝回答,被施以酷刑

因金成权不配合邪恶,和龙市刑警队的恶警们将他上上手铐脚镣,然后用直径约为2.5-3cm的木棒毒打,木棒被打折了两根。恶警们用穿着皮鞋的脚踢他的腿,致使他行走困难。他们从早到晚9点不给一口饭吃一口水喝。当晚被非法关押进和龙市看守所。

期间在6月13日晚5点金成权被非法提审时,被戴上死刑犯才戴的手铐脚镣,被六名恶警带足15天的粮食,押往离和龙市60里开外的某林场,遭受了恶警们的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恶警们还扬言,提审时,如果打死了那就扔进图们江就当北朝鲜人偷渡时饿死了。

恶警们从半夜起将戴手铐脚镣的金成权吊在空中毒打,手铐越铐越紧,扣牙陷进肉里,疼痛渗进骨子里,六名恶警轮番毒打,上气不接下气。他们用木棒,穿着鞋的脚,拳头,皮鞭雨点般地抽打。然后用不干胶封嘴,再用点燃的烟头烫两个鼻孔,连续烫了6根,导致他昏迷。再泼冷水,再施以酷刑。由于他受的酷刑,造成他左边心脏部位肿胀,排尿困难,脊椎打坏以至于抬不起30斤重的东西,记忆力衰退,回忆不起以前的事情,后脑勺酸痛,视物不清。他们怕他死掉,让家里拿1700元到延边医院接受检查。在非法开庭审判时,金成权讲述他遭受的刑讯逼供以及他烙下的后遗症,那些“人民检察官”充耳不闻。

2002年11月,金成权被以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罪”被非法判刑5年,并于2003年2月25日送往吉林监狱。2月26日被送往10大队,在那里,他又一次遭受残酷的非人的迫害。在那里,为了让他背叛“真善忍”,放弃做好人的权利,恶警指使犯人迫害好人。在那里恶警们竟以犯人施暴的程度大小来给犯人评分,而这一切都是警察指使干的。

26日起迫害便开始了,金成权被一天几次给拖到水房,往墙上砸头,用拳头打,用脚踢,用橡胶棒打,用火烧胡子与眉毛,然后恶警以施暴取乐,毫无人性可言。恶警竟一天七八次的给金成权扒光衣服,弹睾丸,掐大腿内侧,掐得两腿内侧结满了血痂。然后让他从早5点至8点盘腿直腰端坐着罚坐,坐在镶满楔子的木板上挨罚。由于如此的折磨,金成权体重不足70斤。

监狱里还有严管与关小号的手段,铐在固定的床上能把人身上的肉躺烂为止。被铐的人胳膊与腿被抻后强行铐在床上,致使人的骨节抻长而变得残疾。在那里也有2名修炼大法的人及几名犯人被折磨致死。死后,警察找犯人做死亡伪证,作伪证者被减刑或加分,一旦说漏要蹲小号或被严管。监狱的恶警为了奖金而疯狂的迫害修炼者,在那里金成权遭受了26天的酷刑折磨,生不如死。

望能看到此消息的正义之士伸出友谊之手,协助制止这场对无辜的迫害,也望那些江氏的追随者们悬崖勒马,以免做江氏的殉葬品,死无葬身之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