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家口李建英被迫害几经生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13日】从1999年7月始,河北张家口沽源县平定堡镇北大队法轮功学员李建英(女)不断遭到迫害,包括遭殴打、戴手铐、蹲马步,成大字形爬墙、不让吃饭、强行注射摧毁中枢神经的药物、精神洗脑等等。当她被迫害的垂危时,恶警将其送回家,以逃避迫害致死的责任。李建英几次被抓迫害,几经生死,至今身体还未完全恢复。

在没修炼前,李建英曾患青光眼、1150度近视、神经衰弱、咽炎等多种疾病,平时用药过敏、根本无法医治。1997年7月得法修炼后,所有病痛全部消失,8年了全家人没有吃过一颗药。

99年7.20她到北京上访,在永定门车站被劫持后被送北京体育场,后被关押保定转押张家口沙领子,被敲诈勒索100元后,被沽源县公安局接回,后被逼迫写“保证”、被非法关押到半夜后才放回。此后,沽源县平定堡和镇派出所及北大队不断骚扰、逼迫写“保证”。

2000年10月7日,李建英再次到北京信访办上访,无奈信访办变成了公安局,她只好到天安门请愿,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认出后被绑架前门派出所,逼问法轮功学员地址、姓名,李建英不说,被带上警车,恶警将大法学员押在车后面的一排座位上,人摞人的挤压在一起,他们根本就不管大法学员死活。

大法学员被送到房山拘留所,恶警逼迫学员说出地址,不说不让睡觉。最后不法人员又给戴手铐送张家口办事处。李建英被沽源县公安局、大队、派出所接回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在拘留所,李建英被王陵风煽了两个耳光,打的李建英眼角发黑,当时眼就看不见了,过了好一阵,才看见人。

恶人逼迫所有学员下跪,非法搜身。恶警非法抄家,抄出大法书,问李建英的孩子哪来的?孩子说不知道,孟宪贵大骂不绝口,说:弄出去,枪崩了你。恶警天天逼问李建英资料来源,李建英因抵制非法审问经常被拳打脚踢,戴手铐、蹲马步,成大字形爬墙、不让吃饭,连着5、6天。一天,不法人员又逼迫李建英跪,因不配合,一叫杨河(音)的恶人将她的胳膊拧到背后,被掐住脖子,用脚踹她的后腿弯,逼迫下跪。恶警问为啥不跪?李建英坚定的说:除了跪我师父,谁也不跪。他们见李建英不屈服,才将她放开。(李建英后来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看守所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因为坚定修炼,李建英被罚站一天,因坚持炼功,被他们多次殴打,四班警察10多人一起上手,有拳打脚踢的,有用电棍电的,当时看守所所长孙长海用鞋底打李建英,将李建英的鼻梁打断,流血不止,最后戴背铐、不让穿鞋、光头在院里冻了两个多小时,才放回屋。

在李建英与大法学员绝食抗议抵制迫害的第7天,被强行灌食,送高阳劳教所。在高阳劳教所,李建英等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一个大冷冰房里,逼迫恐吓冻了三天三夜。第二夜李建英被冻的两腿抽筋,抽的整个身体成了一团。李建英和同修们坚持打坐炼功被屋里值班的普教打耳光,李建英和同修们坚定修炼、炼功,恶警和普教20多个恶人闯上来扳腿、掰手。他们还用电棍电大法学员,打的大法学员们下不了地,更不能起床,恶警们恐吓不让躺着,见李建英实在不能动了才把她弄到有暖气的房间里强行规定:出门必须打报告,见到警察要问好。白天,李建英被强迫坐在床边,不让动,目视前方,腰直颈正。否则,就用电棍电,脚跟对住,成45度脚,手放膝盖上。每天早晨逼背监规,折磨的李建英腿不能动还让干活,挖大沟,扛玉米。一天,李建英正扛着玉米往楼上送,因当时上楼的路相当窄,又加上腿痛行动不便,突然就动不了了,连人带玉米眼看就从六楼掉下去,正好迎面走来一人,将李建英拽住,才没掉下去。

为迫害法轮功,高阳劳教所建起了新楼,开始对大法学员新一轮的迫害,狱警将李建英弄到全封闭管理的“转化班”,窗户都用纸箱钉死,白天让学员做马扎,不让动。天天让学员念诽谤大法的东西,不念就迫害。

在这期间,李建英被弄到一个大库房里,用地铐铐住手腕,强行让蹲着,24小时不让睡觉,库房里没有窗户,李建英身上爬满了虫子、蚊子等,铐了四天四夜,恶警轮流看管,用高压电棍电她,满屋全都是电棍烤焦了的人油味,满屋子的蓝烟。最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弄回大院,進行体罚。

不管法轮功学员身体如何,必须出去干活,由于体力不佳,加上挖大沟,活累,导致李建英休克,就这样也不让休息。实在不行了,才将李建英弄到医院做检查,用针扎的李建英下肢无知觉,又强行药物治疗,无效,才通知家人接回。

回家后,李建英不承认恶人的迫害,开始每天扶着炕沿走,路不平,有时还摔跤,4个月后身体大有好转,李建英仍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工作,出去发真象资料。

2002年2月份,李建英到多伦大北沟和其他大法弟子散发真象资料。大北沟学员被多伦警察绑架,因承受不住,说出李建英妹妹家,因李建英当时在她家,警察逼问:是否炼功?李建英说:炼。被恶警一起绑架,李建英抵制迫害,立掌发正念,由于正念足,恶人动不了,都吓跑了。国保大队李江脑袋疼痛不止,他们看两个人一起绑架不成,强行将李建英妹妹绑架到大北沟派出所。然后,6、7个恶警强行将李建英抬上车,送大北沟,下午送多伦拘留所非法关押。

第二天,恶警又到李建英妹妹家抄家,逼迫其妹夫资料来源。因李建英妹夫不配合恶人,他们又将不炼功的李建英的妹夫强行绑架到大北沟拘留所,用各种刑法非法折磨,给他戴狼牙铐,将李建英妹夫铐的骨头都露了出来,两肋给打断,受尽非人的折磨。李建英妹妹当时正怀孕,恶人放她出来是想让她做人工流产,再强行绑架。为避免再遭迫害,李建英妹妹被迫流离失所。恶人又欲勒索李建英的妹夫,因家里经济困难,拿不出钱来,恶人将李建英的妹夫非法劳教三年。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被迫害妻离子散、家中还有一个10多岁的男孩。别人送给李建英妹妹一台黑白电视,也被他们抄走了。

李建英在多伦拘留所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他们非法拘捕,恶人将她抬上车拉到医院强行灌食,灌药物,不知加的什么药,当时就不省人事了。恶人又将李建英抬上车拉回拘留所。第三天多伦和沽源县公安局到李建英家抄家,连其丈夫的摩托车也抢走,并且还要抓她不炼功的大儿子。那天正好孩子有事,他们扑了个空。

恶人仍不放松对李建英的迫害,在绝食抗议中李建英再次被送医院强行灌食,因身体受多次迫害折磨,导致胸闷、胆痛、下肢瘫痪、高血压,半个多月后,人快不行了,恶警才被她放回家。

2002年9月25日,沽源县公安局和大队贾明亮,突然又闯入她家,再次非法将她绑架到张家口十三里拘留所。一夜后,高阳劳教所的车又将她拉到高阳,在绝食抗议中,他们一天两次给其灌食迫害,不配合就遭拳打脚踢。在走廊里普教值班的用脚跺李建英的肚子,李建英被迫害的流血不止。灌食不進,狱医白某用脚踩住其肚子,用针在肚子上乱攮一气,迫害的胆结石又开始疼。晚上疼的不行,又将她抬到治疗室。狱医白某诬蔑:装的,惊了我们的觉。就这样,他用钢针扎李建英的手指头和脚趾头和各个穴位,乱扎一气,将李建英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

2003年3月份,李建英到丰元店发资料,被恶人举报,丰元店派出所强行将她绑架。李建英因不配合非法抓捕,他们抓住李建英的衣服硬拖,雪、土弄了一裤子,恶警还把李建英的脖子勒的黑紫。县公安局孟宪贵抢李建英的资料,抢不出去,他重重的煽打李建英耳光,当时就将李建英煽的脑袋疼痛的不止。

李建英被绑架到看守所后,又被高某打了一个耳光,正打在鼻梁上,当时就晕头转向。李建英绝食抗议12天时,高血压、胆结石、下肢动不了,才被放回家。

2003年10月恶人又一次将李建英绑架到张家口沙岭子洗脑班,在路上李建英求师父加持,当天必须返回。在车上,腿疼、胆结石疼、腿也走不了路,到沙岭子检查确实身体无一点知觉,洗脑班拒收。到现在,李建英的身体还未恢复。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