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军、苗传增在河北高阳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1月16日】河北省大法学员刘建军、苗传增等26名大法学员,2000年11月被唐山开平劳教所以每位劳工800元的价格卖给保定高阳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迫害。恶警杨泽民手拿10公分一射钉,恶毒的威胁刘建军说:“如果不答应条件,就将此钉射在你的腿里,让你终身残废。”10多个警察将苗传增铐在猪圈里,拿来12根钉子威胁。

2000年10月7日,张家口市大法学员苗传增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遭三个便衣警察毒打并绑架,被非法劫持回当地关押于工业街派出所,2天后被送宣化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11月10日左右,张家口桥东分局局长马福维、工业街派出所片警许X、花园街派出所女警察刘××、办事处申学武等人将苗传增、刘建军、于俊玲、曹建林、王志娴五位大法学员送唐山开平劳教所继续迫害。第二天,唐山开平劳教所又将大法学员苗传增、刘建军等26名大法学员以每位劳工800元的价格卖给保定高阳劳教所。

当时大法学员刘建军连续绝食抗议33天,身上伤势严重,可到医院检查时恶警们却做了手脚,强硬让开平劳教所收下。大法学员刘建军2000年10月6日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广场5、6个恶警疯狂围打,左眼被打出血,鼻梁打坏,流血不止、当时生命就出现危险,送海淀医院检查,肋骨被打骨折、软肋骨损伤、左眼视力下降、鼻梁肿起,刘建军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在15天中,恶所长带人扛着摄像机数次逼迫他说出姓名地址,第18天时又将刘建军拉回海淀看守所,唆使屋中4个刑事犯监视刘建军,使尽坏招,逼其开口,20天后被骗出地址,当天中午花园街派出所所长张X派人将他押回,直接送赐儿山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在刘建军绝食20多天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花园街派出所将他拉回后又转送十三里拘留所,后非法劳教。

在高阳劳教所当天队长冀××、方鲍和司机王X将刘建军摁倒在地,拳打脚踢,用电棍电,致使刘建军的前门牙活动至今还有豁口,上万伏的高压“手摇电话”摧残他长达2个半小时,刘建军的心脏和身体象撕裂般难受,其痛苦难以言表。恶人们用电棍电刘建军的脸、手、脚,逼迫刘建军放弃修炼。五大队胡成堂、杨泽民疯狂指使恶警恶人行恶。杨泽民手拿10公分一射钉,恶毒的威胁刘建军说:“如果不答应条件,就将此钉射在你的腿里,让你终身残废”。

2000年11月18日,不法人员又将刘建军送保定五大队劳务点,强制劳动。强制干重体力活,每天抬着几十斤重的颜料,12小时不停的行走。稍有不慎,棍棒相加。每天吃的是盐水烂白菜,吃完后,碗底还留有一层泥沙。四张单人床板睡9个人,每天只能侧身睡觉。如晚上起床解手后,回来就没有地方。由于长时间的劳累,睡不上觉,2001年2月20日,刘建军在劳动中,机器压下来,将他左手食指中指骨头全部压扁,指骨上的肉崩裂,送医院缝了15针,受尽折磨。

2001年3月,五大队恶警将刘建军拉回大队,威逼听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东西。4月2日,刘建军母亲来探视儿子,当他母亲走后,五大队恶警将他铐在篮球架上,强迫听诬蔑师父诬蔑大法邪悟的宣传,刘建军告诉他们全是诬蔑,他们气急败坏又将刘建军铐在用来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地环上,将其手臂拉平,蹲势将手上的手铐与地上的铁环铐在一起进行迫害。变着法折磨他,恶警强行拉他来回走步,刘建军不配合,恶警梁保科抡圆胳膊使劲打他耳光,一直打了二、三十个耳光,打完后又将刘建军铐在地环上,刘建军被迫绝食抗议。

大法学员在高阳劳教所受尽折磨,每天5点被迫起床,吃口饭就让出工,中午不准休息,一直干到天黑看不见才收工。在饭吃不饱,喝着菜汤的情况下,强逼大法学员每天干10多个小时的强体力劳动,强制洗脑,威逼写四书。

为抵制邪恶迫害,2001年5月,大部份大法学员绝食,管教将苗传增叫到办公室,将其头摁在地上,逼问谁带的头。其中大队长李××、队长武××、赵××、李××等有的踩头、有的踩脚,将苗传增摁在地上,用三根电棍同时电击;随后将铁环铁棍钉在地上半米多深,将苗传增和另几位大法学员铐在上面,不给吃饭、不给喝水。四个警察用三根电棍同时电击,逼迫出工,大法学员们的脊背都被电糊了,痛的晕了过去。

2001年5月16日,不法人员们将5位坚定的大法学员送到五大队,威逼写“四书”。不写,他们就将大法学员双手铐在地环上,站不起来,蹲不下,白天黑夜铐着不让睡觉,白天曝晒、晚上让蚊子咬,长时间无休止的铐着大法学员。在恶人们的非人折磨与轮番洗脑迫害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苗传增违心的写了“四书”,当他清醒过来后痛悔不已,立即严正声明:“在威逼下,所写的四书全部作废。”高阳劳教所邪恶之徒气急败坏,对他进行了新一轮更加残酷的迫害,10多个警察将苗传增铐在猪圈里,拿来12根钉子威胁,并限在一小时内作出决定。

在高阳劳教所内大法学员受尽凌辱折磨,每天吃不饱,仍然被强迫挖沟、超强度的劳动。2002年苗传增劳动时不慎受重伤,不能出工,同年2月24日从高阳劳教所放回。出来后工业街派出所、办事处不法人员仍然不间断到他家骚扰、威逼转化,苗传增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5月26日,高阳劳教所五大队恶警王志台、王国有等又把刘建军和另两位大法学员铐在地环上一天一夜后。于27日转押斗洼劳务点,强制每天长时间劳动12个小时,屡遭犯人毒打。6月5日,刘建军在长时间超负荷劳动的折磨下身体极度虚弱,在劳动中晕倒在地上,斗洼中队长唐广军(刚刚醺酒)叫人将其拉出,疯狂的拿电棍电刘的身、头、脸,拳脚相加,连续毒打刘建军三次。刘建军被打的口、鼻流血,头、脸肿大,看不清模样。唐广军打完后,不许刘建军休息,逼他继续出工,刘建军拒绝出工且指责唐这是违法行为,后有两教导员(五大队段××和李××)过来让刘建军把脸上的血洗掉。待段、李二教导员走后,唐又狠命打刘建军。

次日,五大队队长杨泽民、方鲍、梁保科等将刘建军和另两位大法学员带回五大队,恶徒方鲍脱下鞋狠命的抽打刘建军的脸,抽了十几下又将他关进旧仓库里铐在地环上,不让睡觉,如睡觉就遭暴打、电击,恶警威逼骂师父、骂大法,让邪悟者灌输邪悟言论,强行洗脑。就这样刘建军在地环被铐了49天。

刘建军没有向邪恶妥协,8月9日,又被强制送安新建昌劳务点迫害,每天要将5吨的铜料进行熔炼,甚至三天加班一天,干10吨的活,每天在高温下超负荷的劳作,无论严寒数九,洗浴都是冰冷的自来水。2002年10月20日,刘建军要去厕所,敲门没反应(因值班警察把门从外倒锁),恶人王贺雨(现已回家)追到厕所谩骂、殴打。

2003年由于跑了一个劳教犯,劳务点又紧张起来,6月3日晚12点左右,刘建军正睡觉时值班恶警乔雄莫名其妙的将他叫下床,不容答辩,打他一记耳光,理由是不允许他头朝里睡。刘建军严正斥责其违法行为,又遭猛击一拳,正好打在刘建军胸部的伤痛处,使他窒息般的难受。致使第二天刘建军不能起床,直至8月27日释放。放时家属办理手续时,五大队除扣下他的存款余额250元后还敲诈600多元。

河北高阳劳教所对外宣扬它们如何如何文明,其实这里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黑窝。被非法送高阳劳教所的大法学员,刚到就被强行搜身,每天强行洗脑,酷刑逼迫“转化”。大法学员在这里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承受着非人的侮辱和迫害。2005年正月十五那天,张家口市大法学员陈爱鸿9月14日坐在床上等吃饭时,遭到大队长李雪军毒打,绝食抗议要求见所长。大法学员赵淑英也和陈爱鸿一起绝食。李雪军不但不让见所长,反而在9月16日下午把两人强行戴上手铐拉到高阳县西医院灌食。到医院小队长赵园猛打陈爱鸿耳光,陈爱鸿的脸被打的肿了好几天。9月30日下午陈爱鸿、赵淑英被拉到一楼关禁闭,双手铐在木板上遭折磨。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