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证实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六日】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东北某地的一名大法弟子,想从圆容家庭、正念正行和整体协调几个方面谈一谈这几年来证实法中的修炼体会。

得法前我是一名企业经理,每天就是赚钱、挥霍,忙于应酬,不是吃饭就是喝酒。争名夺利、勾心斗角。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自己不愿意做的事。被人捧着,前呼后拥,出尽风头。尤其对喝酒比较执著,最多喝过二斤酒。因喝酒过量身体多病,心脏病、胃病,还有风湿性关节炎,加上小时候就腰痛、神经性头痛,有时候腰疼的尿血。脾气暴躁爱发火,家庭搞的也很紧张。三天两头闹离婚。由于看不惯人性的堕落,曾经几度想出家,怨恨这个人生,讨厌这个戴着面具生活的社会。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了《转法轮》,明白了人生的道理,我捧著书放声大哭,心里在想,师父我怎么才找到您?为什么前几年没有找到您?把所有的冤屈哭诉出来了。终于,我找到了人生的归路,找到了比生命更宝贵的真理。一颗悬空的心有了归宿,那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我知道了生命为谁而存在,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原本的火爆脾气改掉了,再也不打仗、喝酒、赌博了。街坊四邻看到我就笑,说我变好了,在我家人面前总夸我。家庭和睦了,日子过的和和美美。生活中充满了阳光、快乐和希望。

风云突变 走出来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遭受了史无前例的迫害,我于二零零零年元旦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从此后便开始了我们一家的厄运。警察上门逼迫写「五书」,不写便把我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三个警察看着我,我当时想,法还没正过来,师父在遭受诽谤,同修在监狱受苦,我还得進京上访。于是我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走了。

第二次在天安门打横幅。回家后,家里人象疯了一样来指责我,说我炼法轮功炼傻了,不管孩子不管家庭,给家里人讲真相他们也不听。回到家里,由于几年来邪恶的谎言迫害,家人邻居都不理解我,说什么呢?你看本来一个挺好的人炼法轮功炼傻了,家也不要了,孩子也不管。邻居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公公婆婆也上门上来骂我,哥嫂也到处讲,最心疼我的大伯子也骂师父,弟弟看不公和他们打起来。

面对这一切,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反思自己,上北京上访为了什么?不是救度众生吗?一家人都来反对,他们不也是众生吗?我就对他们讲真相。他们说,法轮功好就在家炼,出去??瑟什么?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一看,他们听不進去,心就凉了,也不愿意再讲了。

由于两次進京正念闯关,同修都说我修的好、正念强。同修找到了我,让我传递资料。在传递的过程中没过多久,资料点被破坏了。我也因贴真相被恶警蹲坑绑架,事后我找到了自己有一颗为名的心。虽正念走脱,也被迫流离失所。

流离失所后,丈夫非常不理解。面对家庭的重担,面对感情上的承受,提出与我分手。无论我如何给他讲真相也不行。他在家里卖房子,他的父母也挑唆。孩子还没人管,我又不敢回家。当时几乎走入绝境,心疼孩子也没办法。面对旧势力的迫害,想到师尊的慈悲苦度,想到同修的提高,想到众生需要救度,个人家庭的事先放一放吧。

流离失所那段日子里,走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找各地区邪悟的同修交流,给他们背法听,背《建议》、《大法坚不可摧》,讲同修正念正行的故事,使同修回到法中来。知道哪里有邪悟的同修就到那里去交流。同修明白过来后又开始走入正法進程中来。

同修都说我修的好,自己也飘飘然了,忘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要到劳教所去「正环境」。没过多久就被邪恶绑架。在劳教所绝食十五天保外就医。回家后没找自己的不足,好好调整自己,被为名的心带动着:看我多厉害,被劳教一年,十五天就闯出来了。回家后也没静心学法,风风火火,心态不稳,急于做事。资料点缺钱几万都给,资料多少都敢拿。发真相挂条幅什么都敢做,夸大一点说就差造个卫星发上天了,就是不修心性。没过多久,资料点就被邪恶破坏了,我也再次流离失所。心想,资料点被破坏了,同修不能看不到明慧网,看不到经文,我就从家里取了一万元钱,准备找同修再建资料点。

我没進过电脑城,找了一个同修和我一起到商城去买电脑,到商城转了一圈,俩人都不懂电脑,有钱花不出去,眼花缭乱不知道该买什么样的好。当时因進京上访被迫害加上绝食,身体状况还没调整好。转了一上午,腿走肿了。小学文化又不懂电脑,急得没办法就在心里求师父:帮我买一个最好的,救度众生需要的。又转了一圈,走到一台笔记本电脑前就不想走了。看了一眼那个笔记本电脑,心里非常舒服,心中悟到,一定是师尊点化,就是它了。

买完「笔记本」后,又买了一台佳能牌小型复印机,买了两箱子纸。东西买完了,拎着发愁──也不会用,又没有认识人,心里那个苦,还不会上网。坐在火车上,眼泪「哗哗」往下流。坐了一上午的火车,到了地方找了一个旅店把东西放下,开始找同修。同修家只去过一次,记不住地点,转了一上午,又累又饿,心里想,师父我找不到同修,买了设备也不会做,师父您帮我吧。不一会过来一个老头,我上前便问:大爷,某某家在哪儿住?老头儿眼珠子一瞪说,「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当时我一着急脱口而出,「我不是,上他们家买货。」老头说,就这家。哎!说完我就后悔了,没想到遇到这么一点考验就不敢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了,真是正念不足啊!原来就在同修家房前屋后转了半天。進屋后一问,同修前两天被逼流离失所了。唯一的希望没了,怎么办?只好回家了。

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当中。一个月后我找到了原来资料点流离失所的同修,把设备给了他,租了房子建起了资料点。

在运作的过程中,由于资料点过大,同修太多,出入频繁。大部份同修都在家等靠要,被动的发资料,资料点给什么就发什么。没做到整体协调,整体提高,在安全问题上也有漏洞。加上学法跟不上,每天忙于做事,设备不断的出错,也没注意向内修,只是在不断的更新设备,坏了就买新的,投入大量的资金做事,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没象师尊说的那样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有一次,同修出去发真相被绑架,承受不住说出了租房的地点。在搬家的过程中,设备和人一起运走,刚到地方没多久就被邪恶绑架了,损失设备价值二十多万元,十名同修被劳教。我也被绑架了。

为了抵制迫害,在被绑架的第三天,我在正念往出走的过程中跳楼摔断了腰,险些被邪恶夺去生命。就在生死一念之间,我心里想,师父,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大法的事没做呢,于是就活了过来。当时,当地的比较精進的同修都被绑架了,资料点完全瘫痪了。我想到当地同修没法看到明慧材料,更没有真相发,还得回去做这些事。后来被劳教所保外就医,医师诊断「下肢瘫痪」,送進医院做手术。当时我虽然说了没事,但碍于情面还是配合做了手术,以至于给后来的修炼带来了麻烦。

在医院里我一天看一遍《转法轮》,腰也不疼。我第三天就下床,当时医生很害怕,告诉我腰里的钢板还没固定好,我说我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第十二天的时候出院回了家,第十五天的时候,我下楼溜跶,心想得证实法。邻居吓坏了:她怎么出来了?不是瘫了吗?警察几个人跟着我,在一起窃窃私语。

圆容家庭 慈悲熔化钢铁心

经过几番折腾,由于自己不够理智圆容,丈夫厌倦了,不想再承受了。住院期间,丈夫没管我,在家里抽烟喝酒打麻将找女人。等我回家后,我真不知该怎么办好。丈夫对我不理不睬,婆婆挑唆让他与我分手,把家里的钱拿走,一分都不给我。「剪不断,理还乱」,我被情带动,气恨、委屈、妒忌、埋怨,说什么也不和他过了。丈夫回来就给撵出去,看见他就嫌他肮脏,就想我对他的付出、对他的好。越想越沸腾,越想越生气。看见就生气,看不见还左顾右盼。表面上不理他,内心里什么都放不下。明知道人的东西非常肮脏,却又抓住不放。就这样家里的矛盾也越来越大,外边的女人电话一个接一个,当时的心被情带动着苦不堪言,无论怎样商量也无济于事。矛盾一天比一天激化,丈夫租了房子搬出去住了,把孩子也带走了。

有一天,丈夫说,你真不跟我过了吗?我第一念想到的是他跟别的女人如何如何,没有想到救度众生,干脆心一横,分手就分手,正好学法炼功做大法的事没人干扰我。不向内修,还用大法来掩盖着自己执著不放的心。我咬着牙说,不过了,你走吧,再别来了。等他走后我却趴在窗户上望。

直到有一天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过日子了。我抱着好奇心去看看这个女人长的什么样,有没有我长的好看。到了他家敲开门,展现在我眼前的是怎样的一幕?他趴在那个女人的脸上满脸堆笑的说,起来吧。那个女的在他的脸上摸一把,孩子在另一个房间没人管。我突然明白了,「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转法轮》)人生就象一场梦,梦醒了,心里充满了慈悲。我笑着问那个女的,你们那儿有没有炼法轮功的?她说没有,我就把真相小册子、光盘等资料给了她,并告诉她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走到一起都是缘份。说完后我领着孩子就回家了。回家后不太放心,又给那个女的打个电话讲了四十多分钟真相。我的心也放下了,在家开始静心学法炼功发正念。

过了一个星期,突然有一天,接到他的一个电话,告诉我说那个女的和他分手了,我淡淡的说「分就分吧」。

经过一番挫折,他在单位职称没评上,处的对象也分手了,他突然得病了,是绝症。碍于情面,也觉得他挺可怜的,于是我放下自我,把他接回家。当时,他鼻子臭的比最臭的臭脚丫子还臭,整个房间弥漫着臭味。我每天照顾他,被臭味熏的头疼,想到我住医院的时候他如何如何对我的,现在每天看到他遭的罪,陪他到医院看病,家里孩子没人看,当时真是说不出心里的滋味。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他,扪心自问,我是大法弟子,来救度众生来了,连家人都救度不了,我还是大法弟子吗?这不也是旧势力的迫害吗?再苦再累受多大的委屈也是为了修炼,也得圆容大法,也得救度众生。

就在我努力改变自己的时候,他竟然瞒着我去桑拿浴住宿。我把他叫出来,他竟然笑着告诉我让我也進去住。我耐住性子叫他出来,并严厉的告诉他,那种地方大法弟子是不会去住的。他对我破口大骂。刚刚生出的慈悲心一下子被情带动,我心又凉了。心想人真是不可救,当时真是想一走了之。冷静下来,向内找,发现了自己为私为情的心,最为突出的是占有欲、妒嫉心:你是我的丈夫,你就得属于我一个人,你就得听我的,就想把他死死的拴在我的身边才放心。师父在经文《精進要旨》〈修者忌〉里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放下了,心里轻松了许多,他的态度一下子转变了。

我想圆容好家庭也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就劝他学法,也开始调整自己的心态,给他念书听,教他炼功。为了便于照顾他,为了他家的亲朋好友不再反对大法,在他病重的时候我主动提出和他复婚,并和他讲真相,我是大法弟子,咱俩已经离婚,我不能随随便便就跟一个男人住在一起。在此期间我努力做好,纯净自己,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他,让他从大法弟子的身上来了解大法。

由于多次遭受迫害,家人也跟着承受了很多,回家后又没给家人讲真相,导致家人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师父与大法身上,来反对大法。为了圆容好家庭,我和他办理了复婚手续。他的父母也被我的善良感动,明白了大法好,邻里之间看在眼里都夸我心地善良。

公安局雇了邻居看着我,平常我就多和他们接触,唠唠家常讲讲真相,他们的家人也得了法,都知道大法好,上边一有文件就告诉我让我小心点。对门邻居是公安局的,派出所一来骚扰我,她就出面数落警察:炼法轮功怎么了?她人多好,法轮大法就是好,就是在大道上我也敢喊「法轮大法好」。丈夫通过学法炼功,明白了大法的法理。每天集体学法炼功,家庭变成了修炼的环境。他也退出了恶党的邪恶组织,并把《九评》拿到单位给同事看,有一次单位开会他公开提出退党。家里同修来来往往,他就给做饭,毫无怨言。现在我有更多的时间做大法的事情了。

正念正行 否定旧势力迫害

一次,同修告诉我警察要绑架我到洗脑班,让我躲一躲,当时想到师父讲法里说遇到困难不要绕开走,正是讲清真相的好机会。心想,不能躲,大法弟子就该流离失所吗?就不应该有个家吗?既然邪恶找到了我,那我就做好。心中对法坚如磐石不动心,环境是大法弟子自己开创的,正念清除邪恶,绝不认同邪恶迫害的借口。我在家里哪里也没去。

第三天,恶警房前房后把我家围了起来。我开门让警察進屋,我问他们干什么?他们说,上边点名要见你,跟我们走吧。我说我不去,我拿起电话给公安局局长打电话,郑重的告诉他:我家出现的一切后果由你负责,我犯什么法了你们来抓我?要活的没有,要死的你们抬走,这一切后果都是你们逼的,我写好遗嘱让家里人告你们。恶警听后问告谁,我说谁迫害我我就告谁!

我理直气壮的讲真相,揭露邪恶几年来对我的迫害。最后邪恶妥协,商量我不走可以,让他们的领导到我家里来和我谈谈。我说不行。那怎么办?我说那是你们的事,与我没关系。恶警说,你看领导都来了,你得让我们有个交代,要不你和上边通个电话。我说不行。他们又找到我丈夫让他劝我,我告诉丈夫:不要相信他们,许多大法弟子都是被他们骗走的;修炼是我的事,你不要管。邪恶一看使绝了招,临走前,还伪善的转嫁责任说:我们是没办法上指下派,你千万别上北京,你如果上北京我们就得全下岗。

在整个过程中我不断的发正念,历经四个小时的正邪大战,邪恶最终被除尽。在此之后给我最大的感受是邪恶已被除尽,邪恶再也动不了我了。正悟到了师尊讲的法理,「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我越来越体悟到正念的威力,几年来一直在家做资料。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直走到今天。

放下自我 向内找整体升华
 
从那次大资料点被破坏,两个月了也没建起来新点,大家都很着急。通过切磋,我们总结了大资料点的弊端和安全隐患,决定建立以家庭为主的小型资料点。

我买了电脑打印机在家做资料。由于多次被迫害,而每次与我合作的同修都被非法关押,唯独我每次都能闯出来,于是就有同修怀疑我是特务,甚至还跟别的同修说。我做出的资料给同修,同修害怕,加上家庭搞的不和,给自己增加了很大的压力。有一个同修指着我鼻子说,我怀疑你是不是真修的?!我几乎崩溃了,心里好委屈,心想我为谁呀?为了我自己吗?我自己在家里什么都能看,也什么都能做。哪有特务拿这么多钱来做事的?加上身体没恢复好,我想起来就哭,心里极度的不平衡。后来一想,再委屈也得给他们送啊,同修要是看不到明慧网和师尊经文,就跟不上正法進程。

我每天坚持学三讲《转法轮》,还坚持发正念、做资料,就是不会向内找。心里想:我没错,我按照师父说的做也没错,师父都评语了,揭露邪恶没错,你们不做我做,反正我能上网下载。谁的话也听不進去,出现问题不向内修,用做大法的事多少来衡量同修修的好不好,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有时候与同修交流嘴上说自己不对,内心里是在说别人。就连学法的时候也是在为别人学的,在法中找同修的不足:这句话是说张三,那句话是说李四。后来发展到同修对着喊,都象常人干仗一样了。我一看,这啥心性呀?我哪有时间跟你扯这个,我多忙还得学法、做证实大法的事呢。这样一来矛盾越来越大,同修开始合伙抑制我,不配合我,让我自己做完资料自己去传递。

在那段时间里,我帮助了相邻的一些地区建立了小型资料点,但出于安全原因,不想让当地同修知道自己能上网,所以同修与我合作几年也不知道我家里有电脑什么的。等到《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师父评语》发表后,我感到当地同修要是再看不到大法弟子办的网站,实在离正法進程落得太远了,拉开的距离太大。所以就放下了私心,把同修带到家里看明慧网,现在,许多同修都在家上网,打破了多年来的间隔。放下了自我看同修,看到的是同修闪光的那一面,不再被任何的执著带动,看到的都是我的不足。

写到这里我流泪了,那是对不起师尊慈悲苦度的泪,那是对同修愧疚的泪,在修炼的路上把自己干事的心放到一边,从新审视自己,心空了,看到了自己个人修炼的不扎实。虽然,每天都学法炼功讲真相。在遇到矛盾的时候没有向内找,没在法理上提高上来,每一关每一难都没认真对待。即便同修给指出来,也会在法中找到掩盖自己执著的理由。师尊在《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中说:「你可能没听清楚。心性包括得很广,德是其中一部份;还包括『忍』、吃苦能力、悟性、对待矛盾等等,这一切都属于心性问题,其中还包括功的演化、德的演化,是一个广义上的东西。德有多少不是说你功有多高,它是说你将来长多少功。德还得通过提高心性魔炼后,它才能转化为功。」明白了这一切后,我放下了为私为我的心,找到了干事心,为名的心。回头再一看矛盾都是我的心促成的。同修也在找自己的不足。整个地区形成了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