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揭露文登大法弟子于正红遭迫害致死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1月29日】我叫周承莎,男,山东省威海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人。我的妻子于正红因修炼法轮功,于2005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

我妻于正红以前满身疾病,身在农村,一病就是两三个月,不能做饭、不能下地干活。我只能在家照顾她,做饭和带孩子。为了给她治病,把家里的钱花个精光。我们全家就这样痛苦的生活着。

我妻自从1997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什么活都能干,还到工厂里上班,家里的生活也好了很多。我们按照大法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法理去做,道德标准也提高了。特别是我以前对谁都敢打、敢骂,真象个村霸。自从我妻学了法轮功,我也变好了。

可惜好景不长。自从1999年7.20以后,法轮功遭到了不白之冤。当年10月左右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文登市宋村镇派出所邢树武、于金成一伙闯入我家,把李老师的法像及所有大法资料全部抢走,强行带走我妻。在寒冷的天气里把她铐在椅子背上一天一宿。我去要人,他们要我写“从今以后她不炼功、不上访”,我违心的写了。从那以后再没见我妻笑过。

2000年6月,我妻决定进京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可是话没说成,却被文登的驻京办事处李英林一伙抓回来送到文登拘留所。在那里受到人称三丛的刑警打骂和侮辱,被关了十五天送到文登宋村派出所。天黑后由村支书给写的三书给放回家。第二天向洪平一伙软硬兼施要把她送到宋村在电影院办的转化洗脑班。我妻坚决不参加。

同年秋天大忙季节,我妻傍晚回家门都没开,向洪平、于金成就又闯到我家把她带走,送到文登拘留所关了大半个月。而回来没几天,又再把她抓走。路上我妻指问为什么杀人放火不管,专管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向洪平说是杀人放火不敢管,管不好就把自己害了。就这样,我妻又被关了十多天(宋村电影院)。他们要我交三千元放人。我借了两千元才把人领回家。

2001年6月1日,孩子要过节,早上我妻告诉孩子中午下班回来给做好吃的。可没想到中午只看见别人送回她的自行车。原来文登610十多人在她下班路上,象土匪下山把她强行抓走。这本是孩子的节日,可却连妈妈都看不见。看着年幼的孩子,我心如刀绞。我妻被抓到由向宏平、毕建伟、桑洪波等组织的洗脑班迫害摧残。我妻被他们折磨的旧病复发。我知道后去要人,他们却说,他们只管关,不管放,出了事找“政府”。

文登整骨医院在这六年里也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这次整骨医院的主任检查后告诉他们,我妻有生命危险,再不放人就得死里头,他们才放人。

我背妻子出来时,她已奄奄一息。是法轮大法又把她救活了。可那年十一前,她刚刚能上班,文登610及派出所十几个人又非法抄了我家,把大法书籍全抄走。我妻只好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2003年9月他们在威海找到了她,抄了她的住处,把她抓回文登拘留所。她绝食绝水,第四天被拉到文登整骨医院灌食。第八天被劳教两年,送到济南经体检不收,送淄博也不收,这才只好把她送回家。但他们还是经常到我家骚扰。

今年9月27日早上六点半左右,孩子还没吃饭上学,文登610的刘、向洪平、孙国海等十多人又来抄了我家,再次把我妻强行抓走,送到文登看守所。他们采取卑鄙手段要她放弃修炼,我妻绝食抗议,在第十二天被拉到整骨医院灌食,第十四天人已经折磨的不行了,送到文登中心医院。医院要求找家属,610坚决不准。

经检查,我妻严重高血压、严重心脏病。没办法,第十五天他们怕她死在看守所,不得不放人。我妻回家后身体一直未康复,终于2005年11月17日晚10时左右含冤离开人世,年仅43岁。

于正红的被迫害致死,步步紧跟江氏集团迫害政策的文登市委书记姜贷敏、文登市公安局610(现改为国保)、直接迫害者向洪平、孙国海等恶警罪责难逃。我们家属将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还我们一个公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