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华遭北京女子劳教所致残经历曝光 恶徒心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1月23日】王玉华(女)是北京昌平区居民,今年57岁。她以前全身都是病,尤其是祖辈遗传的哮喘病,常年折磨着她,到处求医也治不好,发展到最后,所有的医生都告诉她:别看了,回家等着(死)吧。然而1996年王玉华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全身疾病很快消失,包括那个折磨了她多年的哮喘病,以至于从1996年至今近十年,她无需再吃一粒药。

1999年7月20日江××发动对法轮功的大镇压以来,王玉华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遭迫害。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王玉华被强制贴墙罚站九天九夜,随后有被强制“坐凳”,导致胯骨坏死、错位,至今走路依然一拐一颠的。王玉华受迫害的经历今年十月在明慧网公布后,中共恶党不法人员到王玉华家威胁她,王玉华说:“你们做都做了还怕人说,我说的是实话,谁问我都说实话。”

2000年正月,乡派出所警察到王玉华家,说让王玉华跟他们到派出所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王玉华到派出所后,他们立即把她连夜送到县里办的洗脑班。当时洗脑班关押着70多名大法弟子,仅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几乎人人都受到了精神高压与肉体折磨。在对王玉华威胁恐吓逼迫她放弃信仰无效后,当时主抓迫害的县委副书记王少华亲自出马,恶狠狠的说:“熬她!”

当时王玉华还不知道“熬她”是什么意思,但很快她就知道了——从那天起每天24小时,王玉华被强迫不许合眼,更不能睡觉,每天24小时都有专人轮流看守,不许她低头、不许她合眼,一合眼就被捅醒。如此昼夜不间断9天,王玉华凭着信仰的力量,没有被“熬”屈服。面对王玉华的坚定和毅力,邪恶之徒害怕了,15天后王玉华被无条件释放。

2002年10月底,中共恶党 “十六大”召开前夕的一天,王玉华正在自家菜园里干活,派出所警察来到田地里,说要和她“谈谈话”。進家后正在“谈话”时,县里的一群警察就闯進了她家——原来“谈话”和上次的“去一趟派出所一会儿就回来”一样,同样是骗局。

在王玉华家一顿乱翻后,三个警察把她架走了。到了县看守所,警察立即开始对王玉华的所谓“审讯”。他们逼问她家的法轮功书籍和真象传单的来源时。王玉华说,我主动和别人要的,我修真善忍,不能给别人找麻烦,我不会告诉你们谁给的。然后,王玉华又给警察讲了法轮功让她起死回生的恩德,讲了自己修炼法轮功之后的道德升华。最后,理屈词穷的警察竟说:大法再好也得判你,你炼就判你,信仰这个就判你!

一个月后,王玉华被非法判了劳教两年,并很快被送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恶场所,这个所谓“调遣处”的存在,曾长期被中国政府掩盖和否认。在调遣处,警察强迫王玉华“认罪认错”,王玉华说自己是被从家里非法绑架的,认罪认错的应是绑架者。结果,王玉华被一个吸毒女(被劳教人员)拉到屋里连抽三四个耳光。

为给法轮功学员强迫洗脑,警察强迫法轮功学员背唱所谓“认罪认错”的歌曲,强迫看对法轮功血腥栽赃的电视节目,然后强迫写出诬陷法轮功的“体会”,然而王玉华只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很快,王玉华受到了惩罚性体罚“军训”:被强迫不停的跳、蹲,直到最后小腿和脚肿胀发紫连鞋都穿不上去、一摁一个坑。二十几天后,王玉华被绑架到了北京女子劳教所三大队。由于在调遣处的不妥协,王玉华直接就被单独隔离到一个屋子里,当夜就开始了“攻关”迫害,强迫她放弃信仰。

从那夜起,王玉华被强迫笔直贴墙站立,24小时昼夜不停,有人专门轮流看管,不许擅自移动,一动就有人又掐又捅;不许上厕所,直至最后便在裤子里。当时的责任警察一个姓赵、另一个姓怀(音)。

如此昼夜循环,整整九天后,王玉华双腿失去知觉,轰然倒地。

如果说2000年正月在昌平县洗脑班九天九夜的不让睡觉中,王玉华还可以偶尔挪动一下减缓一下站的麻木的双腿,而三年后的这次同样九天九夜的迫害中,连这一点生理本能的自我调节的“人权”也被彻底剥夺了。

倒地后的王玉华,挣扎着试图重新站起来,然而,当时她的双腿已完全失去了知觉,耷拉着不听使唤,用手一摸,胯部已骨折错位。然而即使这样,警察依然对她加大施压力度,用警察的话说就是“不转化让你生不如死”。

北京女子劳教所认为,一个人在肉体长期极限承受中必会放弃自己的信仰。为了达到屈辱和逼迫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北京女子劳教所把法轮功学员封闭在漫漫无尽的高压酷刑中,逼迫她们作出连警察都心知肚明的违背良知、背叛信仰的抉择,然后用这样的“成绩”作为以后羞辱学员信仰,摧毁学员意志的杀手锏,让被强迫违心放弃信仰者难以恢复自信。同时,警察把所谓的“转化成绩”作为在国内外欺骗舆论、掩盖罪行的遮羞布。

在王玉华被折磨得胯部已骨折错位后,北京女子劳教所的警察继续不让王玉华睡觉,强迫她坐在小凳上。时值寒冬腊月,房间的窗户被警察故意打开,冻的她不由自主的打哆嗦。同时,由于身体极度的虚弱,王玉华不由自主的往两边倒。十几天后,她的整个下半身,尤其是胯部肿胀发紫,脚丫发胀张开,整个下半身处于完全瘫痪的状态,生命垂危。

在眼看王玉华随时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北京女子劳教所担心的只是王玉华不要死在劳教所里、不要揭穿了他们所谓“文明管理”的“国际形象”。于是,王玉华被拉到了大兴县医院。在医院,医生说胯骨已坏死、错位,必须拉开肉、打穿钉、上夹板才能保住腿。

即使这样,北京女子劳教所还是念念不忘逼迫王玉华放弃信仰。他们让她每天从早六点一直坐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左右,床两边各坐着一个人,死看着她,不许挪动,一动就用手又掐又推。时间一长,王玉华臀部底下的肉开始溃烂,痛得火烧火燎,但她依然不屈服、不放弃信仰。

恶警为了摧毁王玉华的意志,开始克扣王玉华的饮食。全天下来只给二两饭(相当于100克)和一勺粥。一个月下来,王玉华饿成皮包骨头。

与此时同时,北京女子劳教所对外散布说王玉华是洗澡摔伤的,并让北京电视台到医院为王玉华录象,欺骗说劳教所是如何的关心法轮功学员,为它们的罪行進行掩盖。

然而,王玉华横下一条心,就是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迫害者使尽了手段依然无法改变她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们担心长期下去会影响劳教所的所谓“转化成绩”,与在把王玉华禁闭在医院继续迫害7个月之后,他们突然把她接回北京女子劳教所(不敢送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而是直接隔离送到集训队),之后当天晚上就把她送回家。



[后记] 回家后,王玉华恢复了及基本的正常生活,又开始了学法轮功书籍及炼法轮功功法,身体得到了极快的康复,不但变得生活又可以自理了,还开始干家务活了,只是至今走路依然一拐一颠的。

2005年9月28日,村委会找王玉华去谈话,昌平公安分局和当地派出所借机把她家屋里和院落翻了个底朝天,抄走了她的大法书和真象资料。王玉华找到他们向他们要书讲真象,这些人以“没办法,这是上面让干的”为借口企图推卸自己的责任。

王玉华所遭受的迫害案情在今年十月被明慧网曝光之后,有恶人找到王玉华家说:你还要整的让全世界知道!王玉华回答:你们做都做了还怕人说?!我说的是实话,谁问我都说实话。

王玉华家的住址:北京昌平区南迢乡纪窑村64号(昌平东关环岛右转两公里处);宅电:010-6073-2426

北京市昌平区政府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政府街19号 邮编:102200
主任周振华,010-89741585,副主任王永林,89741578
副主任 王淑珍,010-89741529,副主任 周晓东,010-89741525
秘书一科科长杨建会,010-69742730,秘书二科科长李 昌,010-69746530
综合科科长瓮 民,010-89741530
信息科科长张华,010-89741520
督查科科长纪树一,010-89741533
北京昌平区检察院
举报电话:010-69722000
司法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南河沿26号 邮编:100020,传真:65205316
值班:65205315、65942233
部长办公室 65205307,办公厅 65205317
劳教局 65206315 65206316,法制宣传司 65205907,基层工作司 65205923
法规教育司 65205813,司法协助外事司 65205233,纪检监察局 65205615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