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四川楠木寺劳教所经历和目睹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1月16日】在1999年开始的这场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中,我亲身经历了残酷迫害,并亲眼目睹了共产邪党的恶警用枪杆毒打修炼人的暴政手段。

1、非法拘留、关押

1999年11月我们本想到北京信访办谈一下自己炼功后受益的体会,结果没找到信访办,我们于是去了天安门广场。还没进到广场,我们还在大道上就有几个警察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立即就被他们抓起来关到了前门公安分局。这个共产邪党就是不许人讲真话,连人说话的权利都要剥夺。

2000年一月的一天,我在田里干活,乡上的两个工作人员硬是让我放下手上的农活,把我胁迫到了乡政府,说是问些话就回家。可是到了乡政府根本就没有问话,却来了几个警察把我绑架到了县看守所,一关就是9个月,随后就被劳教几年。这就是邪党专用的哄、骗、欺的整人手段。

2、恶警用枪杆毒打炼功人

这事真切的发生在我眼前。2000年中国新年,正当全国人民在欢度新年时,我们为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刚到就被两个穿军装的人拦住,问了我们几句就把我们抓进了派出所。在派出所,我们拒绝说出地址姓名,警察就使劲穿着皮靴踢我们。

过了两个小时,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同修就被抓了进来,他也不说姓名地址,这时四五个警察就围了过去,把这位同修按成大字形爬在桌子上,另一个拿枪的武警就用枪托,恶狠狠的打同修的臀部,打了十几下,又去打他的头,打得这位同修鲜血直流。他被死死的摁住根本就动不了,最后枪托都裂成了两半。

第一次看见这种阵势我被惊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说了一句:你们不要这样打炼功人。话音刚落,就被其中一个武警抓起头发面对着墙就撞了过去,不准再看,我的脑门被撞了一个大包。我们背过身时就听见他们悄悄的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就把那位同修抬了出去,当时满地是血,不知道同修是死是活。

3、四川楠木寺张小芳恶行

在这个人间地狱里,每天都上演着惨绝人寰的悲剧。张小芳不断变化着折磨大法学员的方式。酷刑折磨达不到目的,就换成生理上的折磨,人格上的侮辱:只给坚定的大法学员吃一口饭,逼迫学员喝很多水,但是不准上厕所,憋不住了只能尿裤子,流在地上。张小芳就叫杂犯脱掉学员的衣服来擦地,然后把衣服扔了,逼着学员再买。

有一段时间,坚持修炼的学员被叫到寝室里,双脚被盘上,用绳子把两条腿捆起,一捆就是一天。

有一段时间所谓军训,叫那些吸毒犯或犹大不停的换人拉、拖学员跑,直到迫害到全身出血、红肿、跑不起时就拖,拖得学员肉破烂,根本就不能动弹为止。

劳教所把大法学员的生命视如草芥,在那里,他们可以任意打死打残大法弟子。有一次吸毒犯在警察的唆使下打死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当时犯人把老太太锁在洗澡室里迫害,没人知道里面发生过什么样的事,直到老太太奄奄一息时,管教干部让我到医院拿药,说事情严重。我急匆匆的拿了药跑回来,却被赶回了寝室;所有的学员,不许下楼。两个小时后,几个犹大被叫下楼去抬担架,后来就再也没见过老太太。隔了几天,有位杂犯告诉我:老太太被吸毒犯打死了。

还有一次,两个吸毒犯和犹大们迫害一位姓张的大法学员,她们在禁闭室里关着门迫害她,也是差一点就死了。张小芳看见事情弄大了,怕担责任。就把民管会的犹大叫到办公室里痛打了一顿。犹大被打了出来还在哭,说她被张小芳抓着头发撞墙,还被拳头,脚头的狠打了一顿。

从这一切的亲身经历中,我真正看到了共产邪党的凶恶残暴。对待一群善良的修炼人,用的是种种非人的迫害手段。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