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进退两难,遭强暴的韩玉芝失去音讯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13日】2005年11月24日,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西疃村法轮功学员韩玉芝被警察从家中抓走,第二天在派出所遭到恶警何雪健强暴之后,现在下落不明。据悉,其丈夫刘建增抱着以死相拼的劲头,去讨回公道,并报了案;但在涿州市公安局局长以及有关责任人求情之下软化了。在刘建增去参加由公安局和村镇行政人员设下的宴席之后,韩玉芝悲愤地不辞而别。

下面是一个知情者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希望为被强暴的韩玉芝讨回公道。

2005年11月25日,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连续强暴两名法轮功学员,这件事在当地很快流传开了。这几天,我们看到了法轮功学员散发的传单,甚至有的人接到了从海外打来的有关电话。我的亲戚就是受害人韩玉芝丈夫的朋友,听他讲了一些受害人的情况,以及这件事对她丈夫刘建增的沉重打击。出于同情,有必要把我所知道的情况向世人公布,更详细准确的情况有待继续收集整理,希望更多的人们能够关注这件事情,能够关心刘建增和他遭遇不幸的妻子韩玉芝。

韩玉芝因为被人举报学法轮功,于11月24日和本村(西疃村)的五个人一起被抓到了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25日下午被穿着警服的流氓恶棍何雪健强暴。恶警何雪健先是强暴了刘季芝,这件事在法轮功的传单上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实际上,韩玉芝被抓到派出所的当天晚上,这个禽兽就打上了她的主意。晚上6个人被关在值班室的时候,何就让其他5个人背着墙,而让韩玉芝坐在桌子上,从背后抱着韩玉芝当众施以猥亵。在对刘季芝施暴、兽性未尽的时候,又把韩玉芝叫到了他的宿舍,继续把她强暴了。我听到有这么一个情节:何雪健强迫韩玉芝光着下身在他面前转来转去。中间过程有一个叫王增军的警察一直在另一张床上躺着,而没有任何制止其施暴的行为。

由于快到年底,农村资金紧张,25日下午韩玉芝的丈夫刘建增到亲戚朋友处好说歹说东挪西凑的筹集了3000元钱才把韩玉芝赎了出来。晚上,和刘建增等一帮人一起吃饭,为韩玉芝能够被接回来压惊。席间,韩玉芝悲愤地讲她被警察何雪健强暴了。

刘建增10多分钟回不过神来,在众人面前实在下不了台。他无法相信:这件事情居然是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派出所里,而且这种伤天害理的畜生事还是警察干的!听说回家后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觉。第二天,刘建增拿着菜刀到派出所追杀作案凶手何雪健,然后带着韩玉芝的内衣裤和从派出所抢到的床单去涿州市公安局报了案。

刘建增悲愤难忍,抱着以死相拼的劲头,如果不给个满意的说法、讨回公道,他这条命也就豁出去了。涿州市公安局局长几次“求”他不要把事闹大,刘建增提出了三条要求,结果这个家伙都答应了。还有,答应将3000元的罚款也退给刘建增(至今未退)。越是这样,刘建增就越怵,因为很多朋友都告诉他共产党最毒的一招就是“秋后算账”。

刘建增最担心的就是,虽然自己占理能把官司打下来,如果这些人以后报复他怎么办?结果,在派出所所长、以及有关责任人托人求情之下,他越来越被软化了。在刘建增去参加由公安局和村镇行政人员设下的宴席之后,韩玉芝悲愤地不辞而别,到现在都没有任何音讯,不知去向、生死不明。

接连不断的灾难就这样落到了这淳朴而又穷困的农户人家身上!前几天听到刘建增浸透着悲愤的话:这件事不能讨回公道,我还怎么见人?玉芝现在也生死不明了,我这下半辈子也不打算活了。但是我的三个孩子怎么办,他们听到她妈的遭遇怎么办?给我多少钱能够补偿这个损失?

有消息说,强暴事情一出现,派出所就谎称何雪健的年龄差三天不满18岁。但公安局的人知道,已经在派出所干了四年的何雪健就算不满18岁也瞒不过人,现在又撒下大谎说何雪健不是警察而是联防队员、是保安云云。

我替刘建增现处的窘境难过,我非常同情生活在这个悲惨社会底层的刘建增、韩玉芝一家的遭遇。在此,我也希望世人们也能来关心一下他们家的悲惨遭遇。希望那些在权力部门里还有正义感的人们,能够给韩玉芝的事件主持公道。我也相信:天理昭昭,善恶有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