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垅劳教所野蛮灌食掰掉法轮功学员门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1月27日】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进京为法轮功上访,于2月23日被强行送到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在那里,我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了劳教所警察以及被指使的犯人利用灌食,掰掉法轮功学员门牙,甚至使学员致死。

我被关进严管队七二大队,这一层楼关了100多个法轮功学员,大房间住20多个,小房间住10多个,我住的房间有14个人。因为我们背法,特警队刑警队抱来了很多铐子,把我们一个个都铐上吊起来,手吊在床架子上端。我的个子高,不够劲,就把我吊成个丁字,横吊,铐子不够,又把另一个法轮功学员的手搭在我的右手上合用一个铐子,还把床使劲往两面拽,从早上吊到快中午,人吊昏了过去,全身麻木,不能动,打坐后渐渐的缓了过来。手上铐的印记几个月才消。

后来我们在七二队的全体法轮功学员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恶警在第三天对仍继续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开始灌食,并采用不断调换房间把他们认为坚定的、可能在那个地方起作用的法轮功学员分开,有的关进了封闭室(小号),其他的法轮功学员看不到,有的下到了生产队和犯人关在一起。

2001年3月中旬的一天早上,听见有人讲,“快来看,灌食灌死人了。”法轮功学员都跑到走廊上一齐观望,这时就看见一担架上盖一层布拉着一个人向大门外边跑,法轮功学员齐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警察不断的采用调换房间对死人消息进行封锁,被灌食灌死的是谁大多不知道(后来得知是法轮功学员左淑纯)。2001年4到5月份白马垅从马三家劳教所学回来残酷的迫害手段,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凶,每天早上男刑警队手拿着电棒电炼功的法轮功学员,一个郴州法轮功学员姓陈一天早上炼动功,警察跑进来就电击她,电棒啪啪的响。犯人打学员是家常便饭,变换着多种多样手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给学员口里放抹布、罚站、下蹲、强迫看录像洗脑、一天上十次的不停的点名。

我们第二次绝食到第四天,陈警察喊我的名字让我出去,欺骗说找我谈话,其实是灌食,他们喊来了四个人把我按倒地上,一个坐在我的左腿上,一个坐在我的右腿上,另两个人一个按着我的右手一个按着我的左手,恶警就灌,灌不进就掰,用一种工具在牙齿上下掰。我就坚定一个念:让你灌不进。结果什么也没有灌进,全身满头到处是稀饭。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是临礼的,恶人用一根管子从她的鼻子里插到胃,到了吃饭的时候就从那管子里灌,好几天那根管子一直在她的鼻子上用胶布粘着。我看不过去,就问,“你怎么不拔掉?”她才一把抓下来。我同房的一个年轻的法轮功学员是岳阳的。有一天我发现她一个门牙都没有了,就问,“你的牙怎么没了?”她说上次3月绝食的时候他们灌食被灌食掰掉的。

我所看到的白马垅劳教所的恶行只是与我接触的一个房间和我经历的一点,还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非人的折磨,特别是以关在警备室小间的法轮功学员,对她们的迫害更残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