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不明药物”惊见(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1月26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续前文)

这是发生在江苏省徐州精神病院的一幕:

精神病院的人把精神完全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强行绑在床上打针、灌药,法轮功学员立刻就昏过去,不省人事了;每当药性发作时,人就会撕心裂肺的疼痛。当法轮功学员清醒过来,指问那些所谓的医务人员:“为什么给我们这些没病的人打针、灌药?”医务人员说:“用这些药你们不会死的,只是很痛苦,如果你们说不炼法轮功了,就可以不给你们用药了,你们自己千万不能跑出医院去,我们不给你们逐渐停药,人会疯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别人也会把你们当成疯子再送进疯人院的。药性反应起来痛苦是难以想象的,非常可怕,后果不堪设想。”

一天,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凳子上盘坐,院长走过来恶狠狠地说:“你还在炼功吗?就把你的针药量还要加得更大,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看你还炼不炼!……”

这样的恶性事件眼下还在继续发生。

* 谴责声中行恶不辍,2005年53位法轮功学员蒙难,10人死亡

据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转递到明慧网的资料的初步统计,仅在2005年中遭受不明药物摧残,导致伤残或死亡的法轮功学员就有53位,其中10人在2005年1月至10月期间被夺去了生命。他们是:黑龙江省的吴春龙和姚国秀;河北省的蒿文民和韩俊苗;湖南省的张运兰和余爱平;四川省的林凤;北京市的于慧琴;上海市的李丽茂和安徽省的李培意。遇难者年龄从30岁至68岁;其中女性有7位。

这里还不包括一些相关报道中所涉及的受害者,例如:

明慧网2005年1月23日报道,大连市急救中心二院三楼一个狭小的屋子,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在那里医护人员对大法弟子注射一种不明药物,直到药水注射不进去为止,频繁的抽血化验,不停的打生理盐水点滴,似乎把大法弟子泡在药水里,做人体实验似的。

明慧网2005年2月24日报道,佳木斯劳教所现在迫害更加升级残酷,恶徒在大法弟子的饭里、水里放不明药物、打毒针,经常吃完肚子痛和拉肚,还不让上厕所,经常有人便在裤子里。

明慧网2005年3月23日报道,西安安康医院是公安和司法部门管理的劳改医院,许多绝食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被送到这里进一步遭受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被注射用于治疗精神病的不明药物后,神情恍惚,不停的流口水。该医院有四个病区:综合病区、女病区、男病区、戒毒病区。大法弟子被关在综合病区。目前还有三位大法弟子在那里被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5日报道,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里,在经历了一系列精神和肉体迫害后,仍然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就会遭到毒针注射,造成意识不清,神志恍惚。大法学员谭绍兰,就曾被注射不明药物,2005年1月5日从洗脑班中放出来时已意识不清,不认识人,也不认识字。在新津洗脑班中象谭绍兰这样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的人还有好几个。

明慧网2005年8月10日报道,从2005年7月1日起,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院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一百多人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酷刑迫害。马三家劳教院不许一大队的学员家属“接见”,封锁消息,并对她们强制灌食、关小号、电棍电击、注射不明药物。目前,这些学员处境艰难,急需全球正义人士声援。

明慧网2005年9月15日报道,自江泽民邪恶集团的幕后军师曾庆红2005年8月24日来新疆“视察”之后,新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出现升级,在南山的洗脑班将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强行注射精神药物,用以破坏人的中枢神经系统。恶党职能部门透露出来的消息,也证实了这一说法。新疆乌鲁木齐当局自8月9日起,绑架了十几位大法弟子到市郊南山洗脑基地。

明慧网2005年10月8日报道,胜利油田“610”指使胜利油田油气集输公司、胜利油田录井公司、胜利油田教育学院等单位绑架了江海松、李晓东等5名法轮功学员到胜利医院“精神卫生康复中心”楼进行所谓“治疗”,所谓的医护人员强迫法轮功学员打针、吃药,如果法轮功学员拒绝,所谓的医护人员就用电棍电击。

* 2005年被不明药物摧残导致伤残或死亡的部份案例

**一天之内两次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王影全身抽搐,思维停止

王影,女,30多岁,家住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2005年5月17日,王影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她坚持信仰,并以绝食方式抵制迫害。绝食第11天,610以推糖维护生命为名,1天之内两次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致使王影全身抽搐,思维停止。紧接着他们又以抢救、抓附体为借口,用中医针灸所用的银针在王影身上乱扎、乱抓,场面恐怖至极。

**山东老人马桂珍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致瘫痪

马桂珍,女,60多岁,家住山东省昌邑市,2005年元月17日下午,正在家做饭时,被610头子陈晓东与围子镇派出所警察直接绑架到王村劳教所。从元月18日至20日,劳教所警察反复给马桂珍强制洗脑。到21日也就是第4天,警察见马桂珍还不转化,就每天强行硬按着给她注射不明药物。几天下来,马桂珍逐渐没了力气,身体越来越不行,手脚开始失去知觉。警察见马桂珍生活已经不能自理,31日和马桂珍家人联系,让拿1000元来领人。

家人见到马桂珍时放声痛哭,马桂珍被绑架时身体好好的,就几天的功夫被摧残成这样。现在马桂珍下肢全部瘫痪,生活不能自理。

当地民众亲眼见证了这一切,纷纷议论:炼法轮功的早就说(中共)政府怎么怎么迫害,惨无人道,当时咱还不相信;现在老马被公安局弄到劳教所,几天的功夫就给弄成这样,确实是惨无人道,坏人管不了,就有本事迫害好人!

**湖南张运兰被不明药物迫害致神志不清后遇难

张运兰,女,52岁,湖南浏阳市永和镇金盘村人。2004年2月,张运兰在浏阳家乡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而遭绑架,被劫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

张运兰在白马垅劳教所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被连续罚站35天,日夜不准睡觉、不准靠、不准走动,大小腿肿得好粗,前后35天一共只睡了3个晚上,身心承受都到了极限。

张运兰曾绝食抵制迫害,遭恶警野蛮灌食。白马垅劳教所恶警对绝食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进行强行灌食或输液时,加入破坏中枢神经的毒药,致使大法弟子精神失常、丧失记忆、双目失明、站立和行走都失去平衡。张运兰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2005年4月30日被放回。回家后610人员胁迫其儿子监控、虐待她。张运兰于2005年10月×日一人外出时被汽车撞死。

当局造谣说张运兰的死是因炼法轮功炼的。一个认识张运兰的老奶奶站出来说:“你们说的不对,张运兰去劳教所之前,身体健康,对人和蔼可亲,做事有条有理。从劳教所回来就神志不清了,是劳教所害的。”人们听她这么一说,方才明白。

**黑龙江吴春龙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去世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吴春龙

吴春龙,男,30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曾患严重风湿性关节炎,腿肿得不能走路,修炼法轮功后他才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法轮功被诽谤迫害后,吴春龙凭着自己的良心,两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到当局灭绝人性的迫害,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

吴春龙曾因炼功被劳教所罚坐7天“老虎凳”。吴春龙绝食抗议劳教所刘洪光、杨春龙等七、八个恶警对他酷刑折磨,却遭到迫害性的野蛮灌食,并被强制灌下不明药物。几天后,吴春龙出现昏迷状态,经常便在床上。七、八天后,吴春龙的膝盖以上至腰部肌肉瘫痪,没有知觉,腿不能动,胸部发凉,头脑迟钝,没有思维,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即使这样,劳教所恶警还继续迫害他,把昏迷中的他拖到水房用凉水冲;犯人王福在恶警的指使下用毛巾沾上稀屎塞进他的嘴里,昏迷中的吴春龙经常被口里的毛巾憋醒。

2005年4月30日,吴春龙生命垂危,劳教所恶警杨春龙和刁玉坤用出租车把他送回家。在把他交给家人之前,恶警用欺骗的手段让吴春龙父亲写了一个担保书,要家人自负一切后果;并丧尽天良的要敲诈勒索5000元钱。吴春龙的父亲没有钱,几年来为能见到被非法关押的儿子,已被勒索了近两万元,最后现凑了300元给了恶警。


吴春龙被迫害致死前一周

2005年8月20日凌晨2点,吴春龙含冤离世

吴春龙含冤离世

吴春龙去世时骨瘦如柴

回到家的吴春龙骨瘦如柴,佝偻着身子,神志不清,目光呆滞,没有任何表情,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认识了。亲友问他话他不吱声,没有反应,好象没有记忆、没有思维。吴春龙于2005年8月20日凌晨2时左右含冤而死,年仅30岁。

**林凤被注射不明药物致肾坏死身亡

林凤,女,36岁,家住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舞凤镇四村九组。2002年腊月30日,林凤在散发真象资料时,被顺庆区长征路北城街道办事处,国安杜姓警察绑架,送四川成都龙泉驿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林凤因不放弃信仰,坚持炼功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导致肾坏死,神智昏迷,全身浮肿,经常人事不省。


四川省南充大法弟子林凤

2005年5月18日,林凤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劳教所将其送回南充市,胁迫她丈夫签字接人。林凤被送往南充市川北医学院住院部肾病科抢救治疗,期间国安、610恶警对医院进行24小时监控。

林凤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有时醒来,说:“我没有病、是被他们迫害成这个样子的,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她还揭露:四川成都龙泉驿女子劳教所是邪恶的黑窝,他们将坚定的大法弟子拽着在地上绕圆圈,衣裤都磨烂了,拖得大法弟子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人事不省。法轮功学员在那种残酷迫害下,彼此看见心如刀绞,泪流满面。押送林凤的警察曾对她家属说:她在劳教所受尽了所有刑罚都不悔改、太顽固了。

林凤于2005年7月26日早晨含冤离世,年仅36岁。林凤被迫害致死后,当地恶党支书陈菊芳连林凤上初中的儿子都不放过,对林凤的母亲说:你的孙儿不能再读书了,因她母亲参与政治、是政治犯。我要去学校给老师说不准给他报名。

*杀害高蓉蓉的刽子手们还在行恶

2005年6月16日,被龙山劳动教养院警察连续6-7小时电击导致毁容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年仅37岁。

然而,刽子手们的残暴劣性还在膨胀,把沾满血腥的手继续伸向了参与营救高蓉蓉的善良的人们。近期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女学员有:董敬哲、张丽荣、马廉晓、董敬雅、隋华;男学员有:孙士友、刘庆明、冯刚、马玉平、吴俊德。他们中有的目前已下落不明;有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至少已有四位遭到了不明药物的摧残。

马廉晓老人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被连续注射药物40多天,右臂被针扎得不能动、持续呕吐、头晕、不能走路。

董敬哲,马廉晓的女儿,孙士友的妻子,32岁,广告设计师,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已绝食两个多月。董敬哲每天遭野蛮灌食和强制注射不明药物,现在已下肢瘫痪,完全不能自理。6月23日,有人去马三家要见董敬哲,专管董敬哲的管教说:“董敬哲现已不能动,眼睛都不能睁了,绝食。”

张丽荣被非法抓到派出所后,恶警摁住她强行注射了一种不明药物,使其一直头晕,现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迫害。

隋华,现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在派出所时被恶警注射了一种不明药物后一直腿疼,行走困难。另一法轮功学员郑守君也被强行注射过不明药物。

* * * * * *

中共当局在其罪恶行径被曝光国际社会,并遭致文明世界强烈谴责下,照旧行恶不辍,只是手段更加隐蔽阴毒,更加严密的截断和封锁消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