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劳教四年多 谢秀兰自述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1月23日】辽宁大法学员谢秀兰因修炼法轮大法,五年来两次被恶警抓去非法劳教,共四年四个月,她先后被关入马三家劳教所、大连劳教所,遭受过吊铐、关小号、坐铁椅子、8天8夜的长时间罚站、两腿被强行捆绑双盘、被强制写三书等肉体及精神迫害,原102斤体重的她被折磨到仅80多斤。谢秀兰直至被迫害致出现卵巢瘤后,劳教所才于2005年7月19日被迫将她放回家。

以下是谢秀兰自述四年多来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经历。

2000年12月6日晚19点30分左右,我在距离家近200米路上被110车抓到星海派出所。警察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当时两名保安就把我和段桂兰、张秀华三人推上车。第二天被送大连南关岭姚家看守所,42天之后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迫害二年多。

2001年12月17日晚21点多钟,电视放“焦点访谈”诬陷大法,我、石胜英、孙进军出去不看,恶警所长苏境把我关闭三角屋。

2002年3月上旬,一天我因炼功被恶警关在一楼仓库,两只手被铐在铁床上,不准站,不准坐,恶警叫“四防”拽我头发往地砖上撞,我手腕被勒出血,头脑前门碰破皮。我被铐在暖气管上站了8天8夜,不让睡觉,不让坐。

4月8日,宋桂香、胡英、孙进军和我不配合恶人,不参加一切活动,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关押在一楼铁门里边,一只手用绳子吊着,另一只手铐在暖气管上,恶警放广播诽谤大法,墙上贴挂诽谤大法的大字报,恶警怕我们喊大法好,用布带勒我们的嘴,一会儿嘴角、牙就出血。当晚半夜,我们一起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苏境等带来近20多个管教用胶带把我们嘴封上,拖入小号,里面已被关押大法学员孙彩虹、李黎明,5个小号关满了大法学员,二人一个小号,铐在老虎凳上,12天才放出来。

5月13日,因劳教所在播放诽谤大法的话,我喊“法轮大法好”,恶警队长叫“四防”捂我的嘴,用拳头照我的头、脸、鼻子打,我被打得鼻梁骨折,地上一堆血。

7月1日,我和石胜英不穿狱衣,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小号一个月,坐铁椅子、两手被铐,脚、腿肿变形,脚丫出黄水,至8月2日才放我出来。

8月22日,劳教所开非法审判会,我们不参加开会,队长就叫四防用胶带封上我们的嘴,将我们拖抬到开会地方。只要我们喊“法轮大法好”,就上来两个男警察揪头发扭胳膊,往一楼铁门里一屋地上一扔,每个屋有八九个大法学员,楼下铁门几个屋全关满了。那天大法学员李黎明、孙彩虹、李冬青被警察劫入沈阳大北监狱。

2003年1月22日,恶警大队长王晓峰及分队长骗我到一楼铁门里,强制用绳子把我腿双盘绑住。因我正念不足,被捆绑盘坐不到三个小时承受不住,做了大法学员不该做的事。随后我醒悟过来,立即声明“不利于大法言行全部作废”。因此,恶警队长又拽着头发把我拖到水房地上,躺了一上午,又把我拖到厕所里,叫犯人轮着看着我,我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我就跟着师父修炼。下午3点多钟他们把我拖到一楼仓库里,不让我上厕所。晚上恶警命四防用绳子勒绑我,吊在房顶暖气管子上,脚离开地面一尺高,长达3个多小时,胸喘不上气,尿被迫便在裤里。我默念师父讲的法“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正念请师父加持,最后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来了。

2003年3月至4月,我们拒打太极拳,被恶警施酷刑,又吊、又冻,还把我们鞋袜脱掉冻。大法学员王玉兰、黄桂芬、孙进军、宋桂香、孙娟、郭桂香、陶玉珍、胡英、苏明、李刚、李桂杰、我等被迫害。

我被马三家非法关押2年零11个多月(差20天3年),于2003年11月17日被放出来。

2004年3月30日,我到农村新金县、大洒、红石、崔沟去讲真象、发资料,被人举报,于3月31日上午10点在邻居家被三个恶警和一个司机架抬上车,关押大洒派出所,晚六点多被送到新金县大狱看守所,被关押43天。关押期间,我肚子疼,于4月29日被送到新金县肿瘤医院检查,做B超说左侧卵巢长个包,恶警带我就走,出医院门说是有炎症,隐瞒事实。就这样我被强制绑架到大连教养院。

大连教养院,恶警酷刑折磨大法学员,死人床、站冰、大字吊铐、小号关押、不让睡觉等等。我拒绝站,恶警让普犯大王聪等把我叫到仓库打,用脚踹我的心脏、头,一脚把我踹倒地,晚上站着不让睡觉,我被逼站了四天四夜,由于头脑不清醒、怕的执著,被迫违心写了不该写的。

在被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期间,我多次出现心脏症状。2004年10月28日大连教养院女子教养院解体,我又被关入马三家二所。11月8日,我声明所写所说不利于法轮大法言行全部作废,坚持修炼大法。

在马三家二所,我们大法学员不劳动、不穿校服,一切不配合邪恶,反迫害,要求释放被关押大法学员。恶警把我们监禁在一大队二楼,我们只要喊法轮大法好、炼功,恶警就把我们拖出去关小号、打人、骂人,不让下楼,不让洗澡,我们反迫害,讲真象,绝食。

在被关押期间,我因喊“法轮大法好”两次被送小号。后我被送医检查,查出腹部左侧卵巢长的包有6.1×5.0大。我说这是迫害的,我没被抓之前什么病也没有,从开始修炼法轮功一粒药也没吃,身体没有病,刚来时102斤,现在就80多斤,是这几年被迫害的。一恶警队长说他们可没抓我,我说:“你们可以放人。知道我们是好人,为什么关押、迫害呢?”警察不说话了。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于2005年7月19日闯出魔窟。我要加倍做好,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应该做的三件事,坚定跟着师父修炼到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