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大法弟子周玉珠遭劫持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11月10日】2000年11月8日,吉林省伊通县伊通镇大法弟子周玉珠姐妹四人去新兴乡亲属家串门,途中被恶人举报,向阳村上的治保主任一边向乡里派出所汇报,一边在后面追赶,乡里的派出所在前面堵截,就这样两面夹攻把她们绑架到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恶警马上向县公安局汇报,不多时公安局副局长宗国,政保科科长黄乃权,恶警刘影就来到了新兴乡派出所。恶警马上对她们進行搜身和审问。当天下午4点左右把她们送到了县拘留所,这时恶警边录象边安排人员進行抄家,去了两辆车,车里7、8个人。到她们家门口时,分管派出所的3、4个恶警早就在她们家楼下等着呢。当她打开门这十几个人一拥而進,有翻箱翻柜的,有翻桌子的,有翻壁橱、厨房的,阳台都翻个遍,连卫生间都是几進几出的,可是一无所得,把整个房间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七零八落。抄完家后十点左右把她们送往看守所刑拘,送监号里恶警特意让周玉珠挨着姓李的一个杀人犯睡。

11月8日晚周玉珠的家人也不知道她被劫持,也没有被褥,就在监号的铁板炕上又冷又饿的坐到天亮。11月9日晚6点左右,刚要睡觉,恶警就提审周玉霞、周玉凤、徐彩霞。监号的犯人也说:就怕夜审,要动刑、打人的,最可怕的是夜审、外审。听到她们这么说,周玉珠就更担心,一夜几乎未合眼。

11月10日晚上临到她的头上了,从11月10日开始到13日止,三天三夜罚站、不让睡觉(地点看守所食堂),恶警三班倒,两个一班,是110派来的恶警,都很年轻,周玉珠也不认识,事后她也不知道姓名。警察们气势汹汹的威胁、恐吓,高声喊让她交代,她当时很平静,也不承认,她也没犯法。她们四人被绑架时,正是伊通县大法弟子走出来讲真象的很多,大街小巷贴法轮大法好、挂“法轮大法好”条幅的也很多,向居民区发资料的随处可见。公安局正发愁找不到发资料的人,就在这当口上,她们被绑架是首例,全县成了第一条新闻。因此不断的上报纸、电视,轰动全县。当时警察们认为找到突破口了,抱着很大的希望,大会、小会没少开。

在看守所罚站的第二天,公安局的领导班子和当班的恶警十几人,用了几个小时的功夫审问,最后枉费心机,一无所得。第三天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县委副书记席学成,公安局长陈建民,政保科长黄乃权,再次审问她们资料是从哪里来的,谁下载的,与谁来往过,审问几个小时她们还是那句话,不知道。在这期间县里开会总是提起此事,特别是一次县委书记程长柱在全县局级以上开会大发雷霆,恶狠狠地说:“这几个老娘们都整不了”。最后不管恶人们采取什么办法都枉费心机。

在罚站过程中,周玉珠有时背《论语》、《洪吟》,所以尽管遭受三天三夜体罚,周玉珠一个字也没留下。警察们一无所得。第二天开始这六个恶警都程度不同的出现了身体不舒服,对她恐吓、威胁的恶警还说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该恶警就嗓子痛。有的恶警感冒了,有的胃疼。警察们还让她交代,还问她炼不炼了。她说:“我原先一身病,特别是心脏病,你们年纪轻轻的这几天都受不了了。我这六十来岁的老年妇女,现在身体都非常好,我真的受益了,你们也看到了。”那几个警察也点点头,笑呵呵的承认了,以后再罚站也不审问她了。

三天后周玉珠全身发痒,象得了疥疮一样,一身红疙瘩,奇痒无比,夜间无法入睡。这次拘留52天站了三天三夜,进去那天晚上坐了一宿。长疥46天无法入睡,手不停的挠,指甲挠的都发软,发累,胳膊都不愿意抬起来,手也肿大,裂口子,流血水等,有时身上象针刺的痛,有时感到全身发冷,象四周进凉风一样难受,真是苦不堪言。由于长疥留下了后遗症,左大拇指裂,前额右侧出个大脓包,留下一个疤痕。从看守所回家后,疥疮继续加重,有一段时间生活不能自理,不能洗衣服,一些家务活不能干。这样的身体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还报批了劳教三年。由于家人的关心及营救心切,同意罚款6000元所外执行,警察才放了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0/114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