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闻(1)(广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1月29日】

RM格式在线收听(10分0秒)RM格式下载(3.3MB)MP3格式下载(9.3M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内容:
王守慧、刘博扬母子二人两周内先后被迫害致死
贵州省中八劳教所所谓的“育心学校”的残暴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残酷摧残法轮功学员 一死多人重伤
中南建筑设计院工程师叶浩屡遭迫害去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守慧、刘博扬母子二人两周内先后被迫害致死 (男播音员)

57岁的王守慧,是长春市宋家办事处的一名正科级干部,她有一个儿子叫刘博扬,今年28岁,毕业于吉林省医科大学,在长春市前卫医院当大夫。王守慧一家三口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全家人身体健康,幸福和睦,特别是刘博扬为人仁义厚道,尊老爱幼,在单位里是大伙公认的好人,工作连年都是先进。可是在1999年7.20江泽民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他们一家人的悲惨命运就开始了。

2005年10月28日下午,王守慧和刘博扬母子俩在去一位朋友家的路上被警察跟踪绑架,被劫持到长春市宽城公安分局,后又押至绿园公安分局刑讯。。母子俩遭到酷刑折磨,当晚八时,刘博扬就被迫害致死,不到二周,王守慧也被迫害致死。王守慧被害死的时候还不知道儿子已经被迫害致死了。

王守慧在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就因去北京上访,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曾遭电棍酷刑八次;被迫白天干活,夜间站着不许睡觉长达五天五夜;并多次被绑在死人床上,有一次被捆绑在床上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一个多小时,全身及满脸没有一处好地方,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才释放。

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正走在路上,再次被绿园区正阳派出所绑架,并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蒙面带到长春净月潭的净月山上私设的刑房上刑坐老虎凳两天一宿。期间遭受各种酷刑折磨:恶警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王守慧的乳房等处;三个男子同时拳击其面部及上身胸、背等处,致使王守慧左脸面颊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后肺部感染,在送公安医院住院期间,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强行输液,不让上厕所,强行插导尿管又不护理,五天五夜不准动,致使她后来小便失禁。

2002年6月27日,王守慧一家三口又被绿园区分局政保科绑架至正阳派出所。王守慧被全身捆绑成一个团捆了一宿,后被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手铐与脚镣连在一起铐了十八天,并被野蛮灌食一个月。后来王守慧又被送往省公安医院固定四肢强行输液,灌食30多天,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才放她回家。在正阳派出所,几个恶警对刘博扬残酷折磨,拳打脚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绳,头上套塑料袋,上大挂,把刘博扬的双臂背到后面,然后用手铐将人双手吊铐起来,身体悬空,并且来回悠荡或向下拽双脚。当时恶警苑大川还叫嚣说:“法轮功我也打死过几个,打死你们我不用负任何责任!”

刘博扬死时头部有三处钝器打伤的痕迹,同时腿骨肋骨骨折,肺内有积血。
王守慧死时两眼窝被打的黑紫,左耳内有血迹。但警方却谎称刘博扬是“从六楼跳下自杀”,王守慧是死于“心脏病。”

贵州省中八劳教所所谓的“育心学校”的残暴 (女播音员)

贵州省中八劳教所是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有多少人在这里被迫害致死致残?无人能知。然而江氏集团却将这个魔窟附以美名挂牌叫“育心学校”。让我们来看看它们是如何所谓“育心”的。

中八劳教所五大队二中队是男队,被关押者长年累月的劳动,有很多人被逼得连续五、六天不准睡觉的干活,这里没有星期天,也没有法定节假日。近年来的工作主要是是帮珠海一家集团公司制作出口彩灯。

据前来指导工作的员工透露:该集团公司的工厂用机器焊接灯泡,每人每天最多只能够焊接2500个。而劳教所原二中队队长涂重久下达的指标却是每人每天手工焊接灯泡要超过6000个,这种超负荷的无休止的劳役使人身心备受摧残。这些人中年龄小的只有十四五岁,老的已有七十四、五岁,但承受同样的劳役。

在冰天雪地的时候,不管老幼只能洗刺骨的冰水,无论春夏秋冬晚上下班回来时没有水洗,因为下班前水龙头就被下掉了,电灯也被关掉,只能摸黑去睡觉。每餐吃的仅是一两面粉煮的面巴。

在少的可怜的休息时间里,因为有成群的臭虫叮咬难以入睡。床柱的一个小洞中就捉了250多个臭虫。法轮功学员处境就更难,室内床位仅宽70公分左右,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安排同一个包夹监控人员睡在一起,哪怕这个包夹的人一身疥疮也要这样,致使法轮功学员夜间也得不到休息。

在劳教所,除了法轮功学员之外,其他人有吸毒、贩毒、偷盗、抢窃、打架、卖淫、侵吞公司财产等多种原因入所的,这些人在社会上被公认是坏人。然而江氏集团却利用着这一批坏人看管着修”真、善、忍“的好人;利用这批地痞流氓采取各种邪恶的迫害手段,来“转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心为他人着想的法轮功学员;这个邪党不是比这些流氓恶棍更坏、更恶吗?这样的”育心“学校,只能把好人“育”成坏人,把人“育”成鬼,把恶人“育”成更凶残恶毒的禽兽!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残酷摧残法轮功学员 一死多人重伤 (男播音员)

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100多名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强迫参加超负荷劳役,经常遭到狱警的殴打。吉林省白城镇的法轮功学员刘宇关押期间,在患了严重的肺结核后,仍被强制劳动,并屡遭毒打,于2005年4月7日,被迫害致死。

九大队二中队的狱警刘凯、王剑两人以毒打法轮功学员出名,常叫嚣:“不加班,打断腿。”被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劳动在12到15个小时以上。

2005年11月2日,法轮功学员李大杰被四大队狱警乔福林殴打成重伤,被送往医院抢救。

呼兰监狱从狱长、政委到各监区的监区长、教导员直至各分监区的指导员,分监区长和教育改造科的警察,均在这场迫害中充当了积极的角色。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强制送到集训队进行惨无人性的迫害,如坐铁椅及上大挂,长达20天之久。9月份,哈尔滨的法轮功学员张广利被迫害昏迷7天7夜,阿城的齐凤臣被迫害得昏迷不醒。大庆49岁的钱厚民被狱警打的下肢不能行走,生活现已不能自理。

中南建筑设计院工程师叶浩屡遭迫害去世 (女播音员)

湖北省武汉市中南建筑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叶浩,被非法劳教,屡遭迫害身心受伤,于二○○五年十月十八日含冤离世,死时年仅35岁。

叶浩在二○○○年十月初到北京上访时,被警察强行收走现金5000元和5000多元的银行存钱卡;后流离失所。二○○一年三月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两年,遭受到种种迫害。

劳教所管理人员采用长期不准睡觉,高负荷劳役,吊铐在铁窗上,不许大小便等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有的学员长期每天只能睡二三个小时,有的人甚至长达一个月不准上床睡觉。二大队队长周厚顺、陈勇还纵容劳教人员殴打法轮功学员。叶浩处于这种环境中,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三年二月,叶浩从劳教所释放回家,被所在单位武汉中南建筑设计院开除公职,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中南街派出所扣押他的户口和身份证,使他无法找到工作,失去经济来源。同时警察还对他进行盯梢、监控和骚扰。叶浩的母亲也是法轮功学员,自九九年七二○后八次被绑架关押,致使叶浩长期忍受巨大的精神痛苦。在身心俱疲,心力交瘁下,叶浩于二○○五年十月十八日含冤离开人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